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坐吧, ”季冕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然后招来侍者, “再加一客黑椒牛排, 五分熟。”

“好的季先生, 还需要别的吗?”侍者很有礼貌地询问。

季冕拿眼去看肖嘉树, 肖嘉树连忙摆手,“不用了,谢谢。”又是牛排, 还洒了黑椒,这回真不能好了!他算是看透了季影帝, 什么脾气温和、乐善好施、慷慨大方……全是假的, 他就是一个独.裁者, 习惯用自己的方式去对待周围的人, 很少会给他们选择的权利。就拿两次吃饭的经历来说, 他总会把菜点好, 从来不问别人喜欢吃什么。

肖嘉树很想断然拒绝, 但良好的教养不允许他这么做。

“哟, 谁惹我们肖少爷了?瞧这脸黑的。”方坤故意带话题,他以为肖嘉树还在想李佳儿的事。

季冕却懒得与对方说太多废话, 开门见山道, “李佳儿哪里得罪你了,你要封杀她?”

“你们怎么知道?”肖嘉树面露意外。他目前还不明白, 在娱乐圈里根本没有所谓的“机密”可言, 只看周围的人想不想宣扬而已。

这小子不行啊, 敢做不敢当!方坤心生鄙夷,面上却带着和蔼的微笑,游说道,“你们是第一次见面吧?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来来来,你跟我们说说,有误会大家尽早解开,别闹得这么绝。所谓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娱乐圈很小,日后见面的机会还很多,不要把人往死里逼。”

如果发小还在的话,他肯定也不想提起李佳儿,那自己就更没有向外人解释的必要。那些难堪的、肮脏的回忆,从此便让它彻底埋葬吧,反正李佳儿已经离开,自己终于为发小做了最后一件事。想到这里,肖嘉树摆手道,“没什么误会,我整的就是她。整她之前我查过的,绝对不会弄错人。”

方坤,“……”这话耿直得让人没法接啊!

季冕放下刀叉,直视青年,语气温和,态度却很强硬,“还是说说看吧。你那么恨她,总得有原因。”

真霸道!肖嘉树心里撇嘴,面上便露出一些不耐烦。恰在此时,侍者送来了一客黑椒牛排,咸香的味道直冲鼻管,却偏偏不能吃,令他更为光火。这些人怎么一个二个就那么眼瞎呢?被王诗琪那种女人耍得团团转,还上赶着为她说话,真气人!更气人的是——这家的牛排超级好吃,自己却吃不着,只能干看着!

肖嘉树拿起刀叉,将牛排切成大小均匀的方块,徐徐道,“这样吧,我给你们讲一个故事。”

来了来了,果然有故事。方坤竖起耳朵,准备搜集八卦。

季冕略一颔首,温和有礼道,“洗耳恭听。”

“从前有一个农夫,他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他排行老二,所以不是很受父母重视。父母死的时候给哥哥留下许多良田,给妹妹留下许多嫁妆,轮到他的时候家产已所剩无几,便只得了一块位于半山腰的旱地。他没觉得父母对自己不公平,只说这就是命,于是默默接受了。但他是个很聪明的人,利用闲暇时间学会了木工活,开始给周围的人打造家具,慢慢积攒了一些钱。他的哥哥、妹妹见他过得越来越好,心里很嫉妒,便找来一位漂亮的姑娘……”

肖嘉树的故事很长,听了开头,方坤和季冕暗自认为他和李佳儿的恩怨始于豪门争产,李佳儿说不定是他的哪个兄弟或姐妹找来勾引他的,没想到却被他识破了。嗯,这个理由说得过去,而且很有故事性,二人听着听着便入了迷。

结果肖嘉树话锋一转,“那位姑娘被农夫的种种举动所感化,真心实意地爱上了他,抛弃了以前的未婚夫……”

哦,看来不是豪门争产的把戏,有可能是上一辈的恩怨。听到这里,季冕和方坤眉头微微一皱,心道真相还在下面的故事里,不由听得更仔细。

肖嘉树用十几分钟的时间讲述了农夫如何经营家业,如何疼爱妻儿,如何友爱邻里,这才道,“这天,已经成为远近闻名的大乡绅的农夫路过一块农田,看见田埂旁躺着一条冻僵的毒蛇,心里很是同情,便把蛇捡回去焐在胸口。毒蛇苏醒过来不但不知道感恩,还狠狠咬了他一口,他便死掉了。你们看,这就是胡乱当好人的下场。”

“哐当!”这是方坤手里的刀叉掉在地上的声音。

正准备喝水的季冕差点喷出来,所幸及时忍住了。

前面的故事那么精彩,农夫打脸哥哥、妹妹,夺回属于自己的家产;农夫与美女间谍斗智斗勇、相爱相杀,夫妻二人从贫下中农奋斗成小贵族,高.潮一波接一波,不要太精彩,结果结局的时候你竟然告诉我们这个故事其实就是他妈的《农夫与蛇》的扩写版?

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的方坤感觉手有点痒,想打人。他捡起刀叉,恶狠狠地瞪向青年。

季冕用餐巾擦去嘴角的水渍,冷静道,“肖助理,让你当我的助理实在是太屈才了,你其实可以去当编剧。你讲故事的能力很厉害。”

“真的吗?”肖嘉树完全没意识到对方在讽刺自己,反而颔首道,“原来我还有这种潜力。人果然是需要历练的,否则完全不明白自己擅长什么,极限在哪里。”

季冕,“……”沉默片刻后,他继续道,“你是农夫,李佳儿是毒蛇?”

肖嘉树放下刀叉,坚定摇头,“我还没那么蠢。”话落暗示性地扬了扬下巴,意思是:如果我不封杀她,你们就是那个被咬死的农夫。

季冕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所以他仔细查过李佳儿,也见过她的母亲和朋友,更是用好几个月的时间考察过对方的品行。比起这位背景成谜的纨绔少爷,他自然更偏向李佳儿。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位少爷似乎并不打算解释自己这样做的原因。也是,像他这种吃穿不愁、高高在上的公子哥儿,又怎么会了解奋斗在底层的小人物的心情。他只知道——自己看不惯谁就可以让谁消失。

再说下去就不是为李佳儿求情,而是替她拉仇恨了。季冕干脆利落地中断了谈话,“我吃好了,肖助理还请慢用。”话落放下刀叉,拿掉餐巾,颔首离开。

方坤敷衍地笑了笑,也跟了上去。

终于不用当着老板的面把牛排吃下去,肖嘉树大松口气。他也不想说那么长的故事,但不说故事就得吃东西……那还是说故事吧。他招手唤来侍者,低声道,“再给我上一份奶油南瓜浓汤。”

“好的,您请稍等。”侍者认真写下单子。

---

super新声代的前十名女歌手陆续找到东家,而总冠军李佳儿却迟迟不见喜讯,甚至连回馈粉丝的演唱会也没能出席,这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有人猜测她肯定在搞大事,说不定签的东家太牛逼了,得找一个黄道吉日宣布,顺便举办一个签约仪式,广邀媒体出席。凭李佳儿现在的人气,这样做完全不显得夸张。

看见各种各样有关于自己的新闻,李佳儿觉得很难受。她已经与天天娱乐的总裁周楠见过面,谈了合约,也去试镜了《冷酷太子俏王妃》里的女一号,并因为精湛的演技而得到了导演的欣赏。

临走前导演对她说,“你能来我真是松了一口气,咱们这个剧组几乎没请到什么有名气的演员,经费也很有限,整部戏都得靠你来撑。你看看,我们连像样的服装都买不起,全是总裁的朋友手工为我们缝制的,化妆品还得你们演员自己带过来,我们不给配。化妆师也不够用,你要是化妆技术不错,到时候还可以搭把手,帮男演员们画一下。”

李佳儿认真听着,然后一一应下,乖巧又懂事的模样很讨人喜欢。导演对她印象非常好,试镜过后敲定她为女一号,并打电话给周楠,对她大夸特夸。周楠也很满意,适当放宽了李佳儿的合约,然后给好友发了一条微信,告诉他事情办妥了。

季冕这才放下心来,翌日便前往武夷山拍一部大ip仙侠剧。他如今已慢慢退居幕后,很少出演主角,这次只是客串一下,几句台词、几场戏就能搞定。在剧组待了三天,完成自己的戏份,他当晚便乘坐保姆车赶回市内,然后再乘坐飞机回京都,却没料路上竟遇见了怪事。

“季哥,您看天上那个光点像不像飞碟?”生活助理指着车窗外说道。

“哪里?”季冕倾身去看,果然发现天空中有一个椭圆的光团在移动,起初速度很慢,却眨眼就到了近前。

“不好,它坠机了!”助理话音刚落,一个巨大的铁疙瘩就从天而降,正好撞上飞驰中的保姆车。保姆车冲出围栏,落到山坡下,翻滚几圈后卡在了两棵大树中间。生活助理和司机早已在剧烈的撞击中失去知觉,重伤濒死的季冕却透过眼球的血污,看见一道细瘦的,拥有硕大脑袋的人形生物正朝自己慢慢靠近。它走到破碎的车窗边,伸出指尖,点上季冕的额头,一阵突如其来的剧痛终于令他彻底昏迷过去。

显示屏上,两名男子在阴暗的楼梯间里打斗,体格略显消瘦的男子将高壮男子狠狠掼在地上,咬牙切齿的表情像是要吃人。他一再喝问“是不是你”,却始终压着音量,以至于嗓子都哑了。高壮男子仰躺在地,一字一句说道,“我没有,不管你信不信!”话音刚落,两人同时抬头看向楼上,并露出紧张之态。

“脱衣服。”消瘦男子二话不说便开始脱掉自己的警服,高壮男子迅速反应过来,也把自己的清洁工制服脱掉。高壮男子穿着警服离开后,消瘦男子随手将清洁工制服扔在地上,然后用右手拽住自己的头发,狠狠往墙上撞。一声闷响过后,他开始摇摇晃晃,却咬牙强撑着不肯倒地,一双半开半合的眸子紧紧盯着楼道,瞳仁深处的光芒在慢慢熄灭。最终他失去了意识,头朝下栽进垃圾箱,而楼梯间则彻底被黑暗吞没。

罗章维反复查看这段视频,拍板道,“不错,这条过了。最后那个充满挣扎的眼神很好,栽进垃圾箱的时候一点儿也不掺假,这咚的一声巨响你们听听,多逼真?做演员的就该有这种敬业精神。”

林乐洋大松口气,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笑容。施廷衡拍拍他肩膀赞许道,“我还以为吃多了ng,你的心态会崩,没想到你能这么快调整过来。你的表演很有灵气,要对自己保持信心。我头一次拍戏的时候ng了二十多次,比你差远了。”

“谢谢衡哥一直配合我。要不是你这么包容,我的心态肯定会崩。”林乐洋双手合十真诚道谢。但谁也不知道,真正让他度过这次危机的人不是施廷衡,而是站在不远处的季冕。他一再告诫自己不要给季冕丢脸,这才把濒临崩溃的情绪拉回平稳的状态。季冕是他的精神支柱。

一想到那人,林乐洋连忙抬头搜寻对方的身影,却发现他早已走到自己身边,眼里溢满温柔,“演的不错,不愧是我旗下的艺人。罗导,以后还得麻烦你多教教他。”话落抬起手,极其自然地摸了摸林乐洋撞红的前额。

“不麻烦,小林挺聪明,一教就会。”罗章维说的并不是客气话。像林乐洋这种没有表演功底的新人只ng几次就过,已经算很不错了。有一回他碰见一个当红小鲜肉,一场哭戏拍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眼泪,最后只能滴眼药水蒙混过关,也是日了狗了。他那天差点抡起大喇叭打人!

季冕低低笑了两声,又拍了拍林乐洋的肩膀,紧皱的眉头总算彻底舒展开来。

肖嘉树不知何时挤到罗章维身边,弯腰看向显示屏,暗忖:怎么就过了?如果这回也ng,林乐洋一定会哭出来。这场戏不难嘛,扯一扯,打一打,最后往垃圾箱里一栽,完事了。要我来拍,保准一条过。话说回来,我好像一次ng也没吃过,真是天才!他摸了摸自己下颌,眼睛弯成月牙状,忽然觉得侧脸有些冷,转头一看,发现是季冕正盯着自己。

“季哥,你有事?”他语带迟疑。

“你过来。”季冕把人拉到一旁,伸手道,“手机拿出来,把刚才拍摄的视频删掉。”

“为什么?”肖嘉树连忙把手机藏在背后。

“进入剧组之前你没签保密协议?片场禁止演员拿手机偷拍视频或照片,更禁止外泄。”

“我不会外泄的……”肖嘉树还想争辩几句,见季冕板着一张脸,微带冷意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严肃的表情实在有些吓人,只得把手机交出去。

季冕把视频删光,沉声道,“按理来说我不该管你,但你还记不记得开机仪式那天你跟我说过的话?你说你要好好把这部戏演完,不会浪费公司的资源。现在呢,你又在做什么?每天磨磨蹭蹭、不情不愿地来,来了什么也不干,只管打游戏。早知如此,我那天就该劝你早点退出剧组,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

肖嘉树很不服气,争辩道,“我拍戏拍得很好啊,从来没吃过ng,哪有浪费公司的资源?”

季冕深深看他一眼,没说话,递还手机后便离开了。肖嘉树对准他后脑勺挥舞了几拳,吐槽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偷懒咋啦?又没吃你家大米!却没料季冕忽然回头,叫他左脚绊右脚,差点跌个狗吃.屎。

季冕看着踉踉跄跄的青年,不免失望摇头。

这段插曲过后,罗章维又拍了几条警局里的戏,末了举起大喇叭喊道,“季冕、肖嘉树、周复……前往会客厅拍摄《使徒》第八十六镜第一场第一次!”被叫到名字的演员连忙赶往目的地。

会客厅也在同一栋大楼里,剧组为了省钱,只租借了郊区的一栋闲置写字楼,分区域进行布置,警局的戏、凌氏集团的戏、国际警察署的戏……几乎所有需要实景的内场均在这栋楼里拍摄。

道具组早已将空荡荡的会客厅布置妥当,真皮沙发,羊毛地毯,紫檀木茶几,每一个细节均彰显着两个字——奢华。这便是凌氏集团的总裁办公室,也是集团内的元老们召开秘密会议的地方。

今天要拍摄的一幕戏是凌峰在凌涛的推荐下正式进入公司就职并负责一个大项目。该项目表面上是与欧洲某个跨国公司合作,扩大集团的进出口数额,实则暗地里还有一条进出口线路专门用来运送毒.品。而欧洲的毒.品商发明了一种新型毒.品,一次便能致瘾,且终身难以戒除,对人类危害极大,已经在欧美地区扩散开来,如今准备进军东南亚市场。毫无疑问,凌氏集团将成为他们的代理人。

凌氏集团的各位元老浸.淫黑道多年,自然不嫌这些带血的钱脏手,但凌涛有弟弟需要照顾,多少还保留着一点人性,对这桩生意难下决断。凌峰只看见明面上的企划书,对集团背地里的交易一概不知,这次会议只有他一个人被蒙在鼓里,其他元老则打算用他的性命威胁凌涛就范。种种争锋都掩藏在暗潮之下……

前一天晚上,肖嘉树已经把台词背得滚瓜烂熟,所以一点紧张感都没有。在座的都是狠人,只有凌峰一个是傻白甜,挺好演的。

各位演员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定,导演一声令下,场记便打了板子。肖嘉树拿起企划书认真翻阅,季冕侧过身子看他,嘴角挂着温柔的微笑,三位元老却都面沉如水。

道具组自然不会真的拿一本企划书给肖嘉树看,上面虽然印满了字,却都是道具师随便在网上下载的,没什么意义。肖嘉树为了表演更真实,不免定睛看了看,然后发现了这样一则笑话——请用abcdefg造句。一位来自东北的熊孩子举起手:a呀,这b孩,c家的,光脚站在d上,ef也不穿,gg还露在外边。

噗!不行了,要喷!肖嘉树想笑又不敢笑,只能拼命忍着,表情反倒越来越严肃,眼看快忍不住了,眉头狠狠一皱,随即便举起食指压住了自己的两片唇瓣,并做了一个摩挲的动作。

他时间掐得太巧,原本在这一个节点,凌峰已经看完企划书,并对集团盲目扩大经营规模的行为感到忧虑。而肖嘉树忍笑的表情和动作竟完全吻合了凌峰忧虑的心理状态。于是罗章维非但没喊cut,还欣慰地点了点头。

肖嘉树好不容易把笑意压下去,这才徐徐开口,“哥,这个项目太冒险了,我建议你再考虑考虑。据我所知,欧洲那边……”

季冕做出倾听的姿态,扮演元老的一名艺人却阴阳怪气地说道,“小峰啊,你才刚毕业,什么工作经验都没有,一来就插手集团这么重要的事务,是不是有些轻率?”

又一名元老冷冷开口,“凌涛,你好不容易把弟弟平安养大,可不能让他犯错。有些错误可以改,有些错误却是要命的。我们都把身家性命押在这次的项目上,你可不能坑我们。”话落用满带戾气的眸子扫了凌峰一眼。这却是在暗示凌涛,如果他不听话,欧洲那边会拿凌峰开刀。

凌涛自然听懂了,表情温和,眸子里却满是寒冰,徐徐道,“正因为项目太大,我才更要慎重考虑。各位叔伯,你们放心,我心里有数。”

接下来,几人围绕凌峰的性命说了些暗潮汹涌的话,而身为矛盾的焦点,凌峰却懵然无知,还当大家在为项目争执,几次出言调停。肖嘉树作为肖家多余的那个儿子,在父亲和哥哥面前总是扮演类似的角色,只要傻乎乎地坐着,偶尔说几句场面话就可以,完全无法插手家里或公司的事,所以这一场戏对他而言也同样没有难度。

其他几位演员都是老戏骨,更不可能出错,八.九分钟后,导演拍板道,“ok,这条过了,下一场准备。”

我靠,又过了?演戏不要太容易!季哥这回总算亲眼看见了吧,我哪有浪费资源?我明明演技一流!肖嘉树心里沾沾自喜,面上却故作淡定,还似有若无地瞟了季冕一眼。他走到懒人椅旁边,准备玩几把游戏,似想到什么又匆匆跑回去,把企划书拿了过来。里面全是搞笑的段子,蛮好看的。

“子晋哥,你发现没有,我从开拍到现在一次ng都没吃过。”他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把自己的成就宣扬出去。

黄子晋笑眯眯地拍他脑袋,勉励道,“咱们小树苗是演戏的天才!加油干,哥看好你!”

站在不远处的季冕忽然朝他们看过来,眸光闪了闪。

导演定定看他一眼,交代道,“你要是还不明白,就结合现实把自己带入戏。你想象一下季冕是你亲哥,他要杀你,你是什么心情?”

“那我肯定会崩溃。”肖嘉树干巴巴地笑。季冕和他亲哥完全是两类人,根本没有共同点,怎么联想?他顿了顿,又问,“导演,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毒瘾犯了是什么样子?你一直说骨头里面痒,恨不得把自己挠死,可我骨头从来没痒过啊。”

罗章维压了压心火,然后大吼,“王导,找一段视频让他看,赶紧的!”

王副导演立刻找来一段真人视频让肖少爷观摩。肖嘉树捧着ipad认真观看,心里则暗暗松了口气——又能再拖延一段时间了。罗导那些话他短时间内根本没法理解,更何论上去表演。不过毒瘾犯了是这种样子?满地打滚、哀号、哭求、撕扯头发、涕泗横流,简直辣眼睛啊!难怪凌峰要克制这种生理反应。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