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眩晕的时间似乎很长又似乎很短,黑色短发少女眼前的记忆呈碎片状分布。

记忆就像碎玻璃一般零散,有自己带着游戏公会推BOSS时的喧嚣,也有一个瘦弱身影在夕阳下山后,独自对着木桩挥舞匕首时的心酸。

很多碎片的尾声都有一个中年男人在耐心地为自己裹伤。在人前,他红巾蒙面,有着一头稍显凌乱的长发,是传说中止小儿夜啼的大魔头,但在人后,他只是一个和女儿相依为伴的可怜人。

“快!躲进去,我来料理这些老鼠!”中年男人让少女躲在衣柜内,匆忙地拿起武器,迎战蜂拥而入的外敌。

他的身手极为矫健,哪怕是猝不及防,可面对十数人的围攻依然是那么的游刃有余。

在刀尖上跳舞,就像弹奏音符一样,在鲜血和哀嚎中奏响一曲名为死亡的挽歌。

匕首是琴弦,长刀是琴键,室内所有的陈设都是他的踏板。

任何东西都可以被利用,都可以变成杀人的利器。

走一步算一步是常人,走一步算三步是天才,中年男人能够走一步算十步,只有敌人的咽喉遇到已经等待多时的匕首时,才会意识到对方早早就开始布置这个杀局,而自己每一次笨拙的反抗只会让自己离死亡更近、更危险。

能逃脱杀局的终究是少数,好几个刺客在死亡降临的那一瞬间还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那么蠢,怎么会那么巧就被对方的匕首异常舒服的刺死。

外面的敌人不断涌入,面积不大,甚至可以说有点简陋的居室内铺满尸体。

敌人似乎意识到技巧无法占据上风,他们开始利用己方的人数优势来强杀。

“暴风城的老鼠,就凭你们也想杀我?”中年男人的怒吼伴随着凌厉的杀招像旋风一般在敌人中盘旋。

鲜血在地面流淌,少女躲在衣柜内看着这场杀戮,年幼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她根本无法明白,这些陌生人为什么要闯入自己的家,来杀自己的父亲。

她觉得自己更晕了,脑袋里好像突然冒出一些奇怪的记忆,甩头时的动作稍大,她根本没注意到,鲜血从衣柜缝下缓缓流入,并在脚边低洼处淤积了一小滩,她好巧不巧地一脚踩了下去。

身体骤然失去平衡,她踉跄着从衣柜内跌出,少女直接暴露在了众刺客面前。

其中一个刺客看也不看,掷出手中的匕首,间隔数米,锋利的匕首划出一道弧线,从少女的脖颈间飞速掠过。

“我要杀了你们!!”精通刺杀之道的中年男人眼眶像是要生生裂开一样,他很清楚这一击的威力,更明白这一击所造成的结果。

看着女儿捂着脖颈,无助地倒在血泊当中,中年男人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他放弃了那秒到巅峰的技巧,像是个狂战士一样,匕首与长刀乱舞,围攻他的三个最强刺客瞬间就被砍成了尸体。

“杀了他!”

“杀了他!都上,一起上!”

敌人也不再玩什么技巧,只知道拿着刀剑往他身上捅。

优雅不复存在,脚步不再挪移,中年男人以伤换伤,凭借着心中的怒火,斩杀了所有敌人,同时自己也气若游丝地倒在了少女身边。

此时他意外的发现少女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玄机,他的神志正在逐渐模糊,只来得及在女儿和众多支持者面前大喊一声:“告诉那些暴风城的走狗!我的行为是正义的!”

原主当场身亡,她的未来她的过往都被取代,穿越者占据并治疗了这个新身体。

即使已经过去了三天,那个中年男人的怒吼依然在凡妮莎.范克里夫耳边不断徘徊。

埃德温.范克里夫,这个前世被戏称为大范的中年男人竟然就死在自己面前,想想真是讽刺。

一次卑劣的暗杀,暴风城的精锐刺客倾巢而出,利用叛徒的指点和一些运气,完成了一次以多欺少的丑陋任务。

双方并不复杂的误会被贵族们漠视,明明可以通过对话揭穿其中的阴谋,可贵族们采用最激烈,或许也是他们心中最简单的办法来处理问题,误会变成误解,误解变成敌视,现在敌视变成了血仇。

二十五名刺客被当场击杀,而前身的父亲,迪菲亚兄弟会的领袖,埃德温.范克里夫也身中数刀,满怀悲愤地倒在了血泊当中。

作为暴风城军情七处培养出来的最强大刺客,大范的技艺足以碾压一众来袭者,叛离暴风城,并举起反旗后,类似的刺杀时有发生,原本这几个刺客不是第一批,也不该是最后一批,可凡妮莎的意外改变了一切。

自己和埃德温.范克里夫没什么关系,前世的她还在网络上发过一大堆揭露埃德温.范克里夫丑陋面目的帖子。

他可怜不假,但也可恨,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善人、好人,想他死的人从西部荒野排队能一直排到暴风城,这些人里不光有贵族,他们大部分是平民。他们不懂埃德温.范克里夫和贵族们的恩恩怨怨,他们只知道这伙人破坏了自己的生活,让自己背井离乡,让自己妻离子散。

如果说埃德温.范克里夫有冤屈,要向暴风城复仇,那这些平民的冤屈该去向谁诉说?

这家伙不是好人,就连最后他对刺客们的愤怒、怨恨、狂暴杀戮为的也是那个少女,不是她。

可这个身体还是无法介怀这份血仇,让她和刺杀者,和那些贵族握手言和,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抱歉,做不到,这是身体内唯一的执念,自己至少要为他报仇,让那些脑满肠肥的贵族听到自己的声音,为埃德温.范克里夫这个可敬、可悲又可恨的中年男人画上一个句号。

穿上破损严重还有些许血迹的皮甲,拿起名为残酷倒勾的单手剑,她对着镜子系上披风,打理了一下自己的黑色短发。

清丽的面容上还带着稚嫩,眼眉间似乎还能看到这次暗杀遗留下的余韵,她竖起皮甲的立领,挡住了被划破但又重新痊愈的脖颈,一只手推开大门。

埃德温.范克里夫的女儿或许已经不在了,但凡妮莎.范克里夫还在。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