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The truth is rarely pure and never simple.

真相很少纯粹,也决不简单——奥斯卡·王尔德

十月,伦敦,傍晚。

以气候多变著称的英国首都近日来一直下着连绵的阴雨。虽然常年生活在这里的雷斯垂德已经习惯了灰蒙蒙的天空和潮湿的雨滴,但在此刻,他却无比希望天气能够赶快放晴——就算事情不会随着太阳的出现迎刃而解,但好歹也能让他郁闷的心情缓解一下不是?

不过雷斯垂德这个朴实而简单的愿望,是注定无法实现了。

“又来了一起?!”被下属多诺万推开办公室的玻璃门,不需要像夏洛克那样善于观察,雷斯垂德探长就从对方脸上的表情知道又有案子了,“这次死的又是谁?!”短短一个星期,苏格兰场已经接到了8起杀人案的报警了。

“格雷西亚·林肯。”上司雷斯垂德心情不好,多诺万等做下属的人更是战战兢兢——一周内一共发生了8起凶杀案,算上她手里的这个一共是9起。前8名受害人经由法医检查,全部死于吸\毒\过\量。但他们在调查过程中却得知,那8名受害者没有一人曾经有吸食毒品的经历。换句话说,那8个受害者都是被人直接注射过量毒品谋杀的。“是市长的秘书之一。”

8起凶杀案与来历不明的毒品以及查不到线索的凶手,苏格兰场目前承担的压力之大可以想见。

“市长的秘书?!”如果说多诺万等人只是需要被上司使劲儿使唤累成狗的话,那么作为本次案件的负责人,雷斯垂德探长面临的压力可就要大得多了。今早就因为查案不利才被局长叫去狠狠骂了一顿,现在居然连市长的秘书也被害了?!

“现场在哪?媒体知道了吗?”拿起外套,雷斯垂德大步向外走,“市长那边通知过了吗?现场现在有没有警员?”必须立刻封锁消息,否则蜂拥而至的媒体会把苏格兰场的无能骂上天的。

“在‘阿兰amp;amp;#8226;杜卡斯’。”多诺万无情地粉碎了自家上司的愿望。

“阿兰amp;amp;#8226;杜卡斯?!”作为全英国境内仅有的3家米其林三星之一,多切斯特酒店阿兰amp;amp;#8226;杜卡斯餐厅的名字雷斯垂德可称不上陌生,“现场……”

“人被发现死在洗手间里,是酒店方面报的警。”多诺万叹了口气,“当时死者正在跟市长一起吃饭。”

“快走!行动!”

*

华生医生装作若无其事地将叉子上的食物放进嘴里,然后喝了一口杯子里的酒。如果是平时,那么他会很享受这顿由室友夏洛克的哥哥付账、免费提供的法式大餐和美酒。但是现在……

把杯子无声地放回餐桌上,华生不由自主地把目光投向了正坐在他和夏洛克面前,面带微笑的男人。打理得精致的短发、合体的定制西装和手腕上闪闪发光几乎是在呐喊着“我很贵我很贵我很贵”的手表,这位不请自来、坐下后就立刻反客为主的男人通身的气势和那位绰号“大英政府”的麦克罗夫特·福尔摩斯简直不相上下——

一样的不讨人喜欢。

“怎么?酒不合口味吗?”晃了晃杯子,男人以一种看似亲切但实则倨傲的态度出声。

“1997年份的亨利·贾伊李其堡。”华生身边的大侦探不紧不慢地用手指碰了一下杯子,“我个人更喜欢28年的库克。”

不,你的最爱明明是黑咖啡和尼\古\丁贴片!一瓶就要上万英镑的酒神马的你这个还需要跟我一起合租的穷鬼喝得起吗?!上次的案子你收钱了吗?!能不能别TM装逼!

真·靠领退休金·博客刚开始接广告·还没拿到广告费的华生看看身边的大侦探和那位被大侦探指责为“欧洲犯罪界的拿破仑”的詹姆斯·莫里亚蒂那“润物细无声”式的装×行为,心累地翻了个白眼儿。

夏洛克近来一直受麦克罗夫特的指派,在追查一个跨国间\谍的案子。当然,这期间福尔摩斯两兄弟之间爆发的争锋相对和互相指责之类的一系列小插曲就暂且忽略不计。虽然嘴上喊着不肯做事,但口嫌体正直的夏洛克在气过麦克罗夫特之后,却还是乖乖地去查间\谍案了。而华生作为夏洛克的御用助手和同伴,自然也要跟随。

一个星期忙下来,案件已经初有眉目。潜伏在政府某情报机构里的间\谍已经被夏洛克查出了大半,只差最后收网,就可以把所有人一网打尽。

而高强度的查案之下,无论是华生还是大侦探,身体上也都已经有点疲倦。

于是今天傍晚,难得在工作的间隙想起来吃饭这件事的夏洛克就大手一挥,领着华生来了这家全英国都称得上有名的米其林三星法式餐厅。打着麦克罗夫特的名字,根本没有预约的两人立刻被安排进了一个很不错的位子。

“下午好。”侍者刚刚拿着菜单下去,餐桌另一边的椅子就被人拉开。紧接着,一个高个子的黑西装男人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夏洛克?”华生立刻认出,坐在两人面前的男人是曾经被自家室友嘲讽地称为“犯罪界的拿破仑”数学教授,詹姆斯·莫里亚蒂。

“just on time .”夏洛克则毫不惊讶。

所以,来吃饭并不是夏洛克良心发现决定用麦克罗夫特的钱请自己吃大餐,而是约了莫里亚蒂?

瞬间真相了的华生医生心塞地抽了抽嘴角。

然后……

“哦?那我们可以再要一瓶。”莫里亚蒂轻松得好像不是在叫一瓶价值2万英镑以上的香槟,而是路边几块钱一份的炸薯条而已。

“嗯咳……这,这钱……”贫穷限制了华生医生的胆量——再叫一瓶酒?万一麦克罗夫特看他们花太多不肯付账怎么办?刚刚那瓶酒就要1万多了!难道一会儿要把夏洛克押在这里刷盘子抵债吗?!

“嗯?”正在专心跟莫里亚蒂进行正式较量前的“热身运动”的夏洛克疑惑地回头看向身边的好友——什么钱?

“没……”呵呵,你开心就好,反正一会儿要刷盘子也是你刷——BY无奈的华生。

而桌子那头的莫里亚蒂则根本不在意被夏洛克带来的华生医生。在这位犯罪大师眼里,坐在桌子另一头的华生医生和这世界上的大部分人、和摆在餐厅里的桌子椅子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餐厅的侍者再次上前,然后礼貌地退开,转身去取酒了。

华生医生内心的挣扎纠结无人能知。大侦探已经和桌子对面的莫里亚蒂开始了较量。

“没想到你的人居然暴露得那样快。”先下手为强,夏洛克先发制人。“被杀掉的邮差和公诉人,是为你做事的吧?”示意侍者让身边的华生试酒,大侦探胸有成竹地开口。“没想到‘教授先生’的手下人,做事也这么不当心。”只不过稍加调查,他就查出了那两个人的真正死因。

“MI5伪装成会计师的特工小姐不是也……”莫里亚蒂不为所动,“福尔摩斯先生要头疼了吧?毕竟是潜伏了那么久的暗线。”被合作对象背后捅了一刀,但这点小失误却根本不会被他放在心上。

“等等,邮差和公诉人?什么会计?”一只手拿着酒杯,大侦探和莫里亚蒂的谈话内容让华生瞪大了眼睛。

“就是这星期陆续发生的那8起谋杀案。”夏洛克低声回答。

“和我们在查的……”从夏洛克接办案件之初就一直跟着的华生做梦也没想到,这一星期以来闹得沸沸扬扬的连环杀手案居然在背后有这样的隐情,“那……”

“哦,说起来,市长先生今天也在呢。”莫里亚蒂放下酒杯,用下巴轻轻点了点餐厅另一边。

“难道他不是来找你的吗?”夏洛克的脸上半分表情也没有,“教授先生?”

“什么意思?”华生是真的糊涂了。

“恐怖分子采取了杀害无辜者的方法掩盖自己真实的谋杀对象,但却偏偏又采用了同一手法杀人,闹得沸沸扬扬。使得伦敦城里人尽皆知有一个连环杀手。”大侦探放下手里的刀叉,好看的眼睛紧紧盯住对面的死敌,“在这种时候,深知背后真相的梅森市长既想要保住地位又想要保住性命,自然只能是向……”

“发生了什么?”莫里亚蒂慢条斯理地拿起餐巾,然后挑眉示意夏洛克看后面。

华生和夏洛克一同回头,只见大厅一侧,有一个似乎惊魂未定的客人正扯住一个服务生在说些什么,而餐厅经理则疾步走过去,面色凝重。

夏洛克立刻转头再次去看梅森市长坐的位置,果然,那位市长最信任的秘书此刻已经不在座位。

“夏……”华生想要什么说,被大侦探打断。

“你。”想要起身的夏洛克在视线扫到某个角落后,又收回了腿上的力道,坐回了椅子里。一只手举起示意,他朝着某个站在不远处的服务生点了点下巴,“我们需要……”随着服务生走过来,夏洛克的声音逐渐压低。

“……夏洛克!”仅仅几步之遥便要走到他们桌边的服务生突然停住脚步,紧接着,他一把拉起了坐在另外一张桌子边的一个红色裙子的女孩子,一把明晃晃的餐刀顺势抵在了对方脖子上。

“不许动,否则我杀了她!”

……

伦敦久负盛名的法式餐厅里,气氛凝重极了。某个伪装成服务生的杀手不仅谋杀了前来就餐的伦敦市长的秘书,还在即将被捕之际,挟持了另一个客人做人质。

“夏洛克。”匆匆赶来的雷斯垂德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觉得眼前一黑——不好!工作要丢!

“准备钱和车子给我!”而挟持着人质的歹徒则背靠着餐厅某根装饰柱,把人质挡在前面,“否则我就杀了她!”并不锋利的餐刀因为歹徒用得力气过大,居然在人质的脖子上划出了血痕。

“不要伤害人质!”一边让警员赶紧把其他客人疏散出去,雷斯垂德只想尽力安抚住歹徒——众目睽睽之下,可不能让被挟持的女孩儿再出事了。

苏格兰场的警员们速度很快,不到半分钟,餐厅里的客人和服务人员尽数离开,现场只剩警察、夏洛克和华生医生、站在一边的梅森市长以及单手插兜好像在看什么好戏的詹姆斯·莫里亚蒂。

但雷斯垂德现在可顾不上把无关人员赶出去了。

“只要你释放人质,一切条件我们都可以答应。”雷斯垂德示意身边的多诺万出去控制场面。

“先把车子和钱准备好!”挟持着人质的歹徒很显然也不傻,“你们把东西准备好,等我离开自然会放她。不然的话……”餐刀收紧,被勒住的女孩子忍不住低声呼疼。

“好……”雷斯垂德示意多诺万出去准备。

“你是个父亲。”餐厅里的沉默被一个陌生的声音打破。雷斯垂德等人随着声音看过去,这才发觉说话的人居然是被挟持的人质。

被挟持的女孩儿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有一头金色的长卷发。此刻,她脖子上滴下的血已经流进了裙子的衣领里。

“什么?”处于紧张中的歹徒疑惑地问。

“你身上有一股奶粉的味道,你袖子里侧胳膊上有被用马克笔画过的痕迹。还在喝奶粉的孩子不太可能会玩马克笔,所以你有两个孩子。”被挟持着的女孩儿抬起头,众人这才看清那是一个年龄大概不超过20,金发碧眼却又带着点东方□□的姑娘。

“别耍花招。”歹徒再次收紧了勒住女孩儿脖子的手。

“从你拿餐刀的姿势来看你是个医生,或者曾经是个医生。”似乎是觉得疼了,女孩儿皱了皱眉头,“你勒着我很用力,但你的胳膊会不自觉轻颤。你靠在这根柱子上不仅是为了躲避警方的狙\击\手,也是为了给你自己找一个支撑点。”

“闭嘴。”歹徒的表情在一瞬间变得狰狞。

“嘿……”雷斯垂德想要打断人质作死的行为,却被夏洛克拦住了。

“你嘴里叫着要车子和钱,但你在说起逃走的话题时语调没有丝毫变化,呼吸也很平稳。你自己知道,你根本逃不掉。”

“我说我让你闭……”

“报纸上闹得沸沸扬扬,有一个连环杀手采用给人注射毒品的方式已经谋杀了8个人,我猜那个人就是你?”人质的女孩儿抬起一只手抓住了歹徒拿刀的手腕。

“知道你还不老实点!”歹徒的刀再次逼紧女孩儿的脖子。

“那位雷斯垂德探长就是侦办最近的连环杀人案的负责人。这样大的案子在手里,很难想像苏格兰场还会要求他同时经手其他案件。你挟持我还不到1分钟,雷斯垂德探长就进了门。之前餐厅经理和服务生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了好一会儿,所以我猜测你刚刚在餐厅里又用同样的手法杀了人。”女孩儿的发音准确而快速。

“市长先生刚刚很巧就坐在我前面的桌子,我记得有一个年轻男人一直跟在他在一起,现在却不见了。所以死掉的是那个人?”被挟持的姑娘看向了雷斯垂德。

“你……”歹徒想让怀里的小姑娘闭嘴。

“身边亲近的人被杀、市长先生的表情却不是愤怒而是恐惧。再加上你明明可以逃走却偏偏选择留下,所以近来发生的那一系列连环杀人案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单纯喽?”把扶在歹徒胳膊上的手拿开,被挟持的女孩子伸手,居然抚弄了一下自己的裙摆。

“你知道我这条裙子值多少钱吗?”她忽然开口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听着,小姑娘,我没耐心跟你……”

“你是个医生、身患某种疾病,犯下了近来那一系列连环杀人案。但那些凶杀案与市长有关,换句话说也就是那些死掉的人并不像新闻里报道得那样普通,整件事涉及某些阴谋。你身患重病,视死如归,根本不在意自己今天能不能逃脱,你只是在完成某些人交给你的任务而已。”

“你死期降至、又有两个孩子。我能够想象得到一个将死的父亲为孩子最后能够做的事,就是留给他们一大笔钱,让他们有足够的金钱长大成人,甚至过上优渥的生活——结论就是有人付钱给你,而你则替他们杀人。”

餐厅里很是安静。

“你知道你自己马上就要死了所以肯定不会舍得离开孩子太远。你身上奶粉的味道和马克笔的痕迹都很新,所以我猜测你是在看完孩子之后直接来餐厅杀人。孩子就被你安置在了这个街区的某个地方。”

“闭嘴。”似乎被挟持的女孩儿说中了,歹徒的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你……”

“你猜我这条裙子值多少钱?”红裙子的姑娘仰起头。明明身高处于劣势,但女孩儿眼底的倨傲和不屑却很清楚地传达给了在场每一个人。“我不在乎你叫什么,不在乎你的孩子是谁,也不在乎你想做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如果你今天伤害了我,我会保证你的两个孩子下半辈子都活在地狱里。”

“我的家人和朋友会保证两个孩子的照片被贴满大街小巷,每一次他们走上街,都会有人指着他们喊,‘嘿,这是杀人犯的孩子’;每一次他们取得任何成就,都会有人说‘他们花的每一分钱都沾满了无辜受害者的鲜血’;每一次他们犯下一丁点错误,都会有人说‘看呐,难怪他们是杀人犯的孩子’。”

被挟持的女孩儿微微扬起脸,脸上居然挂着微笑。“你说,我这主意怎么样?”她染着红色指甲的白皙手指再次划过裙摆,抚平了上面的皱褶。

“你,不能……”所有人都能看到,歹徒拿着刀的手开始颤抖。“他们是无辜的……”

“不,我能。”金发女孩儿慢条斯理地将被弄乱的头发捋到了脑后,“而且只要他们有你这样一个父亲,就绝不无辜。”

……

餐厅里一阵让人窒息的沉默。

“当啷”,餐刀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

“佐伊完成新手引导任务——#闪瞎那群戏精的钛合金狗眼#,收获目标人物詹姆斯·莫里亚蒂好感度15点,请继续努力。”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