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是最好的时光

爱你是最好的时光

作者:匪我思存

状态:已完结

连载章节:【拾伍】

更新时间:2019-11-27

剧情简介:

《爱你是最好的时光》是由作者匪我思存编写的一部言情小说,目前已完结,主角是谈静、聂宇晟,小说的故事主要讲述了七年前。她说:“聂宇晟,我是故意的,怀孕我是故意的,去打掉也是计划中的事,因为这样你才会难过。这世上最残忍的事并不是别的,是让你以为自己拥有一切,最后才发现一切其实都是假的。你知道失去最心爱的一切,是什么滋味了吧?你知道失去将来,是什么滋味了吧?我从来没有爱过你,我们两清了。” 他说:“谈静,你以为这算完了吗?早着呢,不让你身败名裂,我绝不会放过你。” 七年后。她说:“十万。你知道我需要钱,也许你还……还喜欢我。所以,今晚你想留下来也可以,我要十万。” 他说:“罗密欧没有遇上朱丽叶,不是,罗密欧遇上了朱丽叶,可是朱丽叶给了他一刀,还正插在他心口,罗密欧没法挣扎……他也没想过挣扎……就被朱丽叶给杀死了。还有什么比这种事更残忍,你爱的人,往你心口上捅一刀?” 七年,时光已经成了一条无法逾越的河。

内容导读:

盛方庭还是知道谈静丢钱的事了,因为公安局打电话来,谈静正好不在,于是对方就问那么她领导在吗?接电话的正好是个台湾同事,对大陆公检法机关一直抱着一种敬而远之的态度,于是马上把电话转给了盛方庭。

盛方庭花了几分钟才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公安局刚刚破获了一个盗窃集团,经常在公交车上作案,追回了不少赃款赃物,所以打电话叫谈静去看看,有没有她丢的钱。

盛方庭不由得问:“她丢了多少钱?”

“五千多。”公安局反扒大队的外联打了快一整天的电话了,口干舌燥,“你叫她赶紧来局里一趟吧,看看有没有她的钱包。”

盛方庭心想这个女人真够糊涂的,五千多,是她一个多月的工资了,怪不得那天她眼睛肿成那样,肯定是丢了钱着急哭的。

谈静抱着一堆东西从行政部回来的时候,邻座的Gigi告诉她:“盛经理找你呢,快去吧。”

“好的,谢谢。”谈静已经习惯了同事之间说谢谢,在这里大家都是这么客气,哪怕是刀光剑影,也是笑着说完谢谢才出刀。

她刚从行政部领了一堆办公用品回来,正好把盛方庭的那份拿进去给他。盛方庭正在回邮件,她就把签字笔透明胶带之类的东西,一样样放在他桌上,盛方庭有点小洁癖,桌上的东西永远井井有条,谈静心细,早就注意到了,所以每次拿文件给他,她都下意识摆得端端正正。

盛方庭回完了邮件,看到笔已经插进了自己的笔筒,回形针已经放进了盒子里,即时贴换了新的一盒,而透明胶带也端端正正摆在了它该在的位置上。谈静手指很长,指腹上有薄茧,干活的时候非常利索,似乎习惯了做这样的整理工作。他觉得自己又有点走神了,所以咳嗽了一声,说:“刚才公安局打电话来……”

谈静一惊,本能反应是孙志军又闯了什么祸……自己这份工作得来不易,她真不愿意再给上司留下任何不好的印象。盛方庭看到她跟受惊的兔子似的,瞬间双颊就涨红了,低低垂下的眼睫毛不停地颤动,像是一副要哭的样子。

盛方庭有点吃惊,于是问:“他们叫你去看看有没有自己丢的钱包,你丢钱了?”

谈静这才知道原来不是孙志军惹事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可是马上又拘谨起来:“是的,我丢钱了……在公交车上。”

“那就去看看吧,公安局的人在电话里也说得不怎么清楚,你去一趟,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谢谢您。”

“没关系。”盛方庭看了看手表,“还有一个多小时下班,你打个车去,或许来得及。”

谈静在试用期,每个月没有交通补贴,叫她打车,她还真舍不得。可是又怕公安局的人下班了,她还是打了个车去了,到了地方才知道,破获的这个盗窃集团相当大,光手机就追回来一百多部,但是现金基本上都被挥霍了,也就追回来两万多块钱,她刚被偷没几天,金额也不小,所以小偷还记得挺清楚,说在哪里扒了一个女人五千多,两下里案情对上了,但是因为追回来赃款太少,所以只能按比例退给谈静一千多块钱。

谈静觉得挺委屈:“可我丢了五千多啊,他不也承认偷了我五千多?”

“余下的被他们挥霍了,所以按比例退。”公安局的警察说,“你这运气算好的了,有时候案子破了,却一毛钱现金都追不回来,所有失主都没有退款,那更惨。”

谈静没有办法,只好签字领了那一千多块钱,她在心里安慰自己,能找回来这些,总比找不回来要好。从公安局出来已经是下班时间了,晚高峰的交通拥挤,她不敢再把这钱带在身上,找着个存款机存上了一千,然后把银行卡小心地放在贴身的衣袋里。

盛方庭没想到谈静还会回来加班,他加班是常态,Lily临走前帮他叫了外卖,他吃了两口,觉得胃不太舒服,于是给自己泡了杯热咖啡,回到办公室继续看邮件。可是胃疼得越来越厉害,热咖啡也不太有作用,他皱着眉,一手按在胃部,一手快速地滑动鼠标,心想赶紧把这几封电邮回复了,去药房买点胃药。正在他这样想的时候,外面的办公室的灯突然亮了,明亮的光线透过落地玻璃映进来。外面的同事应该都下班了,盛方庭很诧异,起身打开门,发现是谈静回来了。

谈静看到他出来,倒没有被吓一跳,盛方庭总是加班,有几次她留下来加班,他甚至走得比她还要晚。所以她打了个招呼:“盛经理,您又加班?”

“你怎么又回来了?”他不是让她早退去公安局了吗?

“还有事情没做完。”谈静有点惭愧似的,负责带她的Lily对加班总是不屑一顾,说只有无法按时完成工作的人才加班,这是没有能力的一种表现。谈静当时听她这样说,只是垂头不语。根本不敢反驳说那为什么盛经理也加班,难道他没有能力吗?Lily对她似乎隐约有一种敌意,谈静也不知道为什么,所以Lily说什么,谈静都只默默听着。

“别加了,工作是做不完的。”盛方庭皱着眉说,“走吧,下班吧,我打电话给保安,让他来锁门。”

谈静这才发现他异于平常的神情和姿势,他用手捂着胃部,她不由问:“盛经理你不舒服啊?”

“胃有点疼,去买点药就好了。”

盛方庭独自一人在国内,工作忙压力大,饮食不规律,所以常常闹胃病,每次吃点胃药他就觉得好了,所以也没太放在心上。谈静看了看他惨白的脸色,还有额头上的冷汗,觉得他肯定不舒服得厉害,于是说:“我陪您去买药吧。”

“不用,走吧。”

盛方庭决定停止加班,打电话给保安的时候,就已经觉得这次胃疼得有点异乎寻常。走进电梯的时候,他还守着绅士风度,坚持要谈静先进去,然后自己按下按键。电梯里的灯光本来是十分柔和的,今天他却觉得格外刺眼,他抬头看了看灯,忍不住眯起眼睛。电梯门刚刚阖上,他心头烦闷,嗓子一甜,突然就呕出一口血来。

谈静慌了:“盛经理!”

盛方庭整个人已经软下去了,谈静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扶也扶不起来,看他双目紧闭,倒是胸口起伏,显然还有呼吸。她终于反应过来,连忙掏出手机打120。接电话的人非常冷静,问了问症状,又问了地址,然后告诉她说救护车十五分钟能到。

电梯到一楼了,大堂里有保安,她连忙叫人帮忙。两个保安跑过来帮她扶起盛方庭,他意识不清,怎么叫都没有反应,嘴角还有血迹,衣襟上也全是斑斑点点的血,看上去触目惊心。

谈静努力回想着急救措施,因为孙平的缘故,她从很早的时候就开始自学急救常识。她让保安帮忙把盛方庭放平躺下,然后把他的头歪向一侧,防止他再呕吐噎住呼吸道,然后余下的,就只能等救护车来了。

好在救护车来得挺快,随车的医生简单处理了一下,然后问:“你是家属?”

“不,我是他同事。”

“那跟我们一起去医院吧,看样子是胃出血,肯定要住院。”

谈静上了救护车,才想起来自己应该打电话向上级汇报,可是打给谁呢?她的上司就是盛方庭,盛方庭的上司已经是副总了,虽然员工通讯录里有副总的电话,但她也知道自己不应该直接惊动副总。她迅速地想了一遍刚进公司培训时Lily说的话,Lily说生老病死培训升职考核这些事都归HR管,所以HR是很要害的部门。

现在盛经理出事了,自己也没有他家人的联络方式,谈静于是翻出通讯录,打给了HR经理舒琴。

舒琴正在跟聂宇晟吃饭。自从聂宇晟要求和她交往,她也答应了之后,两个人就开始在一起吃晚饭。大部分时间是聂宇晟买菜,她去他那里做饭。因为聂宇晟上白班的话,下班时间比她早,所以有时间买菜,而她实在吃腻了外头的餐馆,所以愿意在家做饭,只是平常做一顿饭就自己一个人吃,做起来也意兴阑珊,现在有聂宇晟,两个人总会吃得比较多,让舒琴很有成就感,所以这种模式就一连几天持续了下来。聂宇晟喜静不喜动,有时候从手术台上下来,话也懒得说。何况现在聂东远住院,每天工作之余,他还要去照料父亲。所以他也没觉得这种见面的方式有什么不好,虽然这样并不能算是约会,但是除了谈静,他没有过别的女朋友。他知道约会应该送花看电影散步数星星,但跟舒琴做这些事他做不来,两个人太熟了,还没有就跟老夫老妻似的,成天就回家吃饭。

舒琴刚把汤煲端上桌子,电话就响了,是个陌生的手机号。她一接,就听到凄厉的鸣笛声,呜啦呜啦似乎离电话很近,还有谈静慌张的声音:“舒经理,我是谈静,企划部的Helen。盛经理加班的时候在电梯里昏倒了,他吐血了,我叫了120,现在正去医院,您看怎么办?”

舒琴一惊,忙问:“哪家医院?”

谈静还不知道,连忙问跟车的医生,对方说了,她又告诉舒琴。

舒琴一听就知道那医院不是三甲,又追问了几句盛方庭的情况,这才挂断电话,对聂宇晟说:“别喝汤了,快帮我个忙。”

“什么?”

“给你们急救中心打个电话,我们企划部的总监胃出血,可能要做手术,现在120送到XX医院去了,肯定不行。我想把他转到你们医院去,你帮忙给找个好点的医生主刀。”

“胃出血一般不需要手术……”

舒琴说:“我去年就是在XX医院做微创手术拿胆结石,结果差点搞成医疗事故,把我给气得……反正那家医院不可信,会不会搞成误诊都难说。不管做不做手术,总之得先转到你们医院去,你们医院大,招牌亮,而且你在那儿工作,人熟。”

聂宇晟诧异:“你去年做结石手术,为什么不到我们医院做?”

“那不是怕麻烦你吗?你去年考副高职称,忙得没日没夜的,我哪儿敢找你。快点,反正你欠我一个人情,你快点打电话给你们同事,找个好点的大夫给我同事。我现在是你女朋友,你得急女朋友之所急,想女朋友之所想!”

聂宇晟想了想,给急救中心打了个电话,问清楚是谁总值班,然后又打给胃肠的专家,一位副主任十分给他面子,满口答应立刻去医院,看病人情况再决定治疗方案。

聂宇晟说:“我从来不欠医院同事人情,为了你,都已经欠了两回了。”

“那我以身相许回报你好了。”舒琴百忙中还逗了他一句,然后打电话给谈静,指挥她转院。

“Helen啊,我是舒琴,我现在联络了普仁医院的急救中心,对,普仁医院,你赶紧让救护车送到普仁去。没事,我们办转院……对,转院。有位刘主任会在急救中心等你们,他是胃肠的专家,余下的事都交给他吧。我会马上赶过来,替你们交押金……”

她挂上电话,对聂宇晟说:“走,去医院。你再亲自跟刘主任见面打个招呼,他一定会更加用心。”

“刘主任技术很好,何况胃出血一般不需要手术,就算是具备手术指征,这也是一个小手术……”

“在你嘴里就没有大手术!你就帮忙帮到底,跟我去一趟医院吧!我现在是你女朋友,我有事,你总得开车送我吧?”

聂宇晟无话可说,每当舒琴搬出“我现在是你女朋友”这句话时,他就觉得自己无话可说,只能按照她的要求去做。

进了急救中心,聂宇晟一看是常医生值班,于是问他:“刘主任呢?”

“刚送来一个胃出血的急诊,出血量挺大的,决定做胃微创手术,他去三十八楼手术室了。”

“噢!我知道了。病人呢?我们能看看吗?”

“病人送去做术前准备了。”

聂宇晟说:“我带病人的同事来了,在哪儿交手术押金?”

常医生还没太想明白病人同事怎么跟他在一起,于是笑嘻嘻地说:“从来不值门诊的班,连我们收费处在哪儿都不知道吧?”他叫了个护士过来,领着舒琴去交钱,然后打量了舒琴的背影一眼,问聂宇晟,“那是你女朋友?”

聂宇晟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觉得还不到公开这种关系的时候,而且自己和舒琴的关系,怎么说呢?实在是太简单又太复杂了。而常医生看着他这样子,就当他默认了:“终于开窍了啊,全医院的小护士要是知道了,肯定都得心碎成渣。”

“你去年结婚的时候,她们的心就碎成渣了,不用等到现在。”

“哇,聂宇晟,你竟然在跟我开玩笑……我还以为你这辈子永远都只板着脸跟我谈工作……看来你真的是谈恋爱了,谈恋爱心情好……”

聂宇晟觉得没办法跟他沟通,只好闭上嘴。不一会儿舒琴就回来了,常医生主动跟她打招呼,舒琴这个人是很机灵的,而且又做HR,只要她愿意,跟谁都能相处得挺好。她跟常医生聊了几句,就已经知道了常医生姓常,是消化内科的医生,今天晚上值急诊夜班。

“常医生,我们还有一个同事,她在哪儿?”

“徐医生跟她谈话呢,术前谈话,她死活不肯签手术同意书,非得等到你来才签,说负不了这个责任。这不,还在办公室里耗着呢。”

“那我去签吧。”舒琴说,“我这个同事国内没有家属,我是我们公司的HR主管,我替他签字可以吗?”

“当然可以。”常医生说,“我带你们去。”

聂宇晟一进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了谈静,急救中心忙乱嘈杂的声音,窗外救护车红白色警灯闪烁,所有光与影的背景,都只衬出她坐在那里,脊背挺直,微微低着头,她的影子被灯光投映在墙上,拉得长长的,孤寂又清远。

舒琴叫了声“Helen”,谈静回过头来,看到聂宇晟,也是一震。可是很快她就站起来,掩饰似地垂下眼睛。

舒琴说:“这里交给我吧,你先回家吧,家里还有孩子呢。”

谈静低声说:“谢谢您,舒经理。”

“哪里,应该谢谢你才是,等盛经理做完手术,我会告诉他,是你救了他。”

“没有,我只是正好也加班……”

舒琴微笑:“那就快点回家吧,路上注意安全。”

谈静又小声说了句“谢谢”,就朝门外走。路过聂宇晟身边的时候,她下意识侧了侧身,似乎连走到他身边太近,都是一种禁忌。

聂宇晟只觉得微微一阵风动,她已经从自己身边走过去了,她走得很快,落步很轻,就像是无声无息的一只什么小动物,胆怯又紧张。

聂宇晟没有回头,他只是漠视前方,在他真正绝望之后,他不愿意再见到谈静。不,是在七年前那个雷雨夜之后,他其实都不愿意再见到谈静。每次见到她,都会让他觉得羞耻和难过。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像着了魔似的,永远挣不开她的魔咒。

舒琴已经坐下来和医生谈话,有几个问题她不懂,转过头来叫聂宇晟。却发现他完全在走神,眉头蹙得很紧,嘴角微抿,垂在身侧的手,下意识又攥成了拳头。

舒琴觉得很诧异,又叫了他一声:“聂宇晟?”

他终于回过神来,他已经有了新的开始,就像她一样,不是吗?现在舒琴是他的女朋友,他不应该再见到她就失态了,这样对舒琴来说,太不公平了。他答应了一声,走近前去,帮舒琴解释了几个手术的术语,然后舒琴很快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了。

送舒琴回去的路上,聂宇晟花了很大的自制力,才没有问舒琴,为什么谈静现在成了她的同事。谈静以前是蛋糕店的收银员,过得很窘迫。而舒琴所任职的是一家著名的食品饮料公司,除了西点,在饮料等快消市场也占据不少的份额。他想,难道谈静原来工作的地方,是舒琴公司旗下的连锁店?

命运为什么总是将她送到他身边,其实他早就不愿意再见到她。

第二天谈静上班的时候,全公司都已经知道盛方庭突然胃出血,住院去了。远在上海的董事长在一早的邮件里表达了慰问关怀之心,并提醒全体同事注意身体健康,然后总经理则安排了在盛方庭住院期间,将由企划部的副经理陈生代管企划部的工作。

陈生把谈静叫进办公室,对她说:“盛经理在国内没有亲戚,所以公司决定请一位护工去照顾他。这件事由你去办,雇人的费用你开劳务税的票据,拿回来给Lily,她会拿到财务去报销。还有,你是部门的行政助理,盛经理病了,你最近就不要做其他事了,每天都去医院,多照顾一下他。”

“是。”

“快去医院吧。”

“是。”

所谓的行政助理,其实就是在部门打杂的,所以陈生安排她去医院。谈静还没有做过这样的工作,到了医院问其他人,才知道护工在医院就有,找护士长就能找着好的护工。虽然是公司出钱,但谈静还是很谨慎地挑了个看起来既老实又有力气的男护工。

盛方庭已经醒了,晨曦透过窗子映进病房,让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身在何处。迷迷糊糊看到天花板上垂下钩子,挂着输液的药水。他眨了一下眼睛,听到一个十分温柔的声音:“盛经理,你醒了?”

他只觉得全身乏力,昏昏沉沉的,实在是没有力气说话。那个人的身影轮廓朦朦胧胧的,只是一个白色的影子,他还以为是护士,眯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才发现原来是谈静。她站在逆光的位置,光线将她整个人镀上一层绒绒的金边,让她看起来模糊而不真实。

“陈经理安排我过来看看您,这是公司给您请的护工小冯,住院期间,都由他照顾您。”

盛方庭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今天凌晨时分麻药散去,他疼得睡不着,天亮的时候才迷糊了一会儿,现在只觉得十分疲倦。

“医生说您还不能进食,我给您擦下脸吧,这样睡得舒服点。”

温热的毛巾小心地敷到脸上,让他觉得触感温柔,谈静照顾病人非常有经验,手指又轻又柔。她和小冯齐心协力,帮他翻了个身,让他侧着睡,这让他觉得筋骨舒展,似乎连胃部也不那么疼了,他重新睡过去了。

换药的时候,护士对谈静挺友好的,还对她笑了笑,问她:“你是病人家属?”

“不是,我是他同事。”

“啊,那我跟你打听个事。昨天来的那个女的……长得挺漂亮那个,也是你们同事,听说是我们医院聂医生的女朋友?”

谈静完全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过了几秒钟,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我不知道……”

小护士的八卦之心只好鸣锣收兵,换完药水就走了。医院下午五点就接班,这时候盛方庭已经彻底清醒了,睡了一整天,他的精神恢复了不少,也有力气说话了。公司几位经理都在下班后来看他,病房里一时很热闹。舒琴也来了,陈经理跟她开玩笑:“盛经理,你得好好感谢舒经理,人家可是动用了男朋友的关系,找主任给你开的刀。”

“都是同事,该帮忙的当然应该帮忙。”舒琴笑吟吟地说,“不过,我可巴不得你们一辈子都别找我帮这种忙。”

盛方庭说:“不管怎么说,都该谢谢你。咦,你男朋友呢,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我好当面谢谢人家。”

“他今天晚上夜班,这时候肯定上班呢。”

陈经理插话说:“那舒经理还不顺便去看看他!”

“上班有什么好看的。”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上班也挺好看的啊!”

“就是就是!”

所有人都哄笑起来,盛方庭有气无力地说:“你们这是来看我啊,还是气我这个单身汉啊?”

陈经理笑着说:“盛经理快点好起来,快点找个女朋友,快点结婚,让我们每个人送个大红包,就报了这一箭之仇了。”

经理们临走之前,都嘱咐谈静好好照顾盛方庭,好像她真是病人家属似的。谈静只低着头答“是”。等经理们都走了,盛方庭才说:“你赶紧下班吧,这里有小冯。”

谈静习惯性地答:“是。”

盛方庭觉得挺好笑的,可是他一笑,就牵扯得腹肌疼,所以那一笑还没来得及展开,就皱起了眉头。他说:“别唯唯诺诺了,在公司是上下级,在医院可是麻烦你照顾了我一天,应该我谢谢你。还有,昨天谢谢你送我到医院来。我在救护车上醒了一会儿,就看到了你。”

他的语气特别温和,谈静说:“没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就算是普通同事,她也应该送到医院来,何况盛经理还帮过她大忙。

“好吧,你下班吧。”

谈静笑了笑:“明天见。”

“明天见。”盛方庭也露出了一抹笑容,明天他还可以看到谈静,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就好起来。

谈静去接了儿子,再转车回家做饭。孙平挺高兴:“妈妈,今天你不用加班?”

“是啊,今天不用加班。”谈静也挺高兴,“以后十几天都不用加班。”

她天天去医院照顾盛方庭,算作上班,医生交接班她就可以下班走了,这是一份美差。工作内容简单,还不用加班。可以准时去接孙平,母子两个回家吃饭。

在菜场买了菜,谈静正在厨房里忙活,突然听到孙平在外面说:“爸爸回来了。”

谈静手中的锅铲不由得停了一下,把煤气的火关掉,走出来看孙志军满脸胡子都没有刮,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几天没换了,一股馊味,倒没有喝醉。一见了她,他别的话都没说,只问:“钱呢?”

谈静转脸对孙平说:“乖,去看动画片。”

孙平知道大人有话要说,乖乖去房里看动画片了。谈静擦了一下手,找出那张银行卡,说:“就只有一千块钱,密码是六个0,你先拿去用。”

“钱呢?”孙志军几乎是吼了,“一千块你当打发叫花子?”

“我筹了五千多,可是在路上被人偷了,我报案了,警察才追回来一千多,不信你打电话去派出所问……”

“行啊谈静,会用警察来吓唬我了。我告诉你,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以为我稀罕你那钱,你不给我,我找别人要去。”

谈静突然觉得筋疲力尽,她说:“你找别人要去吧,你找聂宇晟要去,你看他肯不肯给你。”

孙志军愣了一下,谈静说:“我也没别的办法了,该卖的东西我都卖了,这一千块钱,你愿意拿,你就拿去,你不愿意拿,我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平平的手术费还没有着落,医院说,哪怕是申请补贴,我们仍旧得出30%,也就是三万多块。可是补贴的那个方案,风险可能要到50%,也就是说,下不了手术台的几率,是一半对一半。你叫我怎么选?做手术,要十几万,我没钱。申请补贴,手术成功几率,才50%,有一半的可能,孩子进了手术室,就永远出不来了。不做手术,活不过十岁……”她抬起泪光盈盈的眼睛,看着孙志军,“你说,叫我怎么办?你找聂宇晟去吧,随便你用什么办法,只要你能找他要到钱,只要他肯给你,随便你怎么样好了。”

屋子里是冷冷的静默,孙志军瞪着眼睛看着她,她抬手擦了一下眼泪,孙志军粗声粗气地说:“你想得倒美!”他伸手拿走那张银行卡,转身就走出家门,把门摔得“轰”一响,老房子,震得整间屋子墙角的灰都簌簌地落下来。

孙平悄悄地推开房门,躲在门背后,探出半个小脑袋,怯怯地叫:“妈妈……”

谈静连忙把眼泪擦干,走过去蹲下:“怎么了,平平?”

“我饿了。”

“妈妈在做饭,马上就好了。”

“妈妈,你又跟爸爸吵架了?”

“没有,爸爸说话一直这么大声,你又不是不知道。好了,再玩一会儿,妈妈去炒菜。”

孙平却抓住了她的衣角,小声说:“妈妈,我想梁叔叔了,梁叔叔会带我去公园玩。”

“梁叔叔最近很忙,等到星期天,妈妈再带你去看梁叔叔好吗?”

“好。”孙平忽闪着大眼睛,“妈妈,你给我几颗豆子吧,等豆子发芽了,就是星期天了。”

谈静从厨房里抓了一大把豆子,拿了只碟子浸了些清水泡上几颗,然后余下的豆子搁进豆浆机里,倒水按下开关。今天没有做汤,就打点豆浆给孙平吃饭的时候喝,滤下的豆渣,也正好炒盘菜。

孙平小心地端着泡着豆子的碟子,把它放在了窗台上。一个人对着豆子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谈静炒完几个菜出来,看到豆浆也已经好了,于是把豆渣滤出来,晾在一旁。把豆浆倒了一杯,加上白糖,叫孙平:“平平,吃饭了。”

孙平从破旧的沙发上爬下来,先去洗手,然后坐到了桌边,乖乖地拿起筷子。谈静一边给他夹菜,一边问他:“平平,你跟豆子在说什么呢?”

“我在许愿。”

“许愿?”

“玫玫姐姐说,外国的童话书里,有一种魔豆,它会长到天上去。只要顺着魔豆往上爬,就会看到巨人,还有很多很多的宝贝……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谈静笑了笑,问:“那平平想要什么啊?”

孙平咧开嘴笑了:“我想要一颗好心……妈妈,我想让巨人给我换一颗好心,把我这颗有病的心换掉,这样我就不用生病了,你也不会着急了。”

谈静心如刀割,却勉强笑着:“平平,妈妈会想出办法来的,妈妈会让医生把平平的心治好。”

因为答应了孙平,所以在周末的时候,她就对盛方庭说,双休日自己不过来医院了,因为要带孩子出去看两个朋友。盛方庭很吃惊,他没想到谈静结婚了,更没想到谈静还有一个孩子。一刹那间他几乎失态了,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他不了解谈静,也没有打听过她的私生活,经手谈静档案的是舒琴,他甚至连谈静的简历都没有看,就决定把这个人调到企划部来。他对她,真是一无所知。

他对自己的情绪很诧异,但是很快他镇定下来,说:“陪孩子是很重要的事情,这几天你也挺辛苦,双休就好好陪他玩一下。对了,是男孩还是女孩?”

“男孩。”谈静谈到儿子,有一种无法自抑的欢喜,让她眉梢眼角都藏不住一抹笑意。盛方庭从来没有见她这样开心地笑过,大部分时候,她都是一种忧郁的神情。

“去吧,好好玩。”

没有谈静的病房,还是那样安静。因为谈静在的时候,基本感觉不到她的存在,而当你需要的时候,她却会第一时间出现在身边。他输液的时候总会睡着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就会看到谈静坐在椅子上,很认真地用笔记本回复一些邮件。笔记本电脑是公司配的,她的职位不配新电脑,用的是公司IT部门淘汰下来的二手机,但二手笔记本她也擦拭得干干净净,在她手里,什么东西都会格外受到珍惜。

他曾经在办公室看她把作废的A4纸翻过来,裁成小块当成便笺纸,她并不是小气,她只是惜物。可能贫困的家境才会造成这样的谨慎,不过大方的时候她也挺大方,救护车的费用就是她垫的,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过了好几天后,她才连同护工的费用一起,交给财务报销。盛方庭这两天已经可以看邮件了,不过医生只让他看一小会儿,他看到长长的邮件名单里总有Helen,她虽然人在医院,但她自己基本的工作还是做完了,没有让同事代劳。

盛方庭觉得自己想谈静这个人,已经想得太多了。其实当初他把这个人弄进企划部,动机并不纯粹。一个什么样的人才会替你卖命呢?一个明明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得到这个职位的人,才会替你卖命。这种人安全,好用,是职场里最好的卒子。随时会为你堵枪眼,牺牲掉他们的时候,他们仍旧会感激你,因为你给了他现有的一切,你原本就是神。

但现在盛方庭觉得自己做错了,谈静确实老实、好用,自己说什么,她都会去做。这颗卒子他埋得既深且远,但还没有派上用场,自己反倒被扰乱了。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她给他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陌生的,甚至让他觉得惶恐的失控感。这种感觉就像是上了一部没有刹车的汽车,你不知道安全阀在哪里。速度太快,快得让他来不及思考,就已经无法下车了。

盛方庭觉得自己要重新考虑这盘棋了,一个卒子,本来就应该只是一个卒子。他不能等人利用自己的疏忽失控,来将自己的军。他要把主动权拿回来,趁着还能够控制局面的时候。

盛方庭决定不再想谈静,把她当成一个普通的下属。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竟然还是谈静的手指,拿着那松软湿热的毛巾,温柔地触到自己的脸上。

谈静带着孙平去看梁元安和王雨玲的新店面。在临走前她打过电话给王雨玲,所以王雨玲等在公交站接他们,一见她就接过孙平,笑着问:“平平想不想王阿姨?”

孙平大声答:“想!”

“哎!真乖!”

店里还在装修,工程基本上已经收尾,新买的大烤箱也已经送来了,被塑料膜包得严严实实,因为店里在贴墙贴,怕涂料滴到烤箱上。梁元安在店里监督装修工人,孙平一见到他就大声叫:“梁叔叔!”

“哎!平平来了!快出去,这里头味道太难闻了,对孩子不好。”

几个人在店外头说话,周围都是居民楼,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不远处还有一个大超市。谈静看了看,说:“这地段真不错。”

“是啊,开个蛋糕店正好。不过超市里也有面包房,但他们的面包,不好吃。”王雨玲兴致勃勃地说,“谈静你放心吧,我们的店一定挣钱!”

谈静只是抿嘴笑笑,梁元安说:“走,回家坐坐去,我们已经把原来的房子退掉了,就在这附近租的房子,谈静你还没去过吧?”

“好,我们去看看。”

“买个西瓜带上去,天气太热了。”

梁元安抱着孙平,王雨玲抱着西瓜,孙平在梁元安怀里,扭着身子跟王雨玲说话。王雨玲喜欢孩子,哄得孙平很开心,谈静跟在后面看着这一幕,突然觉得心酸。这三个人多么像一家人,多么像一个正常的家庭。而自己,从来没有能够,让孙平享受过这样的温馨和温暖。

进门之后,梁元安把西瓜抱去洗了,切成块拿出来,大家一起吃西瓜。孙平一小口一小口地咬着,梁元安说:“谈静,你看平平这斯文劲儿,真是像你,吃东西都没啥声音,人家孩子吃西瓜,吃得稀里哗啦的,他倒好,吃起西瓜跟绣花似的。”

谈静笑了笑,王雨玲突然想起来:“对了,前两天我碰见孙志军了。”

谈静愣了一下,旋即很平静地问:“你在哪儿碰见他的?”

“家电城外头,他跟一帮送货的人在一起,像是在等活儿。”王雨玲觉得十分不解,“他不是在开叉车吗?”

孙志军因为打架丢了工作的事,谈静没有告诉过任何人。现在王雨玲问起来,她也只是简单地说:“他没干那工作了。”

“为什么啊?开叉车人轻松,挣得又多。”王雨玲不解,“这人就是个败家子,好好的叉车不开,跑去卖苦力。我就是不明白,谈静你为什么嫁给了他,你们两个简直太不配了。”

谈静低下头:“什么配不配的,还不就是过日子。”

“他那人是过日子的样子吗?就算是过日子,那也看配不配。你这个人,斯斯文文的,还念过几年大学。他那个人,跟张飞似的,连初中都没读完,跟你站在一块儿,真不像两口子。而且喝酒打牌样样来得,挣的那点钱,还不够他自己花,从来就不管你和平平。我就不明白,你怎么忍得了他,这种老公,有还不如没有呢!”

谈静突然说:“他不是坏人……最难的时候,他帮过我。生平平的时候我难产,大出血,没钱买血浆,他在医院抽了自己400CC的血输给我。平平生下来就有病,睡了七天的温箱,每天就得花一千多。出院的时候,我跟平平的医药费加起来,都两万多块钱了,他在结婚前攒的那点钱,都花在我和平平身上了。当时为了救平平,他四处跟人借钱……我和平平两个人的命,都是他救的……”

“哎哟,那不是应该的吗?他自己的老婆儿子难道他不应该想办法?那他还是个男人吗?”

谈静低下头,没有再吭声。

王雨玲没好气地说:“你就是心肠软,就算他当初是不错,这几年他对你对平平,尽过半点责任吗?老婆孩子从来不管,成天就喝酒打牌,输了就管你要钱,你就算欠他的,也早就还清了。”

谈静仍旧没有做声,也许金钱上的债,她早已经还清了。可是有些债,却是永远无法还清的。

吃完西瓜,王雨玲拿了一堆单据出来,说要跟谈静汇报一下店子的情况。谈静觉得不好意思:“你们弄就行了,不用跟我说。”

“亲兄弟,明算账,你投了一万多块钱,怎么着也是股东,现在装修差不多快完了,当然要跟你汇报一下。”王雨玲很认真地一笔笔算给她听,租金花了多少钱,装修花了多少钱,买设备花了多少钱,最后预计开业的时候,一共投入进去多少钱。

总数还是挺惊人的,王雨玲说:“咱们手头的钱,算上你那一万多,可全用上了,一点也不剩了。不过开业就好了,一开业就有流动资金了。下半年生意好,年前就可以给你分红了。”

谈静笑了笑,说:“你们把生意做好,我就放心了。”

她们在那里说话,梁元安哄着孙平玩,拿面粉和了面团,扣进蛋糕模子里,再倒出来,就是漂亮的动物图案。孙平开心地笑,托着那小小的蛋糕胚一路飞跑过来:“妈妈妈妈,你看!我做的蛋糕!”

“慢点,慢点,别跑!”仿佛是印证她的担心,孙平突然一个趔趄,重重摔倒在地上。谈静冲过去将孩子抱起来,他脸色发紫,全身哆嗦,似乎喘不过来气。谈静将孩子侧放在地上,然后让他上臂和膝关节弯曲,保持呼吸道通畅,她焦虑地按着孩子的脉搏,看到梁元安跟王雨玲都吓傻了,谈静不由得大声说:“快打120!”

全文阅读倒序↓
【拾伍】
【拾肆】
【拾叁】
【拾贰】
【拾壹】
【拾】
【玖】
【捌】
【柒】
【陆】
【伍】
【肆】
【叁】
【贰】
【壹】
展开全部
用户评论
其他喜欢看的
貌似暧昧
吻海迷情:腹黑总裁枕边爱
国医狂妃:邪王霸宠腹黑妃
盛世妖宠,神尊的呆萌喵妃
重生之握瑾怀瑜
恐怖女王[快穿]
绝宠神医天才妃
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旁观者
快传系统:哥哥太爱我了怎么办
绝代丹帝
女主渣化之路
掠天记
仙家萌喵娇养成
重生之最强剑神
极品霸医
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
农家小地主
拒嫁豪门:少奶奶99次出逃
皇后驾到之盛宠豪门
邪王追妻:毒医世子妃
狂武战帝
此生不负你情深
重生之学霸攻略
琉璃般若花+番外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都市最强修真学生
至尊剑帝重生都市
游龙神卫
都市无双仙帝
神剑天骄

©Copyright 2010-2020 土豪小说(www.tuhaoxs.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