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万万没想到就在我16岁生日那天,发生了件很恐怖的事。

我被我亲奶奶亲爸给卖掉了。

整件事的起因要从生日前一天说起。

那天我奶奶竟然残忍把刚出生的妹妹丢进烧开的滚水里。

一声脆生生的哭声过后就再没了动静。

妈在床边哭得直抽气,爸跛着腿走来走去,闷头抽烟就是不吭声。

奶奶的手指都点到了我妈鼻子上,嘴里还碎碎叨叨骂着:“老扶家怎么进了你这种生不出儿子的东西!一个傻子就算了,丧门星还有脸哭!”

我怀着无比恐惧的心情,一整天都惴惴不安。

傍晚,吃饭的时候奶奶淡淡地说了句:“婚事给你谈好了,隔壁村的陈清远。”

我愣了下,奶奶见我不说话就伸手揪住我耳朵凶道:“三岁,你哑了?”

扶三岁是我的名字,姐姐三岁时我出了娘胎,据说爸和奶奶满心欢喜准备了男名,可我又是个女孩,他们失望下就随便糊弄叫了这个名。

陈清远今年27岁,他比我大11岁,附近的人都知道他之前两媳妇全死挺早。谁都说他克妻,跟了他就短命。

奶奶不是在商量,不管我答不答应,结果都是一样的。

也许是潜意识里很想逃离这个家,天真地认为嫁人是个不错的选择,于是收拾完东西,我隔天就去了陈家。

陈叔要去城里谈事情,叫我好好待着,我点头怯怯说好,谁知第一天我就发现了不对劲。

真正见到陈清远是在晚饭后,门被推开时我望向了他。

站门口那个男人五官端正,人高腿长,比我想象中要帅气很多,才16岁的我愚蠢的觉得真遇上了好人家。

陈清远应该在外面喝了不少酒,看样子醉得不轻。

我从椅子上起来准备去给他拿拖鞋,头发却突然被粗暴地扯住。

他低头眯着眼睛看我,像是在打量。过后他熏着醉意松手说:“到房里去。”

不难猜到陈清远是要干嘛,应该是想和我睡觉。

在村里各种老旧思想洗脑,我觉得既然决定跟他了,和他生孩子也是早晚。

我低着头给他拿拖鞋换上,然后就到他房间等着。

陈清远是十分钟后进来的,到我跟前就抽掉了腰间的皮带。

他一落手抽在我身上时,我突然就给吓住。

常年累月的压抑,让我早就失去了为自己说话的能力。陈清远送这样的见面礼,到最后我竟然也只说的出个“你?”

之后,就了无声响。

没想到陈清远突然像是疯了般用皮带抽我,停都不带停。

我眼里泪花直泛,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打我。

陈清远抽得更用力,更狠。

我抱住他的一只胳膊求饶:“别抽了,我知道错了。”

陈清远根本就听不见我的,他抽得越来越凶,我衣服被打得裂开好多大口子,疼痛没有任何征兆的卷来。

虽说以前在家里我也挨过打,从没像这次这么惨。

他抽了很久,酒劲过了些才终于停下手。

我缩着一团不吱声,翻着带来的衣服想去清洗下伤口换身衣裳。

陈清远晃着身子站在一边,酒意半醒不醒的样子。

他不许我穿自己带来的那些,说是瞧了会烂他眼睛。

村里的小姑娘都穿这些,当时陈清远说衣服难看我体会不到。

毕竟没见过什么世面,也没出过村,没有比较就不会有高低之分。

后来他丢我件他的衣服,我接了去洗身子,洗澡的时候水浇在破皮的地方疼得我眼泪直掉。

陈清远的衣服穿在我身上挺大的,洗完出来那会,他手里又握了酒瓶,我立刻怕得要命。

都说他之前两个老婆是病死的,可越来越觉得不像,反而像陈清远一喝酒爱打人,他刚刚打我就打得特别狠。

陈清远喝了口酒,醉醺醺地说:“我爸急着抱孙子,也不给我挑挑年纪,一棵豆芽菜也往我床上送。没胸没屁股的干扁样,得养多年年才吃的下去。”

“我奶奶让来的。”我说得又慢有轻。

“那个老不死挺石心的,你这么小就舍得给人当媳妇。”陈清远打了个酒嗝。

他知道我奶奶一点都不奇怪。

我家很穷没错,但奶奶在自个儿爸妈手里挺享福的。听说以前外镇上一半的房子都是太爷爷家的,光是佣人就不少个。

再后来太爷爷家败了,什么都没了,奶奶心里还是傲气得很,思想也遗留着年轻时的刻薄。附近很多人都知道我奶奶,好多还在背地里说她眼睛长在头顶上,我听到过不止一回。

“我想回去。”我轻声说着。

陈清远似有所指地说:“回哪儿?娘家?只怕他们不收你。”

我并不相信。

陈清远一杯一杯倒酒,我悄悄退退到了墙角。

一瓶酒没多久被陈清远喝了个干净,他拿杯子时没拿稳,匡唐碎在地上,声响特别大。

我吓得真想把自个儿贴到墙里头去,嘴上也忍不住‘啊’的叫唤了声。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