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关妈妈到了程洁家里,元宝开门看到客人也不认生,脆生生地叫:“大隆叔叔好,奶奶好!”

“哎,你好你好,好孩子真乖!”

关妈妈一见元宝就投缘,夸他懂事,作业也写得工整。

钟点工把菜切配好,只等程洁下锅炒。

四菜一汤,程洁动作麻利,很快就上桌,剩最后一个汤的时候关隆偷偷摸进来,往她腰上一揽:“好香!”

也不知说的是菜还是人。

程洁拨开他的手:“当心你妈看见,到外面等去!”

她亦怒亦嗔,关隆知道今儿算是托自己老妈的福到她这儿来,已经很知足了,不敢再造次,乖乖回到客厅去。

关妈妈对程洁的手艺赞不绝口,跟这对母子投契得恨不能就在她这儿住下了。最后还是关隆拉她走,低声道:“妈,今儿你还是先住酒店,她工作忙,让她赶紧休息吧,咱们改天再来。”

关妈妈当然不是真的要住在程洁这儿,她就是恨自己儿子不争气,这么贤惠漂亮的姑娘都能让他给惹恼了,可见他有多混。

回头她把他跟程洁的事儿来龙去脉都摸清楚之后更是气得拍他脑袋:“你这牛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关隆不吭声,没人比自己亲妈更了解他的症结所在。

关妈妈叹气:“我知道琳琳的事儿你一直没放下,但你这么为难自个儿那就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儿,当初凶手不就希望这样吗?你还真就让他们得逞啊?”

类似的话程洁也说过,可他不以为意,半点也没听进去。

关隆点了支烟,又听母亲道:“别人说这话你可能听不进去,因为道理你并不是不明白。但琳琳也是我的孩子,难道我就不心疼吗?我都不怪你了,你自己钻什么牛角尖?”

“妈,我就是怕再拖累身边的人。”

关妈妈轻嗤一声:“什么叫拖累?哦,你以为不结婚不成家,一个人住在一边儿玩孤僻就能独善其身了?我告诉你,这世上的人只要好好活着就不可能不跟人发生牵连。你现在公司招聘这么多人,这么多生意伙伴,跟穆家老四他们也有往来,这不都是你身边的人吗?你行得正坐得端,会给他们带来什么麻烦?换个角度来说,他们有了麻烦要找你帮忙,你难道不帮?既然有能力顾好自个儿在意的人,为什么不能认认真真跟人家姑娘谈婚论嫁,睡完了就想不负责?”

关隆头大:“妈,我没想不负责。”

“你没那么想,但你事实上已经那么做了。”

他无力反驳,他知道她说的都对。

“程洁是个好女人,年纪轻轻带个孩子,又要养儿又要工作,太不容易了。你要不想认真趁早放手,让她找个真正懂得珍惜的人照顾他们娘俩。”

那怎么行,光是想到这个可能性他都烦躁得要命。

他吐出一口烟圈,问道:“妈,你不介意吗?”

“介意什么?”

“她的过去。元宝不是我的孩子,是她跟以前的男朋友生的,那男人骗了她,害她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了那么多年。”

母亲瞪他一眼:“我是这么狭隘的人吗?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但你从小也没爸爸,我把你们兄妹俩拉扯大,有多不容易我清楚的很。她遇人不淑,不是她的错。倒是你,做这种生意,女人堆里摸爬滚打,还都不是正经女人,有人肯嫁给你都不错了。”

这真是亲妈,说话丝毫不留情面。

关隆摁灭了烟头,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行,妈,我知道怎么做了。”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只是需要一个人,给他勇气摒弃过去种种,重拾正常生活的信心。

关隆准备好了礼物和烛光晚餐才到程洁家去,打算约她跟元宝出去,趁机表明心迹。难得他这样西装革履一回,真是再郑重也没有了。

程洁来开门,她穿了丝质的长裙搭配亮色的高跟鞋,脸上精心化了妆,就像知道他会来而且已经做好准备赴他的约。

他愣了一下,呵呵一笑:“我妈跟你说了?”

程洁不解:“说什么?”

“说……我会来找你啊!你都打扮好了,那咱们走吧,元宝呢?咱们今晚吃大餐,我有话跟你说。”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知道你要来。我现在要出门办点事,你有什么话改天再说。”

她显得有些过于冷静和淡漠,关隆察觉到不妥:“你要去办什么事,我帮你。”

她会有什么事要穿得这样光鲜靓丽,却又神色郁郁?

“不用了,我自己能搞定,不用帮忙。”

她挡开他,锁上门转身下了楼。

关隆这才反应过来,今儿周末,却没看到元宝。

楼下有黑色的轿车恭候,程洁上了车,关隆的心往下一沉,想也没想就开车跟了上去。

她果然是去见方峻言,不仅仅是他们两个,还有对方的父母和元宝。这下可以肯定,姓方的不是说说而已,他是真的有打算把这母子俩收归己有。

不过谈的似乎不是很愉快,长辈离开之后,程洁站起来泼了方峻言一脸水,才带着元宝怒气冲冲的离开。

关隆是从监控视频里看到这场景的,谁让方峻言不长眼,约定见面的地方又是他旗下的餐厅呢?

他不急于一时,默默地开车跟在后面送母子俩回家,估摸着她差不多把孩子哄睡了,才又一次上楼摁响门铃。

程洁见到他有些意外,他也不兜圈子,直截了当地问:“你又去见方峻言了?他又想玩什么花样?”

卸掉妆容的程洁有说不出的憔悴,无力地说:“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求你别再纠缠了,我已经够烦了,只想一个人安静一会儿。”

关隆抓住她手臂:“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还有元宝呢?你要还为他着想,就让我帮你。”

他大概把她弄疼了,忍耐许久之后她终于崩溃哭出来:“我不能让方家把他带走……我只有这一个孩子,我只有他……”

关隆又气恼又心疼,把她摁进怀里抚慰道:“别怕,你还有我。”

两个人终于又心平气和地坐下来,程洁给他倒了杯茶,他趁机把她的手握在掌心:“到底怎么回事,跟我说说。”

程洁语气中有无奈也有落寞:“还不是为了孩子。他瞒着我把元宝带回去给他爸妈看,还想带孩子回加拿大。然后他说不出口的话他爸妈替他说了:元宝一定要回方家,有没有我这个亲生妈妈不重要,他们可以打抚养权官司,方峻言随时可以跟其他人结婚,争取一个健全幸福的家庭,对争夺抚养权有利。”

关隆听得眉头高高拢起——这家人还可以更无耻吗?

程洁的手握在手心是冰凉的,他问:“那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程洁苦笑,“我不可能放弃元宝,所以我也有考虑方家的提议。”

“什么?”关隆腾的一下子站起来,“你打算嫁给方峻言那个混球?”

“不然呢,法律不也是有钱人的游戏?我无依无靠,没钱没势,孩子现在也大了,到了受教育的时候,他们有更好的条件,法官也不一定向着我。难道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就这么被人抢走吗?”程洁眼里有泪潮翻滚,但很快又冷静下来,“不过今天我已经拒绝了,跟他们说的很清楚,这辈子不进方家门。他们要打官司就打官司,方峻言要结婚,我也可以找个人结婚,他都能给孩子一个家庭,我也可以。”

关隆被噎住,好半天才道:“你要跟谁结婚?”

程洁轻笑:“别紧张,反正不是关总你。”

这话戳痛了关隆,他拉住她:“什么不是我!除了我你还想跟谁结婚?”

程洁也恼了:“你以为你吃定我了是吗?谁说我一定要跟你结婚,谁说要嫁给你了?我不稀罕!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满街都是!”

关隆怒:“你敢找试试看!”

“我就找给你看,你放手!放开我……”

关隆抓着她不放,她下嘴狠狠在他胳膊上咬了一口。他也不缩手,就咬紧了牙放任她咬。没想到她真下狠心咬哇,他只觉得肉都快被她咬下一块才去掰开她,两个人拉拉扯扯的,最后抱在一起滚到了地上。

她被他压在身下狠狠地一通吻,仿佛是为报复刚才她咬他的那一口,但到了后来两人都有点迷醉,这个吻就停不下来了。

程洁的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来,他撑起身帮她擦,哑声道:“弄疼你了?谁让你故意气我。”

她重重捶他胸口:“明明是你欺负我!我才不是故意气你,我明天就去婚介所征婚,唔……”

关隆重新咬住她的小嘴,看来不吃透她,这张小嘴今天不会老实了。

酣战之后,关隆不顾两人身上的汗水,压覆在她身上,吻着她的耳垂道:“再信我一回……元宝不会跟你分开,你也用不着嫁给别人,包括那姓方的!”

程洁对自己有说不出的厌弃——明明下定决心不再跟关隆有瓜葛的,怎么又跟他滚到一起去了呢?

但这个男人还真是一言九鼎,允诺的事就一定要办到。方家人果然没再来烦她,过了不久更听说方峻言所谓的婚事也告吹了,他本人也赶回加拿大,抚养权的官司都只有代理律师出庭,结果可想而知。

程洁深知自己什么都没做,这背后无形的力量是来自于关隆。他不邀功请赏,倒是他妈妈常打电话来,也会到家里来坐坐,还说南城气候宜人城市美,想在这里住下,请她帮着看看房子。

程洁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那种人,正好关隆帮了她,她不好谈报答,他妈妈的事她自然不会不理。

房子看了很多,关妈妈比较挑剔,要朝向好、环境好、配套方便,最重要是地段,得有学区,大概是为今后的孙子辈着想,不得不说实在深谋远虑。程洁不厌其烦地陪着她挑,有的精装房真的很温馨,房东留下的整整齐齐一家人生活过的痕迹令她无端向往。

关妈妈见她坐在主卧的飘窗上出神,问她:“你喜欢这里?”

程洁抬起头:“嗯,内装还很新,地段视野都很好,上面还有露台,挺好的。”

关妈妈笑:“我也觉得不错,那就这套吧,也别折腾了。”

程洁一怔:“这就决定了吗,要不要再看看?您别只听我的意见……”

“谁说只听你一个人的意见了?”关妈妈俯身问一旁的元宝,“宝贝儿你喜欢这房子吗?”

“喜欢啊,这房子又大又漂亮!”元宝毫不含糊。

关妈妈笑眯眯的:“这房子以后也不是我一个人住,大隆也会常来,你和元宝喜欢的他肯定也喜欢。”

关隆忙得不见人,但买房子付定过户,效率奇高。

不久老太太说要搬家了,让程洁帮忙去看看,她也没多想就去了,到了那儿才发现其实所有家具物什都已经布置好了。那些大大小小的家电看着眼熟,原来是之前关隆照着她的喜好送到她家里去的那些。

她一时有些怔愣,忽然被人从身后抱住,男人热腾腾的气息就在耳边:“我真怕你不来。”

“这是怎么回事儿,你妈妈呢?”她身体紧绷,想要回头,却被关隆紧紧箍在怀里动弹不了。

“她回北京一趟,帮我准备点儿东西结婚用。”

程洁的心狂跳起来,似乎预感到什么,不由有些结巴:“结……结婚,你要结婚了?”

“可不是!婚房都买好了,还等什么?”关隆松开她,出其不意地拿出一枚钻戒来,单膝触地,还没开口,脸已经涨红,“我这辈子第一次跪女人,你可一定答应嫁给我,甭扫我脸啊!”

程洁都呆了,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什么……什么嫁给你,我没说要结婚!”

关隆瞪眼:“你前几天刚说的,这么快就忘了?”

“那是权宜之计。”

“我不管!我只知道眼下我是认真的,我要跟你结婚!”他已经站了起来,霸道地拉住她的手把戒指往里套,“我知道我之前伤了你的心,那是我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今后再不会了。你让我跟其他女人划清界限我就划清界限,你不让我住夜店楼上我就搬到普通公寓来住,可你不能教训完就走啊,你得陪我,还有元宝,咱们就一家人生活在一起。”

程洁甩开手,哽咽道:“我才不要,你又不喜欢我!”

“哪个混蛋说我不喜欢你?”关隆气哼哼的,“你叫他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

程洁瞪着他,有本事就海扁自己一顿吧!

关隆腆着脸:“别生气了,我有多喜欢你,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不知道!”

他咝了一声,这女人,跟她动嘴皮子真是徒劳啊,不如来真格的!

他一弯身就把她扛上了肩,程洁啊的尖叫一声,头朝下向袋米似的挂在他身上,不忘捶打他:“你干嘛呀,放我下来!”

“不放。”他伸手拍了拍她的翘臀,“别乱动啊,乖!”

她还不知道吧,卧室里的床也是照着他以前睡惯的那个size定制的,嗯,她一定喜欢。

总之今儿个肯定有办法把戒指戴在她手上的,关隆很得意。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