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无奈花开

如果我对你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你一定不会相信,所以,我只好告诉你这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如果我告诉你故事当中的主人公就是我,你一定会说我疯了,所以,我只能告诉你故事中的男女都只是一个个情感模特而已;如果我告诉你在某个城市的某个地方有着和他们相同经历的男女,你一定会说我是想获取你的眼泪,所以,我只能把她当作童话来告诉你。这真的是苍白的童话,一切都是虚构的。

几次美丽的邂逅,几场凄美的爱情,几个扑朔『迷』离的结局。

我明知世界上难有这样的爱,但我却感动于其中......如果您是导演,你将会如何安排这个结局?真爱会引导我们走向何方?

有的人喜欢用缘分来解释人生的聚散无常,能在一起就是有缘,不能在一起就是无缘。缘分这个东西我信,但是用缘分来解释我和某个人的关系时,那就错了。无可否认,我和他今生是无缘的了。如果觉得遗憾,等来生吧,如果真有来生,希望我们会是对方的那个半圆。

秋末冬初,石狮的风依然如往日般恶劣。一个人的寝室,总是有着那么点空旷的孤单感。手机的短信声应着墙角的回音突而响起。

雅诗习惯『性』的摆弄了一下垂下的秀发,疑『惑』的看着刚收到的短信息。

”你好,亲爱的小姐.”

那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或许,是他发错了吧。

“对不起,你发错了.”

“没错,雅诗……你的手机号码,是我向别人要的。”

“那你是谁……”

“我是你的校友,你不认识我的。我找了你好久,真的好久。我有话要对你说……真的有话要对你说,你作好心理准备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陌生人故意避而不提自己的名字,一下就转换了话题。

雅诗拿着手机的手都不禁颤抖了起来。她是个清美的女生,在校追逐于身后的男生一直不绝于视力范围.短信中透着一股严肃,雅诗不禁木愣了一下,或许是本『性』里的过于敏感.她本能的猜到了那陌生人的来意.

“对不起,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的话我不想听,我还要睡觉。”雅诗如往常一般调整了一下泛着涟漪的心情,随便编了一个理由慌忙的回道。

“我要说,我要……你真的做好了心理准备?”陌生人依然契而不舍的重复道。

雅诗根本没有理会,只是抓着手机开始默默的发呆。

过了一会,那陌生的的短信又来了……

“小姐,你真是自作多情啊,你被我耍了。哈哈,呵呵,嘻嘻……”

“8023.”

“8023.”

“8023.”

陌生的短信一直重复着。也许是困意的来袭,抑或是厌倦了百无聊赖的纠缠.

雅诗有点解脱似的回了三个字,然后就关上了手机,躺了下去。

”神经病”

......

“神经病”

木羊看着雅诗回过的短信念叨着,他的脸上也只有无奈的傻笑。也许这时他真的好无奈。

夜好黑.

笑后,他最终还是删除了准备要发出去的信息内容:

我找的你好久,真的好久,你终于出现了,原来你就是我一见钟情的那个人!人海中只有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唯一;也只有你让我永远不能放弃;等待中的你会很孤独,思念中的我会很痛苦,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8023,8023.

……

曾有过看庭前花开花谢,望天上云卷云舒的淡然。然而,总有一种情感不能释怀,佛家有云“缘起缘灭”,而我们却总是在奢望缘起不灭的奇迹。

雅诗和木羊缘起的日子就在第二日。

雅诗打开手机时看到昨天那个陌生人发来的当天天气预报,

“雅诗,今天天冷风凉,你要多穿衣服……”

虽然觉的这条短信有点虚伪,但是雅诗还是出于礼貌的回短信谢过了他。不过那也只是礼貌的客套话而已……

“我叫木羊。”

从此,那个名叫木羊的男生便开始乐此不疲的每天给雅诗发条天气预报,并且,他还不忘细心的交代几句注意身体这类的关怀……而这句句出自肺腑的话也一次次的让雅诗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感动。

人终究是情感丰富的两栖类动物。理智而不乏本『性』的感动。

木羊是雅诗的校友,宽边的眼镜给他本就秀气的脸上更多添了一股斯文。

他们开始靠短信联系。渐渐的,没有了防备,从一开始的客套话到生活,到心态,一直到都聊,天南地北。然后互相鼓励,互相倾诉。

他们之间开始没有秘密。

就这样,彼此开始熟悉。

木羊要走了雅诗的qq号。他说,这样可以更好联系与诉说。木羊比较闲的时间都用在了上网。他发现他自己有点离不开网络了,不过他又不得不承认是网络改变了他。虽然他也知道网络对他造成的影响,沉溺,有点不愿从中出来了. 很多人以为他的沉『迷』会将学业丢了,但事实上他不会。他只是想学些有用的东西,不愿丧失自己。

雅诗总是好奇,每次她在线的时候,木羊也总在。是缘分,还是刻意的安排?

那时候雅诗尝试着问他,“你是不是整天都很闲……不要上课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而木羊的狡猾,让她有点尴尬。

他说,“我上网的原因就是我想帮助一些人,因为我喜欢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帮他们解决问题,所以你有烦恼也可以找我倾诉。我总觉得你心事重重的。”

“是吗?我看是你心事重重……”雅诗叹了一口气回道。

“心事重重,对,你真聪明……你不知道我天天都想你吗?想的憔悴。”

“世界上本没有大洋,只因为我每想你一次,上帝就掉下一滴眼泪,从此,世界上就有拉太平洋。世界上本没有沙漠,只因为我每想你一次,上帝就掉下一刻沙子,从此,世界上就有拉撒哈拉。”

雅诗摆弄了一下纤细的手指敲着键盘:“你太夸张了吧!”

“真的,8023!!!”

“我喜欢你,8023!!!”

“第一次看到你就喜欢上了你,8023!!!”

木羊激动的打了三个感叹号。他不愿吓走心中的天使,却也不甘让爱情就在指间流逝。至少,我们能抓住,能尝试着去抓住……

“不说这了,我们,我们做朋友好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我雅诗理着混『乱』的心绪对他说。她并不想伤害到任何人,更不愿意去伤害任何人。只是她真的不想迈出这爱情的第一步。她想爱,却惧怕爱了以后的伤痛。

他没有回答。

雅诗始终没有见过木羊,只是在互通的短信中了解他一点点,在qq中多了解了他一点点。她是个理智而现实的女生。至少爱情,她选择理智和现实。

我们不想伤的太深,所以开始逃避。

回到宿舍,雅诗的心情开始有点沉重,呆楞中,脑海中往日的一些影象辞句油然而生。便在刹时之间,心中似有所悟,悟后追思,却茫茫然无处可寻。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烦『乱』吧。

洗完头发,就收到了木羊的短信,他说的很平静但有点牵强,不过真的很现实。他说:“不好意思,刚才停电了……我知道,我明白,我们还是做朋友吧。”

知道,明白。对于他那带着心碎的话语,雅诗不用透彻分析,便很明白。虽然心里暂时没有先前那样的憋闷,不过还是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石狮的校园,校园的宿舍。走道上的风,很狂。

那天晚上,木羊孤独的拿着吉他,站在窗前,面朝那轮弯月的中心,他看着夜幕中的星辰,在浩瀚的天宇中消失了自己,兀立在『迷』失的天际……

雅诗,天边,哪一颗星辰才是你的影子?

是最亮的那一颗,还是那一闪即逝、永不回头的流星?

心在弦上,弦在心上,即使弦断了,也会留下一声绝响。

然而我的爱呢?

……

也许做不成情人,做朋友也是最好。至少,可以用另一种方式开始照顾对方。

木羊不再说爱。也许爱这个字所带来的黯然伤神,会比刻骨铭心更能缅怀。

爱情或许就是在人生的空白页面下画出的一道圆,我们彼此接近,却始终无法靠紧。惟有绕着这个圆,一直旋转。然后回到原地。

雅诗和木羊开始走出那种纠缠的情愫,开始接受互相就只是朋友。

子羽,是一个和木羊一样清秀的男孩,天气晴朗的日子里,他总是喜欢穿着一身帅气的牛仔装,在校园的小道上独自哼着情歌走过。

雅诗第一次见到子羽的时候是在会计课上,当时子羽在他们班旁听(醉翁之意不在酒)。热心的舍友迫不及待的指着子羽对雅诗说,就是那位男生喜欢你,显然舍友和那位子羽很熟。

课上,老师提问了子羽,雅诗提心吊胆的为他捏了一把汗,莫名的看了他一眼,模糊中带有零星的印象,遥远而熟悉的陌生。

她是记得舍友曾经帮那位男孩带过话。那是给我的殷切祈祷,真挚祝福。

如果命运让他们始终都要遇见,为不是提早一点,或者再推迟一点?

下课后,子羽约着雅诗在校园里走,一圈又一圈,始终无言。

雅诗是个安静的女生,天『性』始然的希望能有一个陪她安静地走,却也不多问的男孩子。也许是她已经完全地依赖了这种宁静的陪伴。

子羽和木羊长的有点像,充满朝气的笑脸洋溢青春的光芒,而但他们转身离去的时候,却是颓然忧伤的背影……

她和他越走越近,却开始想念另一个人的身影。

雅始还记得那一次见面,木羊提出要请他吃饭。

她只想见见木羊,见见那个曾经一直说爱她的男生。一直每天如一日的给她发天气预报,提醒她多穿衣服的男生。只是这样单纯的想见,单纯的只是朋友。

他们依然是那般的遥远的熟悉而陌生。

“你穿的是衣服……一会我好认出你……”她机械般的回短信问道,她不想发生那种认错人的尴尬。

木羊依然幽默的回答,“或许我要在身上挂一个牌子,牌子上写上我的名字……那样你就可以一下认出我来了……我可不想委屈了你……”

“人家还以为我买猪的……到时手机联系”她痴痴的大笑。

冬日的哪个下午,木羊和雅诗约好了要见面。

“我穿着一套兰『色』的帅帅的牛仔装哦”

……

三星手机短促的信息声,把雅诗从遥远的记『性』深处拉了出来。而今天的子羽的身上穿的也是一套兰『色』的帅帅的牛仔装。

雅诗继续沉默,她晃动着手中的手机,告别了子羽。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相识,这么的简单,这么的沉默。

看了看短信,短信里的木羊一如往常般关切的询问,“饭吃了吗?别饿了……”

那天下午,雅诗没课,便去了趟阅览室。却在偶然间遇见子羽,然后他们并肩走了出来。

她故意走得很慢很慢。风吹起飘逸的蓝衣。思绪泛滥,或许,爱情该来了。

子羽忽然站住,直视着问到:“你真以为下午我们的遇见又是巧合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雅诗点点头。

“我逃了下午的两节课,两节很重要的课,只因为我在去上课的路上远远看见了一袭蓝衣的你……”子羽一脸『迷』死人的微笑。

雅诗只有沉默,因为他真的不想说也不敢说。看着他会她想到木羊,也许他和木羊的心是一样的,也是那么的有心有意,却让她有点无法承受。

然后他们还是那样静静的绕着校园走着,一圈又一圈。子羽紧紧的跟在雅诗的后面一声不吭,她却清楚感受到他那柔情的目光以及火热的心。

“你相信缘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雅诗突然有点感慨的问道。

“当然。”子羽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是成不了海的,因为我没有波涛。我也不是山,因为我不伟岸。我也不是你,因为我不是镜子。我经过你身边,如能侧眸一视,就是缘分。我和你就是缘分。”子羽重复道,他的话里带着铿锵的力量。

雅诗的心里油然而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她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子羽的家庭应该说是幸福的,至少很多人很羡慕。但他自己觉得还很不够,真的。他的家庭也出现过矛盾,而且还很严重,不过最终还是被他弥补了。其实这里面的原因就是他的父母不是自由恋爱的结果。

子羽告诉过自己,他要寻求真正的爱情,如果没有找到,他宁愿一生不娶,等待到永远……

永远的定义是,是永恒,还是一辈子,还是等到他爱的人为止,没有人知道。

命运也许就在他的面前也摆出了一个圆,他或他都可能是其中的一个半圆,而他们却只能这样在圆中绕着绕着,寻找着出路,无能为力。

一个月已经过了一半了,正如雅诗所说的,这里的大学生活很无聊,因为它的单『色』调。

但有了朋友,有了爱情的生活却开始变的有一点点『色』彩,至少有人可以和你一起分享快乐,分享悲哀。

有了这缕阳光,雅诗跟木羊总有说不完的话,虽然仍靠的是短信。他们并没有象街边地摊上的爱情小说中的人物般,见面,然后爱上。他们都不想落入俗套。雅诗和木羊并没有频繁的见面,他们总是有意的控制着距离。因为他们都害怕,他们一直都不想迈出爱情的第一步。因为他们只是朋友。

然而慢慢的,雅诗却发现似乎很难做到,在校园中她的双眼总是在寻找,寻找那一缕阳光,也许子羽就是那缕阳光。就象数学老师教的,这是个曲线,那弯就是拐点。而他呢?还在那个拐点等待吗?

上课的时候,突然天气大变下了一场雨。雨很大……

“快下课了,外面现在突然下雨。你一会在班上等着我,我很快就给你送把伞来。”木羊依然及时送来了一条关切的短信。

“谢谢你。”

雅诗的眼睛变的有点湿润。

“不用谢,我们是朋友!等我。”

“朋友。”她默默的念叨了一声,看着这两个微小的汉字却有种异样的敏感。

“不用了,我昨天看了你发来的天气预报有带雨伞。”雅诗并没有带伞,她只是不想见到,那个让她将要迈出爱情的第一步的男生。

“你相信缘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雅诗问到。

“那你相信缘分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我信。”因着我信这缘分让我在在这茫茫人海的六十亿份之一里遇到你,是上天注定的安排。我信,因着我信这缘分让我在此时遇到你,是我爱情绽放的花期。

然而……

“不相信。”木羊回道,他的答案和子羽的截然不一样。

“谁的生命没有一些错失的故事,生命中原本有一段很精彩的日子,流过了不可能再重现。生命中原本也有一些很重要的人,走过了很难再重逢,曾经沧海难为水。在泪水涌出的那个刹那,我告诉自己,缘是在手心,分是在人为,当缘升华为一种状态,就只能成为梦了。如果非要用缘分来取代现实,只会伤了自己,痛了别人。我认为缘分是可遇不可求的。”

木羊发了一个超长的短信回道,他的话让雅诗禁不住沉思。

谁的生命没有一些错失的故事流过了不可能再重现。

下课后,她『迷』茫的看着大雨如注的天空,然后平静下心来想了好多好多,开始有点明白真实与幻想的区别。也许是过去把一切都想的太过美好了,如今才会陷入一种迂回之中,无法自拔。她总是按照自己的意愿去推想事情的发展,而往往结局都会与意愿不符。怨天尤人,郁郁寡欢。其实想开了也不就是自己太过于执着,以致终得不到解脱。

雅诗的大脑变换着思维,『乱』七八糟,好似也看到木羊和子羽的身影一直在延伸…… 直到成了一个点。

子羽是出现了。他撑着一把伞出现在大雨之中。

“我来了。”子羽全身湿透的给她递过一把雨伞道。

“谢谢。” 泪水无声滑落,看着子羽,她想到的还是木羊。看着木羊她又想到子羽。也许他们两个都拥有彼此的影子。人生也就是在这些想念中度过一天又一天,爱情亦是在那一次次的选择中耗尽当初的光芒。

他们无声的走着,然后她说,“我不知道为很怕爱情,真的很怕。”

“你有没有试过也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抛开一切世俗,以最真实的自我对心灵作一个解剖。你的感情世界到底是样子的?”子羽很平静的回道。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也许我不应该知道,因为它正意味着打击。”雅诗逃避似的低头,然后朝他招了招手。

回到宿舍,雅诗依然无法平复波动的心绪。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只要是真心投入,任何一个感情的奇迹都会创造。而到现在为止,她仍感有种揪心,是因为他们的感情丰富,还是缘于他们对自己的太好让她有点难以面对?

『迷』『乱』中,木羊来了短信,他问,你回来了没有,有没淋湿,小心会感冒。

对于木羊的关心,雅诗也不知道当时心里会有一种强烈的内疚。也许是他真的太关心了,她开始有点内疚。谁也没有想到木羊看到了在雨中的她和子羽,而错意的认为了她是故意欺骗他。

“你不要给我发短信了,你不用这样关心我,我会内疚的。”

“并不是有意要打扰你的生活,只是想知道你现在过得好不好。”

“何况我们是朋友。”

“作为朋友,我应该关心你。”

“不要你,只要你快乐,再多的辛苦也都是值得,更值得的是回忆是一辈子。我在你心里住过一阵子,不要你,只要你记得 ,我是你的那个朋友, 那个朋友就是我,也许走远了 为了看你多一次微笑我都舍得,为了换你多一次微笑我都舍得。”

“祝你幸福。”

木羊连续发了五个短信,然后就没有了声息。

“朋友,朋友,朋友……怎么老是朋友。”雅诗也不知道为突然这么憎恨这两个字,也许此时她希望的,就是木羊打出爱这个字来。

木羊的祝福是祝福他和子羽的,不过那时的她真的不知道,所以没有去解释……

爱情,在我『迷』失的时候,你向我招手,要带我回到岸上。然而爱情,我们错失了太多美好的时光。然而爱情,我们总是在茫茫人海中微笑,然后错身而过。

这个世界总是有很多事不能随心所欲,所以必须学会面对,唯一可以不用面对的方法就是逃离这个世界,你可以称之为死去。

木羊在电话里很经常对朋友说他一直以来都想『自杀』。

空洞的声音足以洗去一个人的记忆。然而,记忆的消失只会是暂时的。也许,当鲜红的血溢满了整个空间的时候,一切也就结束了。再不会有快乐,再不会有痛苦。然后,就会若无其事的问自己是否记得说过的一句关于死亡的话。可惜忘了,其实真的还是明知故问。

木羊从来都不在意这些东西。所以他是不可能会想起来的。他只知道自己真的是无法救『药』的爱上了一个人。

自从上次的误会之后,木羊“似乎”一直在避开雅诗,而从此以后的每一次面对,他都会选择逃避,虽然这并不是他的本意,即使她再大方,也应有个限度。这就好象撕破了笑脸,也撕碎了心。

而子羽还是那样的出现在雅诗的生活之中,他很经常一声不吭的跟着她走着走着,看着风在她身上扬起的蓝『色』衣袖。

木羊的短信还是照样来,嘘寒问暖,不过明显比以前少了很多。

雅诗曾给木羊发过短信要他出来谈谈,虽然短信写的不是直接,但是她想他一定会明白……但是每回他都找借口推脱掉了。

他们还是靠短信聊着的,他也越来越爱说朋友这两个字了。

他每说一次朋友,她就在日记上写上一个影子。

她时常看着自己小小影子拖曳在地面上的那种忧伤。对于她来讲,可以在文字中看见那永远不能抹去的影子,他的影子,伴着自己的影子,语言犹如群魔『乱』舞,而影子在地上爬行,所以她忧伤。

荼蘼是花季最后盛放的花,开到荼蘼花凋谢,只剩下开在遗忘前生的彼岸的花。

他最后一次对她说“8023”的时候是在今年的情人节。不过那时她真的不知道8023的意思。8023,木羊给雅诗发短信的时候每一次都爱带着这四个数字。虽然她不明白,但他还是继续他的执着。

今年的情人节是在寒假的期间。而在这个日子,雅诗的大脑里浮现的总是木羊的影子,她希望木羊能在今天对我说爱这个字……因为她已经走出爱情的第一步,她爱他正如当初的他爱她一般。

但他们之间的现在却只有朋友这两个字。

雅诗的几个高中的单身的女同学买了一块大大的德芙心形巧克力,她们约她出来一起分享。然后,她们说要体验人生百态,要在情人节这天把各自手上的这朵花卖出去。今年,大家一起告别单身。

子羽从漳州赶到了福州。他说他想她了。

然而看着子羽,雅诗就会想到木羊,因为在她心里他们彼此都是彼此的影子。

平常的子羽都是一声不吭的跟着雅诗的,但是今晚他显得反常。

“你知道吗,如果两个人一再地错失,象两条平行线,他们永远不能相遇。”子羽深意的说道。

“是的,永远不再相遇。”她想到了木羊,不过他们还不至于永远……

“我喜欢看花开,因为那点缀的不止是生命的『色』彩;不愿瞧花落,怕为逝去的诺言而伤怀。”子羽叹了一口气看着雅诗手上的那枝玫瑰花继续说道。

“无奈花开。”她晃动着手中的那枝玫瑰,心中却十分明白子羽话中的意思。

他温柔的凝视着她“能不能把你手中的这枝玫瑰花卖给我,我要在夜里,让喧嚣褪尽,风重重,我可以一生负责它的美丽。告诉你,无数次脑海里有这个念头,找到你,把一切都告诉你,今天是个浪漫的日子,我要把所有的心意都向你表白,不管你给予我样的表情。”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玫瑰,我也在等待一个爱我的人。一切的羁绊都会断了纠葛,没有悲喜,我的心也一样。”

他以为他可以在今天拥有所有的美好,他以为她的心会像融化的巧克力般渗进她的心底,他以为拥有她他就等于拥有了一切。然而,他失去了。失去她,失去他的一切。

“我可以等你……就像你等那个你爱的男孩一样……”子羽低着头道。

“这是我所渴望的,还是你所渴望的?无论你对我的感情怎样,对于我来说都已没有付出的意义了。等待,是不会因错误而变得美丽的。”

等待,是不会因错误而变得美丽的。她重复道。

“这是一个二月十四日的夜。”她不禁再次感叹了一声,看着自己手中的玫瑰愣了起来。

“人,一定要经历过不可承受,才会发现生活中有太多不经意的美丽吗?不,一切,在乎于心。 难道我真要那么痛苦地忘记一个我爱的人,时间是好『药』,自然会使你忘记。如果时间不可以让你忘记不应该记住的人,我们失去的岁月又有甚么意义?我会等的,永远等下去……我爱你。”子羽站着没动,他的心在默默地颤抖。

翻了翻手机,看了看时间,却不见木羊问候的话语。时间是迟了,今天。他应该不会给发短信了。

最终雅诗还是把手中的玫瑰送给了大街上的一对情侣,她对子羽说了几句话,然后继续沉默,彼此挥手告别。

2005年2月14日晚,她在昏黄的街灯下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那影子沿着风的夜一直延伸。

这是一个二月十四日的夜,温暖的城市吹起了冰冷的风,冷风吹红了一个男孩的眼,泪水弥漫成雾,贴在冰冷的窗。

雅诗知道木羊这个人有点多愁善感。

木羊也知道有的时候一个人的并不经意的一句话可能会造成对别人很大的伤害。所以他从来都不会把别人带给自己的痛苦同样的推加到任何人身上。因为他体会过滋味,他不想伤人,无论谁。

木羊的电话过来的时候,雅诗正在看着一本小说。小说中的男主角死了,死于『自杀』,为情而死。

雅诗看的有点颤抖,她撕烂了书,真的烧了。

“今天有个朋友跑来福州,我和他刚一起卖完花回来……看到他我就想起你,特别想你……”

雅诗说道,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木羊就已经打断了。

“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情人节快乐。祝福你们。”沉默以后,就是可怕的等待,他们都在等待,等待对方的一句话。

雅诗终于抑制不住哭了,滚烫的泪水浸湿了脑海中有关的记忆。记得每回他和她打电话的时候,总是她先挂掉电话后他才挂上电话……想着想着,触景生情,不禁潸然泪下。原来所有的回忆,都不可能轻易的烟消云散,不能改变,不能抛弃?于算毅然转身,将生命中的沉重一挥而去,而留在原地的时候,回忆将堆积,压得无法呼吸。

“祝福你……”他见她哭了,只有不安的重复道。他希望她能懂,他的8023。

“听说每个女孩原本是天使,是不会流泪的,只因遇到她们喜欢的男孩才落下眼泪,折断一根翅膀,跌落人间,所以,请善待你们的天使。因为她已为你而放弃了整个天堂。”雅诗流着泪呜咽的说。

“听说男孩不会轻易流泪,只有遇到他们喜欢的天使,却无法弥补她们一根平衡自由的翅膀

才落下眼泪,所以,请珍惜你们的护花使者,因为他是真心为你而存在。”木羊伤感的回道。我们都在疼痛,因着她们都在深爱。

“谢谢你的祝福……”她并没有明白他的8023。

“不用谢,我们是朋友!8023,8023……”木羊的声音越来越沉重。

朋友,又是朋友,为在爱上的同时你要先放弃。

她对着电话失声痛哭,“木羊,我爱你,真的真的好爱你。为你不再说爱我了?为你要先放弃了吗?!”

电话那头是无尽的沉默。他们都无法选择,其实他们都可以选择。爱情的长跑,只会让对方更加深爱着,然后希望他或她能够幸福。我们都在学会承受,面对所爱时微笑的祝福。然而,我们遗失了的有是呢?

“或许,我们根本就只是朋友吧”雅诗哭着挂下了电话,跑进了卧室。

电话那头的木羊,默然的握着电话,怔怔地呆立在原地。他自言自语到,其实我也爱你,可是我不想破坏你的生活……

这个情人节过得很苦涩,留下的也只有是苦涩。他们不应该死死地抓住过去不放,但是曾经的回忆又如何能够轻易抚平。那一种滋味,尝试过才知道。否则他们也不会忍心的去尝试。

他们同时看到一个圆,旋转着,走到哪里都还是个圆,他和她错失的也许只是偶尔相遇的,站在彼此的位置互相望着的缘尽后的那个份。也许是年轻的他们还不懂得说爱,任时间流逝。所谓的承诺又有意义?永恒又能怎样?一个人的永恒,只是多了荒凉,在轻柔的月光下,他们只能独自看着天空,想着同一片天下的你。多希望上天能够怜悯,不再有更多的奢望,只愿你能够找到一个相互怜惜,彼此牵挂,不再在风中摇摆,不再因寒冷而哭而又爱你的人。他们还是在一起了,一起在这一片天空,共同仰望这云卷云舒……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你爱的轻轻走了,爱你的默默去了,匆匆来去间,慢慢情会淡?玫瑰有爱情的家,姬百合也有快乐的家,风信子有颗恒心永远都念着你,紫丁香还伴着羞涩的他,而我呢?我的世界以没有花,无奈花已谢。

我们不是不爱,也不是不想爱,而是不知道是否应该爱,更是担心这爱的结局。因此,我们也只有把所有的感情都深深地藏了起来,不动声『色』。然而,不动声『色』的爱情是可悲的,在平静的表面下,心底潜伏的激流大雨如注。痛苦表面上都了无痕迹,但却过得比常人艰难得多,深刻也容易崩溃。

下学期开学的时候,木羊和子羽『毛』都没有来,木羊要出国而子羽要转学。他们就像路途中两道风景线般在视线里消失,留下的只有记忆。

子羽走了,他们从来就没有联系过,此一别,相聚无期。他那温情的笑容成为永久的记忆。

只是为何,还痴痴的想,傻傻的笑,默默的眼睛有一点『潮』湿?

在后来的后来,她听以前的以前同学说过,子羽还是爱她的,他在等着,或许他真的会终身不娶,也许他所明白的就是爱一个人,无论用方法都要让她幸福,让她快乐,即使,要你选择放弃。

生活不过是一场真实的梦,这场梦有其特殊『性』和游戏规则。他们都活在梦里。

她还是在期待,期待木羊像初次聊天时对她说爱。而不是朋友。她说花都谢了,木羊说它还会开的。木羊说花又开了,她说它还是要谢的。她说她认识了子羽这个男孩,子羽说我爱你,她笑着拒绝了。而木羊认识了那一个女孩,女孩说她爱木羊,木羊笑着接受了,因为那个女孩长的和她很像。

木羊和那长的很像她的女孩出国了。

去机场的时候她去送他,她还是希望他能留下的,只是年轻的他们不懂该如何去表达,心底那一份最真切的热望。他说,祝福你朋友,8023。

他走了。她哭了。她对着升起的飞机木然的说,“为我留下吧,木羊,我爱你!”然而,走了,他走了。

他曾给她写过的信里有着几句刻骨铭心的话:

我有一个喜欢的女孩,上天注定我们不能在一起,但是我真的很爱她。心里东西都能放下,就是放不下她。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离死别,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他们的爱情,站在世界最遥远的一头眺望。他在她面前,那时的她不懂爱。后来的日子,她开始明白爱可以是一种无偿的付出,可以是一场无尽的等待,可以是很多很多他们在一起时的美好。她懂了,他却离去了。生命里有太多我们不能掌控的结局,他们只有尝试着去忘记一些承受不起的回忆。是否,他们始终只是那两个平面上的两条平行线,沿着同一个方向走着,却永远不会有交会。是的,她爱他,这是她的劫难。

一年后,那个长的很像雅诗的女孩回来了,然而木羊没有,他已经死了,死的方式和雅诗看过的那本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模一样,死于『自杀』,为情而死。

木羊在死前有给雅诗打过电话,他说他想成为一个冷血的人,因为他很少受伤。他知道这不是坚强,而是懦弱。 他喜欢悲剧,因为悲剧最真实。别人的悲伤也是自己的悲伤,他不知道该怎么样追逐快乐。

记得木羊经常对雅诗说,朋友8023,他一直以为她明白。她一直等待他说一句我爱你。然而,命运爱开玩笑,她只以为他是真的把她当做了朋友,不敢说了。

他说,雅诗,8023。

“8”,把左手大拇指和食指叉开,代表“l”;“0”,代表“o”;“2”,叉开食指和中指,代表“v”;“3”,叉开食指、中指、无名指,代表“e”,合起来就是“love”。

“8023”等到她真正明白的时候他却走了。

在她真正知道8023的意义的时候,那个对她说8023的男孩没有回来,他死了。

雅诗还是一个人,木羊走的时候却是带着两个人的祝福,他一直以为那个子羽也是其中的一个人。

有人问木羊,下辈子你要几个人生活?木羊笑着说两个人,我和我爱的人。有人问雅诗下辈子你要几个人生活?雅诗流着泪着说一个人,因为我爱的人已经死了。

后记

故事有开始也会有结局,我不知道这个故事是怎么结束的,反正这世上事情都有遗憾,都会终结,当然死亡并不是终结的根本,我们追求的是快乐,如果在快乐前面加上永远,那么就是幸福。

我只知道石狮的大学里仍然上演着所谓的风花雪月,不是王子找到灰姑娘就是青蛙找到美丽的公主。

我还记得一句话,你可以选择爱我或不爱我,可我只能选择爱你或更爱你 后来有人问我,木羊为会死,雅诗是谁,木羊和子羽是谁,我只能说木羊没有死,他只是心死了,他的一生注定没有爱情,他一定会成为为国默默奉献的第一人。我也不知道雅诗是谁,反正雅诗是木羊爱的人;木羊和子羽则是同一个人,那就是你。因此,我要说,如果你喜欢一个女孩,就要赶紧去告诉她,不要让她,为你,流太多的泪水。仅此而已。谁把谁真的当真,谁为谁心疼,谁是唯一谁的谁,感情相似,这也许就是人生的重叠,相识不如相望淡淡一笑。

佛说:“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不外如是。”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Liuzhansheng刘占胜

Liuzhansheng刘占胜 2019-09-03

文学是心灵最好的滋养,读者需要更多的优秀网络文学作品。来看看吧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