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在沸反盈天的威能里,最古之王的红眸里倒映着火光般的魔焰。

他勾起一抹带了些刻薄、又仿佛有些怜爱意味的笑容。

“……找到你了。”

话音落下,顷刻间魔力威压像潮水一样迅速褪去,刚才还一片死寂的街道猛然响起了尖刻的嘈杂人声,行人重又迈开脚步、烧烤摊的炊烟徐徐化入了夜。

一名刚才就站在小豆身后的路人略带好奇地看过来,随即收回了目光,握着通话中的手机继续面色如常地走他的路,就仿佛周身黄金甲胄的吉尔伽美什并不是凭空出现,而是早就站在这里一样。

身体习惯先于思考能力,小豆望着面前人下意识脱口而出:“吉尔!?”闪念间就又为这个熟悉而危险的称呼方式有一丝后悔,再一闪念这丝后悔就夹杂在爆炸的大脑里被狂躁的其他情绪湮没。她挣了一下,手腕立刻被钳得更紧,骨头都在哀鸣。她痛到另手去掰他手指,紧锁对方双眼的视线却不敢稍错,心底有些微崩溃,嘴巴里吐出一串天.朝两字经。

爆炸的大脑里各类信息正在花式翻滚:她在做噩梦,这是幻觉;她没做梦,这不是幻觉,她要被带回异次元;世界末日来了,世界要被毁灭了;豆次元是个大骗局,她到底是谁,是楚门还是高维文明体抖落人间的宇宙尘埃——还是死到临头仍一无所觉忙着洋洋自得地在人间玩蛇的那一种——

然而吉尔伽美什没给她机会。

他用杀人的力道把她拉近些,覆着冰凉指铠的手抚上她脸颊,钻研似的垂眸无声品评着着,一脸戾气中透着点得趣,“在此世居然是这副模样。”

小豆给他摸得浑身打冷战。

英雄王早已敛了笑,冷肃起表情来更见危险,慢条斯理道:“我用圣杯交换了此世的肉身和必须的知识。”说着头又低了些,两人脸对脸呼吸可闻。“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原来如此,她还真就是高维文明体抖到这个凡俗次元的渺小尘埃。嘴唇张张合合,刚才还擂鼓似的心跳骤然重归平静,她最终道:“轻一点,骨头可要断了。”

毕竟她这具“肉身”可不比英雄王用圣杯开挂的“肉身”,就算能感知到魔动,血脉里也不存在魔术回路,大概后者稍一用力就能把她一寸寸掰折——同样的,这个世界里没有魔术师、没有要人命的圣杯;没有古美索的神、更没有王座上的厄伽和吉尔伽美什,唯有熙熙攘攘的凡胎们每天对着机械图纸冥思苦想、用物理方式创造所谓科技奇迹,人的精神力与愿力毫无作用,不值一提。

吉尔伽美摩挲了一下她的腕骨,松了些力道,但却没有放手的意思。

真奇怪,原本以为自己回家后已经把波段调整到了和平模式,没想到再看到超自然力量现世、对上吉尔伽美什的脸,她竟然没有多少不可置信,震了一下之后反倒有种“该来的总要来”的释然,甚至有余裕去想英雄王的执着真是可怕,不疼不痒地接受了现实。

大概是被反科学现象给摧残惯了,难怪她一年过去仍然每天提心吊胆,大概潜意识里就在等着这一天。

……其实她作为唐小豆的人生,满打满算还不及她作为“其他人”的时间长。哪怕只按时间来分主次,厄伽的生命某种意义上也比唐小豆要漫长的多,漫长到让人分不清主体客体。

下一秒,站在夜色中的两人倏地同时化作金色魔粒,骤然消散在原地。

……

这种以魔力挤压空间、高速移动的感觉非但不违和,还让小豆深觉久违的熟悉。一息之间面前已变了景色,两人竟然空降在了她的住所。

显然吉尔伽美什口中所谓“此世的知识”包罗万象,大概圣杯已经婆妈到连她住在哪都一并灌进了他的脑袋。

从魔光中现出身形的吉尔伽美什,身上的铠甲应景似的幻化成了一身常服,箍着小豆的手分毫未松,保持着这个姿势打量室内的布置。小豆知道自己此时此刻就是案上鱼肉,可她实在并不怕吉尔伽美什,只是有些发怔。

吉尔伽美什闲庭信步地顾盼,眼神里嫌弃盖过了兴味。“此世和冬木也没什么区别。文明发展轮替,果然无论哪一位面都殊途同归,品味一样糟糕。”

小豆抬头看着吉尔伽美什的侧颜,和记忆中他少年时、青年时的寂寞脸一点不差地重合了。这一眼之间,她有点白日做梦的不真实感,心底隐隐感觉像做了坏事被抓到,又好像给“报应不爽”、“天道好轮回”了一下,所以她开口时语气淡定得让自己都吃惊:“既然来了,接下来打算怎么样?”

“自然是把你取回来。”

被这个意味不明的回答给勾起了不好的猜测,小豆的瞳孔微微一颤。

吉尔伽美什将她表情看在眼底,凉薄地微勾起唇,“这样就动摇了吗?”

他变了脸,整个人散发出危险的气息来,转身脸对脸地上前一步,眼神如吐信的蛇。小豆被他逼得后背抵在玄关的柜子上,不得不反手撑住柜面。

他俯下身来,涔冷的红眸欺近,咬住了她的唇。

她已经重新成为了唐小豆,唇齿相衔时便再没有了魔术回路联通、魔力流动的奇妙感觉,唯余呼吸纠缠间侵略性的热度和眼前人亘古的熟悉感。

这种反抗无效的情况,她也只能皱眉见缝插针地表达一下反对:“吉尔。”还不能明着说不,只能顺毛捋,一边叫着昵称一边控制语气。

当然这一吻是绝不会停止的——骄横惯了的英雄王也不过是施舍般地缓了点力道,舌仍按部就班地撬开牙关,开始搜刮索取。只是难能可贵地,这种狩猎吻法里含了似有非有的缱绻,不同于以往的任何一次——

她竟给吻得心里发酸。

又听见他在厮磨的间隙里,用那副自慢的调调若有所指地低语:“好久不见。”

就不得不抬手顺着他的背抚上去,直到手指触到他脑后的金发。

吉尔伽美什倏地停了动作,稍离些许,若有所感似的转头看向玄关,脸色有几分不悦。片刻之后,玄关传来开门声,一道男声传进来,“小豆?你在家吗?”

居然是大豆!

小豆下意识地应了一声,扶住吉尔伽美什手臂从他怀里钻出来,甚至都没注意到后者居然任由她扒拉。脚步声进了客厅,唐大豆拎着一袋橘子哈欠连天地进来,打眼看到小豆,一句“集训结束了吗”还没来得及加上句尾的问号,眼神就定在了客厅里站着的另一个大活人身上。

还是个表情不善的男人。

大豆挑起一根眉,“你朋友?”

小豆回过味儿来,瞬间头皮发紧:“……对,我朋友。”赶紧拉住吉尔伽美什,“我们俩正准备出门。”

大豆秉持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惯性,冲吉尔伽美什笑眯眯一点头,“你好啊。”又转向小豆,”你们赶紧去吧。今天有看暖气的师傅来,我在这等就行了。”听着很日常,但却连对方的名字都不问。

小豆“……”了一下,心惊胆战地顺势拉着吉尔伽美什往外走。后者居然没多大反应,保持着那副懒洋洋的样子随她走出去,姿态高到仿佛遛宠物一样,和大豆擦身而过的时候短暂地对视了一眼。大豆还是笑眯眯,但小豆总觉得狗耳里幻听到了一星世界末日大爆炸的噪音。

出了门,吉尔伽美什也提都没提刚才的事,保持着那股八荒六合唯我独尊的气场,视线不走心地落在夜间还算繁华的街道上,一副不耐烦巡视领地的脸。小豆太了解他,轻易地就读出她要是离开他视野十米半径之外,整条街就会被轰成灰的潜在危险气息,只能亦步亦趋地跟。

只是走着走着,吉尔伽美什突然停下脚步,奇迹般地说了一句:“今天就到这里。你先回去。”

小豆只得点头,原地转身。走了两步回头看,见他还双手抱臂矗立在路灯下,冷涔涔地盯住她。她心里唉声叹气地转回头继续走,拐到街角时,余光看到他骤然化作光粒的身影——同样没有路人对这异象多看一眼,大概是根本“看”不到。

……

晚上回到家,小豆是憋着那句“自然是取回你”的可怕预告入睡的,颇有些辗转反侧。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回了家,她绝对不想再随随便便被拽进异次元。

第二天中午起了床,她一下楼就看到楼下大喇喇停着辆天价车,颇有点噩梦成真的意思。

吉尔伽美什站在那等,一身低奢常服穿出了妖冶靡丽的味道。旁边还真有个服装规整、面容和善的司机,笑呵呵地给她拉开车门……不负英雄王黄金律之名,简直现代总裁。

直到上了车一路开到一处海边豪墅,小豆还在想,他到底是怎么在一夜之间给自己置办完这么大的排场的?真是天赋异禀。

镜头拉回三十分钟前,两人坐在车里,吉尔伽美什单手支颔,眯着一线红瞳挑剔她:“你这具还没长成的少女身躯,和这里温温吞吞的世道一样索然无味。现世的女人要多久才能发育成成熟的果子?”

“比我们那时久一些,起码要有个二十五、六年吧。三十岁风味更佳。”小豆面无表情地说。“我还差六七、年才能满足最低要求,真是对不住了。”

吉尔伽美什打了个哈欠,“无妨,权当窖藏美酒。”

小豆皱皱眉,“你昨天说要取回我,是什么意思?”

“……”吉尔伽美什睨了她一眼,答非所问:“你在怕什么?”

车窗摇下一线,他被风拂起的额发时隐时现地遮住眸,越发让人看不透。

两人便就此一路无话,等到了那幢不科学的海边豪墅,小豆被一路引进宽阔的观海露台、窝进奢华柔软的情人椅,看着四周飘飘摇摇的落地窗纱被风鼓动,造出一方如真似幻的天地。

刚才说到酒,吉尔伽美什此刻还真的坐在她对面,伸手从空气中骤然绽出的金色漩涡里取出一瓶造型奇特古朴的酒樽来。

酒液入杯,竟然不是红酒高脚杯的画面,反而是清澈无色,隐隐还氲着奇妙的微光。小豆晃着高脚杯里的液体,“这是什么?”嗅一嗅,倒是有股馥郁的酒香。

不出所料,经此一问,吉尔伽美什神色间显出几分熟悉的狂妄来。“自然是凡人求而不得的佳酿。”

无非是英雄王征战多年,宝库无所不有,每一样宝物都是一段不凡的故事。小豆已经习惯于他无时无刻不在翘黄金尾巴的情态,端起酒杯送到唇边小啜一口,登时口舌生香,又带了点奇异的植物清苦味道。没有酒过喉时的辛辣,那缕清苦一路向下到胃里,方才像是燃起一团小小的火一般,散发出暖意来。

毕竟已经不是每回打了胜仗就能用酒淋浴的女王,只一小口就有点上头。小豆放下酒杯窝回柔软的坐垫,眼神炯炯地盯住吉尔伽美什。

只一个眼神双方就意会了。

吉尔伽美什斜倚着身后的靠垫,金发丝丝缕缕服帖地垂在颊上,不动不言时仿佛神作的雕像一样美丽。

他眸色幽深地看着她,半晌后开口。

“你既然眷恋此世,本王就在此陪你。”

小豆绷紧的身体猛地松懈下来,这才任由天旋地转的酒劲冲上来,不管不顾地把自己陷进座椅里,沙哑地说:“那还真是多谢王恩了。”

吉尔伽美什不答,移开目光看向海平线的方向,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小豆倏地想起什么,借着微醺时奇异的兴奋,低低问出口:“那么在我死后呢?”

“我会老会死,死后再过上几十载,百年千年,你恐怕连我的长相都记不得了。”

大概是心知他承诺后就不会反悔,她反倒敢说点心里话了。

“到那个时候,你会觉得孤单吗?”

【吉尔,你寂寞吗?】

一如那个仿佛远古梦境的夜晚,他眯起眼,耳上的金坠发出细碎脆响;与之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没有沉默,而是答她:“本王的寿命永恒,陪你走完这一程也没有什么关碍。”看到她勾起笑容,他也随着微微翘了嘴角,“你好像对此感到很得意?”

她笑着说:“当然。我也怕离别,实在不愿意看到我死后你的寂寞脸。”

酒意弥漫,和着不可抗的倦意齐齐涌上来。她脑子都模糊了,视野中吉尔伽美什的脸亦渐渐朦胧成斑驳的色块。

吉尔伽美什见她睡着,放下酒杯,眼风扫过她闭着的眼,细细地勾画着她尚有些青涩的面部轮廓。

他扬起手,手中的酒杯应魔力的作用,连同桌上的酒樽一并轻盈地浮起来,随即被一层光膜笼罩、慢慢变了形。魔光翻涌,酒液汇作一道腾舞的水线,逐渐凝成了一株嫩芽的形状。

最古之王在圣杯中所见的奇迹,除他以外无人得知。

他曾失去爱人,也曾失去挚友,也因此感喟于人有限的寿数,是以不惜涉险去寻找一株仙草。

【此草叫做西普·伊莎希尔·阿米尔;】

他的确如愿以偿,在水下寻得这株宝藏。然而现世的泥板残缺,对他取得仙草的目的记载不详。

【我把它带回乌鲁克城,让……服下这草,永葆长生。】

究竟王要为谁带回这草、服下这草呢?是长眠的挚友,还是大公无私地分予他治下的乌鲁克百姓?

可惜王在归途中沐浴时,仙草为一条毒蛇窃走。王失去了永生的机会,但却也从此释然,情知对永生的渴求不过是奢望,坦然回到了乌鲁克。

然而在圣杯具现化的奇迹中,这株仙草失而复得,出现在他无垠的宝库中,似乎是无声的邀请。

只在片刻间,他就领会了圣杯邪恶的隐喻——

那块残缺的泥板上,应填的正是厄伽的名。

王的寿数永恒,她的寿数便也永恒。她所爱之人,皆会老、会死,就算能十载不忘,那么再过百年、千年呢?是不是终有一天,能够像她所说的那样,“连长相都记不得了”?

即是永生,还哪有离别可言。

他走到她身边坐下,随手将人拢入怀中,心意微动,眼前的仙株就又化作了酒。他隔着杯身远眺海面,在静谧中缓缓阖上眼。

(全文完)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