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如果没有汲雅贝,他或许还是那个堕|落的男人,对爱情失望的男人,是这个女人默默的陪伴,默默的付出,让他重拾了对爱情的信心。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爱不爱辛微,可是那一段过往,是他心里过不去的梗,他对不起她,对不起她们母女二人,上一周,薛沐炫为他带来了辛微结婚的消息,对方也是一个军官,对她们母女二人很好。

他放心了,第二天,他向汲从健递交了结婚申请书,申请迎娶汲雅贝。

而汲从健告诉她的是,是他给鲍立下达了婚姻命令,才促使了他们的婚姻,就在刚才,老爸亲手将鲍立的亲笔申请书交给了她,他说,他本来是想在他们的婚礼上再拿出来给她开心一下的,想了想,还是软了心提早泄了密。

这对汲雅贝来说,等得太久了……

她伏在鲍立的肩头,脸上的笑意怎么都散不去。

“如果我告诉你,盛浩不是我,你还会愿意嫁给我吗?”鲍立问道。

“愿意,我愿意。”汲雅贝紧紧的抱住他,“我爱你!”

起初,她以为是要对她爸爸不利,可她又不敢确定,所以不敢跟她爸爸说,否则,因为她的一句话,很有可能挑起的就是残忍的战争。

直到几个月过后,双方安好,她的心才彻底安了下来。

鲍立没有回应她的爱,他也不知道是不是爱她的,他只知道,他很想娶她,给她一个安稳的家,无关乎他的软禁,无关乎任何其他的目的。

蓝海空山寺,被鲍墨染扩建的寺庙,香火鼎盛,笨重的钟声鼓动,传在这寺庙的每一处。

前来上香叩拜的人每年不计其数,经常来的人,尤其是女人,目光总是在一干穿着青衣仙袍的和尚中寻找着什么。

而众人想要寻找的人,却很少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此时在鲍墨染曾经养胎的静室里,那里保留着当年鲍墨染离开时的原貌,只是在正中那厅堂中,多了一尊佛像,在那佛像下的香案边,一个俊美无双的和尚闭着眼睛静坐。

“爸比~,那个光头叔叔好帅啊!和爸比一样帅!”

妞妞被薛沐炫牵着一走进这里,她就指着那个香案边的和尚说道。

俊美和尚听到来人的讲话,他眼睛依旧没有睁一下,只是静静的打坐。

“那个叔叔可跟爸比不一样。”

薛沐炫一个视线也没有给杜知勋,只是认真的和妞妞说话。

“为什么不一样啊?”仔仔的兴趣也被勾了起来,一路走来,他就觉得这个和尚不一般。

“他法号叫空薛,空空如矣的空,至于薛……”薛沐炫望着仔仔,唇角微勾。

“我知道,是薛仔仔的薛,是我们的姓对不对?”仔仔的小脑袋瓜不是一般的灵活,他很快就能对答上薛沐炫的话。

杜知勋依旧没有睁眼,听到这父女三人的对话,他的心猛的“咯噔”一下……

是薛沐炫!

是那个杀了闻中天的大混蛋!

他居然连他的法号都摸清楚了!

“可是爸比~,他为什么要叫空薛呀?”仔仔和妞妞一同歪着小脸问薛沐炫,尤其是仔仔,他是一个问题专家,无论什么话,他总是能率先找到问题开问,并且,只要和他聊天的人,永远也不会找不到话题,除非他实在是不想理人家。

“空薛,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指,薛节,春夏秋冬的薛节,也就是说,心无四薛,连四薛都不漠不关心了,那尘世间的一切,也就不再有任何挂念了。”

“那第二个意思呢?”仔仔挠了挠了头继续问道。

“有人想要逃避,逃离到没有薛沐炫地方,简称,空薛!”

“爸比,他为什么要逃避你呀?他是胆小鬼吗?可是仔仔都不会逃避诶,妈咪告诉我说,男子汉不能逃避问题,要勇于解决问题!”

薛沐炫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悉心教导着两个小人儿:“这个说来,还真是未知,人与人,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由于个体之间的差异,同样一个道理,有的人,只用一个小时,或者一天时间,就能够想明白,而有的人却要搭上一辈子去悟,还要找个僻静的地方,美其名曰,佛门清静之地。”

杜知勋缓缓睁开一双狭长的电眼,目光落在那对话的三父子身上,只见薛沐炫盘腿坐在蒲团上,在他怀里,抱着一只可爱的小熊抱枕,在他身边的两个蒲团上,坐着两只可爱的萌宝宝,两个宝宝仰着可爱的小脸望着薛沐炫,认真虔诚的听他说。

那是一个具有凝聚力的男人,具有强烈号召力的男人,曾几何时,他是他的主心骨,有了他在身边,一切事儿都不再是事儿。

以前,他总是嫌他的小熊抱枕太娘,可是现在,他居然会抱着他的小熊抱枕前来。

没有人知道他来这里,也没有人认出他来,薛沐炫这是摸透了他的心思是吗?

薛沐炫依旧没有看他,这一次来,他势必要带他走!

这里不适合他!

就像当年小时候,他每每生气转身离开时,杜知勋拉着他的手腕死死不放手一样,他也同样不会对他放手。

永远!

哪怕他对他恨也好,误会也罢,过去的事情了,四年了,该翻篇了!

“可是这里并不清静啊,外面全是人,还有钟声,那么那么嘈杂。”仔仔不解的问道。

“仔仔,还记得,你的太极拳吗?”薛沐炫笑着望着他问道。

一提到仔仔喜欢的东西,仔仔的兴趣越发浓烈,他重重的点了点头,“仔仔当然记得!”

“打太极拳时,你在想些什么?”薛沐炫问道。

仔仔翘着下唇眼睛梭了梭,说道:“我在想,我的四周就是青青的草地,头顶上是蓝蓝的天空,还有一袭瀑布,是那种很宽很宽的瀑布,甚至我都能体味到有顽皮的小水珠洒到我身上了,空气中还有花香,好玩极了,那时候可比这里安静多了。”

“说得好。”薛沐炫淡淡地对薛仔仔说道:“真正的修行,无处不在,人生百态就是一场历炼场,有好的,有坏的,有圆满的,有遗憾的,有心伤的,有心碎的,也有让人绝望的,更会有……让人无法抉择、无法取舍的艰难。”

说出这话时,薛沐炫的眉宇微微一蹙,在闻中天的死和仔仔之间,放任任何一个父亲,都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孩子,闻中天的死,他遗憾,他心痛,可是他不可能用仔仔的生命去换这一份再也回不去的兄弟情!他更不可能用一大票人的死,去换他和他之间早也残缺不全的兄弟情!

他这一细微的表情变化,被杜知勋清楚的捕捉在眼底……

“关键在于,修行人的心态,每个时期,心态都会有所不同,在爸比眼里,外面的世界,和这佛门清静之地,并没有区别,爸比何尝也不是在经历一场漫长的修行和悟程,谁都不是圣人,爸比也要用一辈子去悟人生的真理,人生,就是在这一个不断感悟和悟的过程中度过。”

妞妞听不懂薛沐炫的话,她手指点着她怀里的小玩|偶,百无聊赖,不经意间抬头,她看到那个帅帅的叔叔睁眼了,她惊异的指着杜知勋对薛沐炫欣喜的说道:“爸比~,叔叔在看我们!”

“爸比~,叔叔好像哭了~”妞妞委屈的噘着嘴|巴,声音奶声奶气。

薛沐炫缓缓偏头,只见杜知勋望着他,红了眼睛。

四年多了,他居然一直没有忘记他,他对仔仔说的一通话,很明显是在对他说,说到他心里去了。

薛沐炫从来不会如此向他敞开心扉,他向来是一个有苦往肚子里咽的男人。

他确实怨他,怨他关键时刻,没有给闻中天留一条生路,在之前,他从来没有怀疑过他们的兄弟情谊,可是,他无端有一种不再信任的感觉。

被曾佳音预言中了,这四年多以来,每一天,他都是孤独的,没有薛沐炫的日子,他内心是孤独寂寞的。

可是心中藏着一口恶气,这一口恶气便是他再也不要见到薛沐炫,所以,他取名叫“空薛”。

可是如今,这口恶气,再看到薛沐炫时,又一次濒临瓦解。

他说,更会有……让人无法抉择、无法取舍的艰难,在要闻中天的命时,他也是做了极其痛苦的思想斗争了吗?

两人默默的对视,谁也没有先开口打破这寂静。

一直站在门外的鲍墨染再也没有听到里面传来任何声音,她踱步走了进去,一眼捕捉到杜知勋的身影,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

杜知勋惊异的偏脸,俊脸上表情复杂。

“不好意思哦,还是忍不住要打断你们兄弟二人的情感对白哟。”鲍墨染微笑着说道。

杜知勋眨了一下发酸的眼睛,没有回答,千言万语,他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

“沐炫老早就想来了,只是,他想给你再多一些的时间。”鲍墨染的喉咙滚了滚,说出了一个她早已经知道的事情。

“当初,有一个人,将一个婴儿,无情的抛向了发了狂的虎妞的口。”

再多的话,她不再说了,连薛沐炫都不知道她知道了,她怀疑,知勋就是因为薛沐炫杀了闻中天而伤心绝望了,所以才默然离开,所以,她向当时在场的人打听了当时的情形,单是从人家嘴里听到,她就吓得心惊胆颤,恨不得生撕了闻中天的心都有。

杜知勋缓缓站了起来,眼睛不可思议的睁大了一号。

原来,这四年多来,他还真做的是无用功!

别说是仔仔,就是换了其他任何一个孩子,闻中天也不该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婴孩抛入虎妞的口!

望着鲍墨染愣神好一会儿,他猛然转头看薛沐炫,下一刻,俊眉狠狠一紧,蹿上前去,就要和薛沐炫打架。

“老子掐死你个王八糕子,你怎么不早点来!老子等了你四年!等得老子都绝望了!”

他跪在地上,一拳砸在薛沐炫的胸膛上,眼泪滑了下来,这个铁血无情的男人,终于还是极其的了解他,他知道,在这里能够找到他!

他们的兄弟情还在,会一直都在……

(——全剧终——)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