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开篇宣新文《有钱君与装穷君》。

【冷漠脸总裁受】没人爱老子没关系,老子包了一只超帅的鸭子。花钱买爱我高兴,有钱任性=w=+

【超帅的鸭子/宠妻狂魔阔少攻】名下资产是金主π的N次方倍=。=|||怕你哭才给你养!如、果、这、都、不、算、爱!

老狗哔受X小狼(Nai)狗攻, 甜+++“不想继承家产, 只想抱着宝贝儿的大长腿调香水。”“就是穷, 就是需要总裁关爱,撑死不掉马。”

接档, 大概会冷死的虐文预收:《在我死以后》

月沼几百岁的帅老妖怪,某天捡到了从天而降的白衣谪仙,当成宝贝宠。再后来,老妖怪为了心爱的谪仙死掉了。

死后灵魂不肯走梗,先虐受后虐攻,先虐后甜。刀子雨出品,必属精品。

本文甜,不虐,放心↓↓↓

***

纪锴相当后悔。

他做得最错的事,大概就是那天没沉住气,往餐桌上怼了一把西瓜刀。

“行为艺术?”

大明星朱凌傍晚回家,顺手把某奢侈品限量款银灰色外套往衣帽架上一丢, 修剪精致的发梢闪过银粉耀眼的光泽。

……

纪锴抬了抬眼, 看向冰箱上的日历。

算来, 这人已经整整两个月没有这么早回家了。

做艺人的, 人红工作忙是好事。

问题只在于, 有些人……到底是忙工作去了, 还是忙着干别的什么事去了,或者是忙着“干”别的什么人去了,可就不太好说了。

低笑一声,幽幽点起了支烟。

“哟,这屠龙宝刀还拔不出来呢?”朱凌拔弄了几下矗立在餐桌上那纹丝不动的刀,“劲儿真大!怎么?咱家饭桌怎么惹着我熊宝宝了?”

如果心里没有鬼,别说平白看到桌上插把刀了。

就算看到他这么肆无忌惮在家抽烟,也早该嚷嚷了吧。

基本的行为心理学套路——人自己藏了亏心事,就没底气挑别人毛病。

“谁惹了我,你真没听人说起?”

大明星往机器里哗啦啦倒咖啡豆,一脸的无辜,“到底怎么了啊宝贝儿?”

“今天,你在外头的‘宝贝儿’,找咱家里来了。”

“……”

“……”

某人面不改色。咖啡豆一颗没洒。

影帝啊这是。

到底是谁在网上天天追着骂“朱凌光有一张脸,演技完全是cosplay水准”的?

……

机器的轰鸣声传来,满屋飘香。

继而身旁沙发狠狠一沉。

身材好颜值高、穿着深V黑T恤半露着好看胸膛的大帅哥在身边坐下,一手端着黑咖啡,一手地把纪锴整个人搂了过去。

身上是淡淡古龙水的香味,CK one summer限量版。纪锴记得他们第一次跟他相遇时,空气中弥漫的就是这种让人心动的夏天的味道。

那个时候的朱凌穷困潦倒。

这样一瓶香水,是他整整半个月的跑夜场收入。

但朱凌就是这样一个人。

即使吃不起饭也要追求品味,即使交不起房租也不肯向现实妥协。

一个空怀着满腔热情的落魄歌手——纪锴特别喜欢那个时候的他明明脆弱迷茫,却仍倔强地眼里有光的样子。

彻底沦陷的那晚,朱凌刚又被一家酒吧告知“以后不用再来了”,灰心地抱着吉他,背对着他躺在床上无声颤抖。

纪锴伸过手去,整个儿从背后紧紧抱住那人。温暖的肌肤贴着他略凉的肌肤。

半晌,他听到那人努力压抑的鼻音:“锴哥,也许我根本没有才华,也许……这一辈子都没人愿意听我唱歌。”

“我听。”

纪锴收紧手臂:“你还有我。你写的每一首歌我都喜欢,真的。”

“朱凌你别怕、别担心,别想太多。你就好好写歌、唱歌。我养你,别有后顾之忧,别怀疑自己的才华。”

“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大红的。”

“你的歌会有非常多的人听到。会有灯牌,会有个人演唱会,会有好多粉丝在台下为你欢呼尖叫。”

……

人生一向充满讽刺。

偏偏朱凌最晦暗失意的那段日子,却是纪锴回忆起来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那个时候的朱凌,要多单纯有多单纯、要多一根筋有多一根筋。从来都不会说谎,更不会骗他。

娱乐圈是个大染缸。

早知道就不要倾家荡产送他一步步融进去。

每一次上镜,每一次曝光,每一点粉丝的积累,都一点点地消磨掉了他深爱的那个人,造就了眼前这个陌生的、顶着无限光圈的大明星。

朱凌开始背上各种各样虚假的“人设”,更从沉默寡言的单纯青年,变成了有名的“幽默”“傲娇”“逗比”“毒舌”。

渐渐,朱凌赚了不少钱,不用再靠他养活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锴哥”变成了“宝贝儿”,“宝贝儿”又变成了“熊宝宝”。

熊……艹。

嫌弃老子一身肌肉你直说!喜欢纤腰白腿的小鲜肉你早说!

你他奶奶的才是熊宝宝!

……

……

“来来熊宝宝,快跟我形容形容!我在外头的‘宝贝儿’长啥样?要是个美人,我还真考虑去认识一下呢?”

纪锴翻了个白眼:“长得是真没话说,只可惜胆小如鼠。”

“哦?”

“他就那么点儿高,小蛮腰美人,皮肤特别白,染的一头金毛。”纪锴坐着比了一个高度,“门一开,我低着头看他,他抬着头看我。”

“估计是想来找茬,却但没想到体格差距那么大,直接被我给吓得转身跑了。”

“噗——谁叫我家熊宝宝生得威武雄壮,一身荷尔蒙爆表的魅力拔群!”

大明星笑得颠鸾倒凤,终于放下心来抿了口咖啡,继而伸手过来就想捏纪锴QQ弹弹的古铜色胸肌。

纪锴阴测测推开那人,斜眼威慑性地看了看餐桌上那力透桌背闪着寒光的刀。

“熊宝宝,你误会大发了。”

“肯定是私生饭又跟到家里来了呗!对不起,我以后一定更加小心注意!不然,我叫经纪人找个房子我们搬家吧?最近听说西城那边的新别墅区……”

纪锴摇摇头,阴测测一笑。

“不是粉丝。是你一直忘不掉的那个初恋白月光。叶氤。”

身边人的身子僵了一下。

但不愧是个具有影帝潜质的好苗子,一秒就恢复了笑意:“哦~是他啊?奇怪,虽然在同一个圈子,但还真没怎么联系过。”

“想起来了,他肯定是来还钱的!”

“……”

“宝贝你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在路上碰巧遇上他。他车抛锚了助理又不在,我看他怪可怜的,就帮他叫了修理顺便垫了几千块。”

“哦?”纪锴看了他一眼,“咱家大明星日理万机工作繁忙,这随随便便出个门,就能碰上‘英雄救美’这么高难度的事件?”

“什么‘美’!不过是多年不见的熟人,顺手帮个忙而已!确实是点巧,但不也有句古话说是‘无巧不成书’么?”

“嗯。所以,你俩的那本,是《红楼梦》还是《金|瓶|梅》?”

“我去!熊宝宝你也真够损的!《水浒》!必须只能是《水浒》!”

呵,水浒。

梁山上要是有一个长成叶氤那样“清丽动人”的“好汉”,估计能写一本长的《淫浒传》?

“是真的!我跟叶氤那都是高中时候的事儿了,你不至于吃这么久的陈年酒醋吧?何况,我跟他那时候也根本没有交往啊!”

“就因为没交往,才‘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纪锴宝宝!”对方无奈脸,“你得相信你老公我!我承认,前年刚红的时候我是有点自我膨胀,惹你伤心难过了。但即使那个时候,我也没有去找过别人不是吗?!”

“我真的已经知错改正了!你自己摸着良心说,我这两年~是不是非常乖的啊?”

平常总是高冷脸的帅气大明星发出了嗲嗲的鼻音,还违和感爆棚地摆出了小狗爪放在脸边。

恶意卖萌是犯规的。

但确实成功卖出了纪锴的一丝动摇。

……难不成,真的是自己疑神疑鬼、杯弓蛇影了?

“其实熊宝宝,你偶尔能这样我倒是挺开心的。”

见纪锴表情有所松动,朱凌立马狗腿地抓住人家粗糙的手掌摩挲起来,并闪耀起一脸的情真意切。

“你吃醋的样子真的好久没看到了!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紧张,说明我在你眼里还有有点魅力的,是吧?”

……

……

后来纪锴每次回想起这天,都会叹服于朱凌经过多年演艺事业磨砺而大幅飙升的演技。

当年的耿直二货成精了。

如今人设巧、嘴巴甜、段数高。

竟在他生生往桌子上插了一把刀的情况下,仍做到了力挽狂澜。

反而衬得他巨蠢无比。在没有拿到实锤的情况下,过早地暴露了自己的怀疑。

导致那对狗男男反侦察能力直线up,更让自己的抓奸、离婚之路,丛生了不少魔幻现实主义的波折。

……不知道想干嘛。

纪锴也没多想。他毕竟又不是个娇弱的大姑娘家,就算跟踪狂比他高个三五厘米,难道还有打不过的道理不成?

要知道,健身房有免费泰拳。敢惹老子,一个飞毛腿把你踹西伯利亚去。

“前面这位先生,您的钱包掉了。”

嗯?低沉磁性的男声在身后不远处响起。纪锴一回头——我靠。

口罩倒是摘了,但这无比眼熟的帽子墨镜,不正是那位跟踪狂小哥么?

隔着墨镜,仍然能看出对方鼻梁高挺、嘴唇锋薄,完全是雕刻一般的立体五官结构。之前没机会离近看。没想到,这跟踪狂长得还挺好看的!

再低头一看对方手里,一只咖啡色皮夹子,上面印着谜之品味的成群小黄鸡。

……还真的他的钱包喂!

“真不好意思,多谢了啊。”

“嗯。”那人点了点头,却只站着,也没打算走的意思。

纪锴当即很有点想脱口而出“你这几天为啥总跟着我”的冲动,可又觉得才接受了别人恩惠,不能这么不给面子是不是?

想了想。默默打开钱包,掏了三百块钱递给那人。

“收下吧!我身份证银 | 行 | 卡重要证件都在里面,感谢费是应该的。”

那人没接,却望了望旁边的咖啡厅:“有时间么?一起吃个饭。”

说罢,摘下了墨镜。

巨好看的单眼皮。

眼尾带了一点性感的上挑,目光沉寂的扫着这边。配着那线条冷硬的鼻子嘴巴,整张脸很有些金属质感加性冷淡风的高不可攀。

哎哟喂……

这种冷飕飕的长相,配上那样无懈可击的身材,就连旁边街道上奢侈大品牌的御用男模简直都相形见绌了。

纪锴本以为朱凌已经是他现实中能找见的最好看的男人。

但眼前这个,真的比朱凌一点不差!

“……”啊!

明白了!反应过来了!这错不了100%是搭讪啊!

没想到啊没想到!老子婚后没有放松自我,坚持不辍去健身房保持超级劲爆的好身材果然是明智的选择。

看这魅力,看这霸气侧漏的荷尔蒙!都奔三的人了仍然是马路型男大杀器。难道这人是在大街上一见钟情不能自拔,才会偷偷跟踪?

然而,残念~

这位帅哥!你来迟一步!

“抱歉,”笑眯眯举起左手,露出白金戒指,“已婚人士。”

“嗯,我知道。”

啥?

“……希望不要很快离婚就好了。”

哈啊?!

呼啦啦,一阵盛夏的风吹过。

“……”纪锴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

还是说,这人虽然长得不错却很没品。勾搭不成,马上就反过来咒人离婚被甩一辈子没人要?

无论如何,跟踪狂说话莫名其妙的一个男人。虽然帅,目测神经病人群。

少沾为妙。

***

“收工了!”“辛苦了凌哥!”

“凌哥回家吗?开车载你?”

“谢谢,不麻烦,”朱凌摆出职业微笑,“我还有点事。”

修长的双腿穿过无人的走廊,双子塔楼的另一侧连接着录播厅,人多眼杂一派喧哗。朱凌侧身低调往旁一拐,保安看见他墨镜下的脸,点点头未加阻拦。

……

叶氤的休息室。

一头金发灿烂,一双套着羊皮靴的白皙嫩滑的腿正软软勾在椅背上,悠闲地听着朱凌新专辑的歌,吃着从家里带的草莓小蛋糕。

这人从学生时代就是这样。

不用节食,各种甜品死吃不胖,腰围一尺九。得天独厚的明星体质。

朱凌轻声关上门,一扭落锁,面色不善。

“过分了吧?”

叶氤抬眼狡黠笑着,按下手机暂停键:“怎么,你家那位找你麻烦啦?”

朱凌的脸色又黑了几分。美貌青年却仍然一派悠闲欢乐:“真被找啦?严重不?有没有被家暴?跪搓衣板了么?”

“叶氤。”

“嗯?”

“成 | 人之间的游戏规则——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你是知道的吧?”

用辞是犀利的,可语气神态却并不多么严苛。

朱凌始终是不太舍得苛责眼前这个纤细剔透的小美人。踱步过去,随意地靠在他桌边,看到地上堆满了的粉丝礼物。

叶氤最近……确实越来越红了。

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挑起一抹草莓奶油小蛋糕的霜糖。

甜而不腻,上好的新西兰奶油。比外面店里卖的好吃几百倍。

一盒四个,打包得一丝不苟。这卖相,这口感,难以想象这么梦幻的小玩意儿,竟会出自某长相冷硬的大公司少东之首。

“那姓黎的也是真宠你。”

朱凌眼神幽幽,望着那小美男皮笑肉不笑:“要不要我哪天……也去你家敲个门,跟你那位黎大少爷打声招呼?”

“你来啊~”

叶氤却一点不怂,双手捧脸,眼眸中甚至闪出了“期待”的光芒:“我又不像你结了婚,我随时都可以分手。”

“呵,分手?我跟纪锴结婚三年,算上谈恋爱一共五年。可你跟那人多少年了?十二、十三年?不,你俩从小就认识——二十多年?”

叶氤扳起青葱手指:“六岁认识,认识二十年,交往十年。”

“都在一起那么久了,人家大少爷长得帅、对你一心一意又有钱,你到底有什么不满?”

“跟黎未都在一起十二年,”叶氤打断他,“比不上跟你在一起十二天。朱凌,我说真的。”

这句话没带一点儿玩笑的意味。

朱凌愣了愣,说不出话来。

半晌,懊恼地砸了一拳桌板,带得桌上兔子形的白瓷茶杯一震。

“现在说这种话……高中那时候又算什么?”

“是你跑来跟我告白,结果一转头呵呵——你就跟那姓黎的在一起了!我还自顾自开心了好几天,就像个傻子!”

叶氤却比他更委屈,大大的眼睛里马上蒙上一层雾气。

“你还说我!既然也喜欢我,为什么不当场答复?我、我那个时候又不像现在……那时候满脸雀斑、又瘦又矮的,可你是什么啊!你是校草!我还以为你是肯定不会接受我的了!回家哭了好几天!”

“我校什么草?”朱凌苦笑,“反倒是你!人家大少爷整天追在后面,开个豪车天天车接车送!我一个穷鬼,拿什么跟那种超级富二代比?叶氤你知道你那事干的,后来给我造成了多大心理阴影?”

“从那以后,不管谁来跟我表白我都怀疑!怀疑别人是不是在逗我玩,怀疑别人是不是马上就能转头去找更好的——我他妈……足足六七年最好的时光,就这么被你给废了!”

“对不起~朱凌,都是我的错!”

叶氤心疼地扑上去,含着雾气抱着他的手臂。半晌,却又升起了些小小的不甘心:“但……你后来不还是结婚了?”

是啊……我结婚了。

朱凌想起家里那个粗暴爽朗的男人,想到餐桌里的那把西瓜刀。

话说回来,正常人……不可能徒手把刀怼进那么厚的实木里去的吧?

噗,熊宝宝还简直是天生神力啊!

不行,不行。

和小氤在一起,怎么可以想着家里的那个而露出笑容?

“说起他……我昨天去找他,真的吓了一跳!”

叶氤幽幽抬眼,表情很是憋屈:“我还以为我敲错门了,或者来开门的是你家疏通下水道的水管工!朱凌你什么时候口味那么重了?”

“……早就跟你说没什么好看的了,谁让你非要去看?”

“我就想知道啊!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样的魅力,才能让你愿意年纪轻轻就扯证定下来!”

可结果,门里的那什么生物啊?

叶氤本来想着,如果出来的是个媚眼如丝的绝色大美人,那他也就认了。

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开门的却是个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个直男的高大糙帅的汉子,没品的黑背心、乱糟糟的小短裤,夹脚拖鞋。一脸低气压没睡醒状,眼神巨凶!

朱凌一直说,他当初不过是随便找了个人胡乱扯了个证而已。叶氤怎么都不信。

现在更不信了!

就算是随便找,也不至于找个这么吓人的吧!

“宣传都说你单身。你长得好,男友女友粉那么多,要是被爆出来结婚的事对你前途影响多不好?何况现在的你啊,想找什么样的没有?”经纪人每天在耳边如是抱怨。

整天被这种话洗脑,导致朱凌渐渐也有点信了这个邪。

心里就开始不太平衡了。回到家后,也开始看纪锴各种不顺眼起来。

各种没事找事、挑刺、冷淡、寻衅,纪锴好脾气一直忍他。直到某天,或许是终于忍到了一个爆发点,突然间什么也懒得说了。

就这样自顾自笑了几声,摔门走了。一夜没回家。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也都没回家,就这么音讯全无。

朱凌隐隐觉得好像是自己的错。却倔着一股气心说谁怕谁,你爱回家不回家!我现在什么身家你什么身家,难道还要我去找你求你不成?

于是也拎包出门,一心投身工作,两个人大概两三个月没见面。

两三个月,少数在家,多半在外。

渐渐发现自己半睡半醒间,经常会下意识收拢手臂。然后触及一片空荡荡的,被惊醒后辗转反侧、再也睡不着。

身边……本来应该是有个人的,一个让他觉得温暖安心的人。

那人的身材很棒,腰腹摸起来精壮柔韧又弹手,整个身子总是又暖又滑腻,简直是健康活泼与性感情|色的完美平衡。

他本来……应该是有个家的。

有个喜欢他的人在家等他,看到他会露出笑容。

……

爆红之后的几个月,逐渐适应了新的人生阶段,朱凌也逐渐从虚名和掌声中清醒了过来。

在外面有多么受欢迎、多么花团锦簇,回到家面对没有一丝人气的房间时,就有多大的心理落差。

自问他追求的到底是什么?事业?金钱?梦想?但事业金钱梦想又是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和爱人家人在一起过得幸福快乐。

时隔三个多月回到家,还是四壁徒然空荡荡的。没有半点纪锴回来过的痕迹,落了一层浅灰,冷得他一点都不习惯。

打开电脑,最近的搜索里,居然跳出来一条叫做“离婚协议书应该去哪个机构领”。

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种如遭雷击、心里空了一块失魂落魄的难受感觉,他至今都记得。

快要失去的时候,终于意识到那个人对他来说有多重要,于是马上发动所有资源去找,各种上门态度真诚认错反省。推了大半个月的工作,每天认认真真、小心无比地跟在身后努力哄。

也是那次,他对纪锴整个人都有了崭新的认识。

原来……那个人平常对他无限度溺爱、纵容,可醒过来翻过脸的时候,却也可以果断地挥剑断情丝、不留半点情面的。

原来尊重是相互的。

作过头了,踩着人家底线,人家也并不是非你不可。

……

如今,那种糟糕无比的感觉随着爱人嘴角的那抹笑意,又铺天盖地落回了身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