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哦——,好吧”莫馨疑惑的想,她怎么还没有说自已是谁,护士就知道她是谁啦?!

“请跟我来”护士带着莫馨进了其中的一间休息室“你在这里等等吧,她出来了我会过来叫你的”。

“好的,谢谢你啦,护士小姐”莫馨也没有什么心思,坐了下来。

护士退了出去,给霍臣偷偷的打了一个电话“人已经进去啦!”

“知道了,忙你的去吧”霍臣开心的笑了起来,挂了电话,他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圣岚泉,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整整你,上次帮了他这么大的忙,他可一点回报都没有给呢,是该到了讨债的时侯了。

莫馨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等着,喝了一口护士倒给她的水,心想要等到什么时侯啊,不知怎么的,她的头有点晕忽忽的,她趴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不一会就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还没到下午,就想睡觉了……

霍臣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护士跟他说秦涵语快检查完出来了“那就多查一查别的嘛,笨!”

“哎——,好吧”护士只好听从他的命令,走开了。

莫馨所在的休息室,灯光突然暗了,不过她人已经睡着了,所以不知道,霍臣悄悄的开门走到里面,把门关上,锁上。

里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不过这是他的地盘,他早说熟门熟路了,走到沙发边,他坐下来,听一点动静也没有,灯灭了也没有反应,肯定是被他迷晕了。

嘿嘿,,,没错,水里下了安眠药,圣岚泉反抗起来这么厉害,当然要用些特别手段。

“小泉泉,你说过陪我睡一夜的,你既然耍赖,可别怪我惩罚你哦”说着扑了过去抱住他,压下去之后,他愣了一下,什么时侯,圣岚泉会喷这种女性化的香水,还是蜜桃味的?!!

而且他一下子感觉也矮了好多,手上也软的像团棉花,圣岚泉最近缺乏运动,肌肉松驰了么,人也萎缩了么

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可是他确定不会搞错的啊,带着这种疑惑,他把手伸到了前面,用力的覆盖在他的胸前,当摸到二团软呼呼的东西时,他的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

如果说前面的种种,都可以解释,但是胸前这一团东西,绝对不会是圣岚泉的所有物。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说是搞错人了!!!

莫馨还没醒,霍臣愣在那里,手还没有从她的胸上拿开,老天!!他还从来没有碰过的女人的身体呢,貌似好像也挺舒服的,香香的软软的。

“好重啊——”莫馨被人上下其手,又被人压着,这番折腾,就算是被迷的再沉,也醒过来了。

眼前是一片的黑暗,背上压着一块热热的大石头,一动也不动不了,然后…..是谁在摸她的胸,顶她的屁股。

一阵机灵之后,她猛然间惊醒,张大了眼睛尖叫起来“啊——,有色狼啊,来人哪,救命啊,,,,”

霍臣这时才激醒了过来,听到她没命的尖叫,赶紧的捂住她的嘴“别叫,别叫,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这绝对是个天大的误会,我喜欢的是男人,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冷静一点”。

“呜,,,”莫馨挣扎着,鬼才相信他,对女人没兴趣,摸了她半天,摸的这么爽,这叫没兴趣,当她是白痴啊!

“小姐,你要相信我,你答应不叫,我就放开你,要不然的话,我就一直这么压着我”霍臣见她还反抗,只好威胁恐吓她。

好女不吃眼前亏,在这种危急的时刻,也要懂些应急的办法,想她莫馨也不是无知妇女,想了想,她不在乱动,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我现在就放开你,别耍花招哦”霍臣慢慢的把手拿开。

放在他拿离的一刹那,莫馨深吸了一口气,没命的喊“救命啊——,救命啊——,救——”

霍臣一惊,用嘴巴去堵,莫馨正张大着嘴巴,他的嘴压下来,瞬间就抽空了她的空气。

做完检查,出来倒水喝的秦涵语经过休息室,隐约的听到了一声救命,在警察局呆久了,直觉告诉她,里面有事情发生,她用力敲了敲门“里面有人么,把门打开”。

见没有人应,门也锁了,她果断的要打110,幸好被护士阻止了,但是她们知道是霍臣在里面,所以不肯开门,这是卢紫馨也从吸氧室里出来了“怎么了,涵语”。

“我怀疑里面有人被挟持了,但是她们不肯开,也不肯给我报警,要是发生命案,你们就是同谋”秦涵语凌厉的说道。

卢紫馨看着护士“把门打开”。

“卢医生,里面的人是霍医生”一个小护士在卢紫馨的耳朵边小声的说。

卢紫馨一愣,走到窗口往下望了一下,看到圣岚泉的车子,她无力的盖了一下眼睛,她就知道会这样“马上立刻给我开开”。

几个小护士也没有办法,只好把门打开,一群女人涌了进来,秦涵语把门打开,看到里面的情景,大家全都傻了。

沙发上,女的扯的男人的头发,男人堵着女人的嘴。

霍臣见门开了,灯亮了,忙从沙发上爬起来,尴尬的笑着“误会,误会,我以为进来的是圣岚泉,黑漆漆的,没想到是个女的,我怎么会喜欢女人呢,她大呼救命,以为我要非礼她,所以我才堵住她嘴的,纯属无奈之举,你们谁都不要误会”。

大家还是傻在那里,,,,

莫馨从沙发上站起来,拉好被解开的胸衣,上前用力的掴了霍臣一巴掌“你这扮猪吃老虎的色狼,亲也亲了,摸也摸了,现在说什么不喜欢女人,你骗鬼吧你,我讨厌你这种伪男”。

秦涵语过来揽住莫馨“你别伤心,告他人非礼吧”。

“千万别——”霍臣忙阻止,要是那样,他还怎么在同性恋圈子里混啊!

莫馨一火,摸到身边的相机,她拿起来对他一通的乱拍“你这个假同性恋,我要把你曝光到网上去,让所有人都提防你”。

“小姐,千万不要啊,算我错了,你要什么补偿,我都答应你”霍臣简直要哭了,这下子,他一世的英明,全都要毁掉了。

卢紫馨看着霍臣,又看看莫馨,他们似乎真的发生了什么。

“你给我金山银山我都不要,你这个变态色狼,我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莫馨气的不行,可是已经发生的事情,又能怎么办“涵语,卢姐,圣大哥让我把包包拿给你们,还有这是他的钥匙,我先走了”。

莫馨一个女孩,这么一闹脸都丢光了,她还能呆下去,把圣岚泉交待给她的事情做完,她就愤慨的跑出了房间。

“小妹妹,你别走啊,大哥求你千万别把照片放到网上,有事好商量,大家都是朋友嘛”霍臣追出去,她现在也是一个头大个大。

莫馨反手,又狠狠的在他另一边脸上送了一座五指山。

一群人从里面冲出来,看着霍臣脸上华丽丽的二巴掌,都投去鄙视的眼神。

“霍医生,你都拉开人家女孩的衣服了,这还叫误会啊!”

“而且还压着她,亲的那么起劲”。

秦涵语用冰川眼,望向他“简直就是极品人渣,猪狗不如!我不要这样的人当我的医生,我会反胃!”

卢紫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她走过去,拉起霍臣,对秦涵语说“你先坐一会吧,我跟他聊一聊”。

“好吧,小舅妈”秦涵语知道他们是好朋友,也不为难卢紫馨。

“你跟我进来”卢紫馨拉起霍臣的胳膊走进办公室,把门关上,外面还是一副严肃的样子,走到里面,她立刻兴奋的问“你倒是说说看,你把人家姑娘的衣服撕开,又是摸又是亲的,你是不是又喜欢女人了”。

“完全不是,这只是一个意外,你可以当成我是神经错乱吧”霍臣坚决否认,俊郎的脸上,纠结不已。

“那你就一直错乱下去吧,霍臣,这是一个好的发现,那小妹妹是泉他们的好朋友,你想联系她的话,或许可以找他们要电话哦”卢紫馨说完,笑的无比的贼的,她比霍臣那痛苦不堪的表情中,已经知道全部的真相了。

下午,圣岚泉回来人,秦涵语跟他讲了有关于白天发生在诊所的事情,他惊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好险!这么说来,霍臣这家伙有可能一直是在扮同性恋,不对啊!要是今天去的人是我,那,,,”圣岚泉打了一个机灵,幸好他没去!

之后,他赶紧打电话给莫馨,向她道谦的同时,极力的让她一定要把照片公布上网,做人,就是要这么厚道。

在贺牧远心惊胆颤之中,卢紫馨的预产期已经到了,在一个早餐,他们正在吃早餐,卢紫馨的肚子痛了起来。

“老公,我可能是要生了,送我去医院吧”卢紫馨非常的放下刀叉,说道。

贺牧远猛的惊诧“啊!!要生了,那我们赶快去医院吧”他站起来,焦急的说道,这处理女人生孩子的事他不太在行,加上他对此是万生重视,所以显的有些慌乱了。

卢紫馨不紧不慢的站起来“别慌,现在才刚开始阵痛,到生还有一些时间,我自已预计吧也就这二天,你去开车吧,我上楼去洗个澡洗个头,生完之后,好几天都不能洗,我可受不了”。

“什么!”贺牧远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耳朵,在这种十万火急的时侯,她竟然要去洗澡,不是该往医院冲才是嘛,他握住卢紫馨的手“老婆大人,你就别给我开玩笑,要是洗到一半,孩子掉出来怎么办,我们还是马上去医院,不管生不生,躺在那里才是最保险的”。

“你就别担心了,我自已心里有数的,镇定点吧,老公,市长大人不是天塌下来都不怕嘛”相比起贺牧远的严阵以待,卢紫馨是相当的轻松,肚子开始温温的痛着,她调正着自已的气息。

贺牧远的二道眉毛快要连成一体了,他有多重视这个孩子,这一刻他等了很久,是即兴奋,又担心。

“那你是不是一定要在这个时侯去洗澡洗头?”贺牧远调正了一些气息,让脑子理顺了一下,问道。

卢紫馨很是笃定的点头,微笑道“是的,老公”。

“那我陪你去吧,快,动作快”贺牧远扶着她,往餐厅外面扶去。

“别走的那么快,我肚子现在开始痛啦,你慢点走,别急别急,不害怕”卢紫馨安抚他,搞的好像他生孩子一样。

在卫生间里,贺牧远双手发颤的给卢紫馨洗头,洗澡,深秋这么凉的天气,他尽然已经满头大汗了,生怕洗到一半羊水破了,孩子掉出来,他要以最快的速度满足她的要求,然后开车去医院。

“老公,你能不能放轻松点,我估计要到还要1小时呢”卢紫馨阵痛的越来越厉害,不过她一点也不怕。

贺牧远猛吸了一大口气“什么,只有一个小时了,这里到医院都要40分钟呢”他赶紧吹干她的头发,套上衣服,扶她上车。

“不用胆心,不用担心,到医院刚刚好”卢紫馨痛的满头大汗……

贺牧远开车,卢紫馨就在一边打电话,第一个打给医院“喂——,张医生啊,我要生了,你把手术室给我准备好!”

第二通打给霍臣“喂——,我要生了,现在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了,阵痛的非常厉害,你到医院去等我吧”。

第三通打给圣岚泉“喂——,小子,麻烦你通知一下大家,我去医院生孩子了!”

接到电话的人都不禁感叹,还是第一次拉到由产妇自已打电话通知亲戚朋友,我生孩子去了!感觉好像是去逛超市一样。

贺牧远开到医院,卢紫馨已经痛的走不动了,他吓的魂飞魄散,她躺在去手术室的床上,痛的满头大汗还在安慰他“别怕,没事,亲爱的有我在呢,你放宽心!”

边上的医院跟护士不禁想笑,这倒谁才是要进去生孩子的那个人。

进了产房后,里面也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卢紫馨不用谁也提醒,调正着自已的呼吸,用力,再用力,,,

外面,亲戚朋友全部都来了,在外面等着,不过他们也不焦急,妇产科医生自已生孩子,那不还跟三根手指捏田螺一样,十拿九稳。

奋斗了进二个小时,门终于开了,出来的是医生“恭喜你市长,是男孩!”

“好!谢谢!”贺牧远镇定的道谢,其实心里已经激动兴奋的颤抖不已了。

贺祟行抱了一下贺牧远“恭喜你哦三叔,您老有后了,以后我不用养你了,哈哈,,,”

“是啊,然后小雪跟小雪就要叫比自已小的孩子叔叔了,啊哈哈哈,,,”圣岚泉也在边上笑。

贺祟行瞬间没了笑意,想哭的心就有了,祈如影在边上戳了绰圣岚泉“你乐呵个什么呀,你跟我们是50步笑百步,你明年夏天也要当爸爸了,这摇篮里的太公都有,这摇篮里的叔叔算什么呀!”

大家听的一阵在欢笑,连空气中也洋溢着开心。

产房里,护士把孩子抱来了,卢紫馨出产房的时侯人还是醒着呢,不过人看上去非常疲倦了,眼皮也一合一合的,大家围在她的床边,让她休息,不要说话。

她坚持着要看孩子,那是一个相当漂亮的孩子,他遗产了贺牧远跟卢紫馨的好基因,黑发黑眸,一直在睡觉,小雪跟小薰看到这么小的孩子,惊奇的要命,同爸爸妈妈抱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弟弟。

呃,,,,应该是小叔叔才对!因为按辈份,这小婴儿跟贺祟行同辈。

真是让人凌乱。

卢紫馨在医院住了四天,就出院在家静养了,贺牧远白天是市长,外面就是奶爸,他非常享受这样的时光,感觉没有比这个更加幸福的事情了。

霍臣打爆了莫馨打电话,左求右求,小妮子还在不放过他,用了足足二天的时间,闭关做了一套诊所色狼特辑发到网上,画面生动,内容丰富,一时间,霍臣火了,同性恋酒吧挂起狗与霍臣不得入内,坚决抵制假冒产品入内等等。

而诊所的女性同胞,却不可思议的没有减弱,反而有上升的趋势,原因是,这个色狼有点帅,宝贝,来吧,非礼我吧。

“呕——”这是霍臣第八百次呕吐,现在不是他非礼,而是被非礼。

死丫头,让我逮到你,你就死定了,不过莫馨早就飞去国外工作了,且行踪不明,不过没有关系,他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抓到这个丫头,且让她“血债血偿”。

树叶飘落,白雪皑皑,深秋过后的寒冬来的特别的快,镜园变成了银白色的世界。

秦涵语有三个月身孕了,当时检查结果中有一项是贫血,所以最终她还是留在家里养胎了,是自已答应了,也没有别的怨言,工作固然重要,家庭和睦也很重要。

小雪跟小薰已经能扶着墙走了,他们会趴在落地床前,对着镜子哈气,抬头看着外面飘落的雪花,嘿嘿傻笑,这个时侯,贺祟行跟祈如影就会在身边偷拍他们。

贺牧远跟卢紫馨小宝贝快要一百天了,每天还是吃了睡,睡了吃。

江承逸的美国上市公司进展的很顺利,但是他不满足,他的野心永无止尽,只是夜深人静时,美好的回忆中,只他一人孤独而幸福的享受着,偶尔会泪流满面,但那都是昨日的事,他明白。

温煦与小米,天天粘在一起,过的越发死去活来,当然每次气死的是温煦,被救过来的小米,可他们依然相爱!

大家的生活过的都像这宁影的冬季,与亲爱的靠在一起取暖,与亲爱的分享细小的快乐。看在贺着。

偶而聚首在一起,聊天抬杠,打打闹闹,给生活增加调味剂,看看身边,亲密的爱人,亲爱的朋友,温馨的家人,原来我们过的是如此的幸福。

而现在最让贺家悲伤的是,老爷子已经一天不如一天了,大家都知道,那一天总会来的,可是他们又总是期望可以再多一天,再多一天,,,

阳光温暖的时侯,家里老老小小陪着老爷子晒太阳,明天就是除夕,而今天阳光格外的好。

老爷子满头白花,盖着毯子,眼睛好像是闭着又好像是睁开着,他笑眯眯的身边的贺牧远说道“牧远,你知道么,最近,你妈妈总是来看我,还有你大哥,他还是那么年轻,比你还年轻,我对他们说,贺家现在非常的和睦,他们很开心”

身边的人听的一愣,眼眶就不由的泛红了,,,

“爷爷,过了年,你就90岁了,许个什么新年愿望吧”贺祟行蹲到老爷子身边,用轻松的语调,打破这种忧伤的气氛。

老爷子吃力的转过头来“那爷爷就许,让我们贺家永远这么繁荣兴旺下去,就算再过上一百年,镜园还是宁静而幸福的乐土,这是我跟你奶奶建造镜园时最初的理想,也是最终的理想”。

“外公,你跟外婆的理想实在是太美好了,一定会实现的”圣岚泉覆盖住老爷子的手。

“天气这么好,我们来拍张全家福吧”祈如影提出主意,大家都同意。

一群子围着老爷子,在冬日的温暖的阳光里,留下与老爷子的最后一张合影,那天,老爷子笑的像孩子一样可爱。

过后之后的某一天,已经是春暖花开,小雪跟小薰已经会慢慢的走着,祈如影推着老爷子,跟安丽丝,卢紫馨,还有挺着大肚子秦涵语在草地上喝茶,吃点心。

“太公,花花香香——”小雪捏着一把不知从哪里拔来的小野花,扶着老爷子的轮椅,给他看。

老爷子开心的一直笑“香,真香——”。

安丽丝看他精神那么好,给他倒茶,送到他的嘴边“爸,这是你最喜欢的茶,多喝点”

老爷子张开嘴让儿媳妇喂他,卢紫馨还拿他喜欢的点心吃,秦语涵在边上给他念新闻,坐在摇篮里的小宝宝,睁着黑白眼珠,天真无邪的看他。

“爷爷今天好像特别开心呢”祈如影在边上笑着,扶着小薰走路。

老爷子闭上睛上,呢喃着“开心,好开心,老婆,今天的天气真好,我们就慢慢走吧”。

大家没有在意老爷子说着什么,过后他老是说胡话,大家也习惯了。

直到祈如影让佣人切了水果,拿起来端给老爷子吃,看他笑容满面的样子,她说道“爷爷,吃水果了”。

见他不回答,祈如影又问答“爷爷,你睡着了么”。

卢紫馨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忙站起来走到他的身边,蹲下身来,探了探他的鼻息。

“怎么了?!”她的举动,让其他人也意识到了,苍白着脸站了起来。

卢紫馨眼泪瞬间就掉落下来,她抿抿唇,尽量不哭,微笑着对大家说“没什么,爸爸他只是跟着妈妈走了,去最美丽的地方了”。

祈如影怔怔的拿着果盘,安丽丝捂着嘴坐在椅子上,泪流满面,连向来见怪了死忘的秦涵语也受不了的掉了泪。

这一天,来的那么措手不及,让大家没有一点的心理准备。

接到电话赶回来的贺牧远,贺祟行,贺心媛,圣岚泉跟圣纪聪,知道老爷子去世那一刻,都悲痛的不能自已,贺心媛哭了一路,一直责怪自已,最后那一刻,没有陪在父亲的身边。

或许老爷子就想要走的这么不知不觉,又或许他只是做了一个美梦,梦中他跟妻子又回到年轻的模样,然后一起走向开满鲜花的地方。

出殡那天早上,是阴天。

所有的亲戚好友都来了,祈家的人,江承逸,温煦与小米,冷易秋跟小白,莫馨,霍臣,接到消息的每一个人都不远千里的赶来参加。

大家全都穿着黑色的衣服,一一上去献花,表情庄严肃静,大家的心情都很低落,感觉胸前有一块石头压着。

“呵呵,,,”突然间,一连串孩子的笑声打破这种气氛,大家都转头去看贺祟行手里的小薰,他正指着老爷子的墓碑,开心的说“公公,他在笑”。

所有人愣了一下,贺祟行看祈如影,祈如影又笑隔壁的江承逸,江承逸又看圣岚泉,,,就这样一个一个传播下去,直到大家都感染到这种快乐,大家的脸上都浮起了柔和的暖笑。

是啊!!他们不必悲伤,因为老爷子正在天上看着他生命的延续,用最慈祥,用温柔的眼光。

下山的时侯,阳光冲破云层普照大地,大家停步,在山坡上站了一会,面向前这灿灿的金光,深深的呼吸着大自然的清香空气,感染着身边朋友与家人的存在,他们可以相依偎着,在难过悲伤的时侯会知道,我们都在彼此的身边。

未来他们还将在一起,不管是离别还是相聚,相信一切都会无止静的延续着,直到我们老去那一天!!

(全剧终!)

支持:完本神站,请把本站分享给你们的好友!</p>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