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都彭是一名刚刚通过入职考试的审神者。当然,他在现世的名字并不是都彭,不过因为审神者任职期间需要一个代号,于是从此以后,他就叫都彭了。

都彭认为,自己今后一定是一个十分优秀的审神者。无论是灵力测试、心理评估,笔试还是面试,他都是高分通过。供职的时之政府为此给出了令人乍舌的高薪报酬,并且希望他可以马上入职。

但是都彭拒绝了。他是一个慢热型,不喜欢一无所知一头扎进陌生的环境。他提出需要一段时间来准备,无论是处理现世种种事情,还是更加了解新的职位。这不是一个过分的要求,于是他有了一个星期的假期,拿到了预支的工资,以及审神者专属终端。

都彭在假期里认真规划了今后的职业道路。管理一个本丸,几十个非人武者,说起来没什么,但这不是教导未成年人的学校班级,也不是人类军队的连排。所有下属都大有来头,性格迥异,年龄超百。

他将不单是他们的上级,从官方资料和论坛818获得的资讯中,都彭明白,他的下属基本都对升职加薪毫无兴趣,也没有伴侣和后代占据他们的非工作时间,消耗他们过剩的精力。所以,他们渴求的是更珍贵的无形之物,那就是自己的关注、喜爱、为他们耗费的心力和时间。

这涉及到一个定位问题。认真的新任审神者用不同颜色的记号笔标准重点,工整地书写着自己的心得。不是单纯的下属,显然也不可以当做物品来使用——因为他是个有收集癖、喜新厌旧、性好享受、不喜欢勉强委屈自己的人类,如果把可以算作是智慧生物的刀剑付丧神当做物品,他就不免会就追求稀有刀、全刀账、物尽其用、以及必要的断舍离,这对他们来说大概相当残酷。

那么家人、朋友或者是爱人?未入职的审神者摇摇头,这不在选择范围内,这毕竟只是一份工作。

年轻人轻轻咬着笔尖。手中的钢笔是他最近的新宠,是他新名字的出处,漂亮的限量版,要不是审神者的工资,这辈子他还买不起它。都彭在自己的经历中努力翻找,然后找到了给他们的定位——宠物。

这很像不是吗?把他们带到自己身边,温柔地对待他们,在他们身上消耗你的金钱、时间、灵力、爱意,享受他们的陪伴。你要对他们负责,既然拥有他们,最好就要照顾他们直到生命的尽头。你要尽量公平地对待他们,虽然偏爱也是难免的。但宠物间也会有社会关系,会在你疏忽的时候凶猛的争宠,所以你得在弱者身上倾注更多的注意力,并且注意自己的能力范围,在增加本丸刀剑数量时更加谨慎。

都彭梳理好自己的思想,逐一查看每个刀剑男士的资料,苦恼地发现,只是看着照片和文字说明,他就对其中某些毫无兴趣。这有点难办,都彭一点都不喜欢勉强自己:没有喜爱支撑,他可做不到刚才想到的那么周全。

所以,看起来他不能按照政府的安排,按部就班地锻刀捡刀,他得自己亲自挑选出自己喜欢的刀剑,就像他所喜欢的那些漂亮的钢笔,网购很方便,但每次都像一次赌博。他还是喜欢把它们握在手里,仔仔细细的摸个遍,感受它们在他手心的重量,被他温暖后的手感,还有在被他掌握着划过纸面的阻尼,为此,新任审神者不介意多花一些钱,享受从一模一样的它们中,挑选出独属于他的那个“它”的,那个过程。

在新任审神者准备入职的日子里,时之政府官方网站上发表了新的任务:帮助付丧神手入,以及领养无主付丧神。

无需去交流论坛搜索关键字,这两种任务同时出现,无非说明,一座本丸失去了它的审神者。都彭对时之政府会大刺刺公开这种事有点惊讶,毕竟,从审神者论坛上的发言来看,大部分审神者都是和平年代里成长的普通人,又工作在安全的大后方,同伴丧命的消息怎么看都会令他们动摇。

当新任审神者留心这件事后,他get到了一个新词,暗黑本丸。他明白了,哦,并不是战损,而是政府惩办了害群之马。在官网上发布这个任务,是为了给刀剑男士们看到。审神者有点感慨,意识到自己现在正效命于一个典型性守序阵营,如果遭遇了不公平的、残酷的对待,正确的做法冷静地向上级反映,依靠秩序的力量去解决问题。

他对此嗤之以鼻。不过看在高薪,以及自己属于受益方的份上,他乐于保持沉默。

都彭决定参与这个活动,毕竟他真的不喜欢赌博,就算他其实一直很幸运也一样。他比较喜欢挑选。

新任审神者研究了收养名单。基本都是短刀、胁差和打刀,极少数的太刀,两三振稀有刀。很可惜,以他的职级,他甚至没有选择太刀的权力。不过没关系,刀的种类并不重要。和收养流浪的猫狗一样,他挑剔它们的外表、嗓音和性格,又不是真的依靠他们去战斗,新任审神者会给他们创造安全舒适的环境,他对自己的宠物一直很好。

都彭提交了申请,并事先学习了一下手入的常识,看了一点关于日本刀养护的资料。他提前领取了全套的保养工具,买好了送给任务目标的见面礼,按时来到了政府办公楼报道。由于他是个纯粹的新人,负责的政府官员指派了一只狐之助引导,同时表示愿意发给他双份的奖励,就当他做完了新手手入任务。

都彭对此并无异议。

第一个手入的对象竟然不是自己的初始刀,不知自己的初始刀会不会在意这件事?没上任的审神者信马由缰发散了一下思维,跟着狐之助来到政府的手入室。这个狭小的房间其实阳光很好,一个浅金色短头发的男孩子蜷缩在角落里。

狐之助简单的讲解了手入的方式,很简单,先用米纸擦刀,然后用打粉棒配合打粉、灵气修复受损的刀剑,最后上油。哦,当然,如果是真正的日本刀,其实要在开始时拆掉刀柄,在上油后再次打粉,然后安装刀柄的。狐之助相当关心审神者的安全,它说,因为刀剑们的本体真的十分锋利,很多冒失的审神者在第一次手入时很容易割伤自己的手指,所以,没有把握的话,可以把手入的步骤改成用棉布擦拭刀剑男士的人形,打粉。

都彭观察了一下蜷缩在角落地瑟瑟发抖的男孩子。他很喜欢毛绒绒的小动物,但一向不太喜欢人类小孩。在接近他们时,新任审神者总是很谨慎,因为完全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哭,或者说出一些让他不知该怎么应对的童言童语。

面前这个男孩子……新任审神者不大分得清他几岁,如果真是个人类是在上小学还是幼儿园。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里面是白色衬衣。下身穿着黑色的小短裤,露着两条细细的腿。

至于外套,都彭在资料里见过它的样子,知道那是一件黑色的军装,不过它现在基本已经是几块碎片了。他的脸上,胳膊上,腿上满是伤口,紧紧抱着一把短刀,刘海挡住了大半张脸,并不敢抬头看向房间里的人类。

新任审神者不知道对他来说,狐之助所说的哪种治疗方式更可怕。不过他知道,自己喜欢面对一振真正的短刀,而不是一个碰一下会哭唧唧喊疼的小孩子。

新任审神者走上前,蹲在男孩子面前,小孩努力压下几声啜泣声,可怜地小幅度向角落里退缩。都彭温柔地说:“别害怕。”然后伸出手握住他怀里的短刀,用不容置疑地力度向外拉。

这个孩子是刀剑付丧神,新任审神者知道面对他的正确方式不是直接去抢这把短刀。他应该温和地命令他,要求把他的本体交出来,放到桌上或者地上,随便哪里,而不是从他手里接过利器。

因为,眼前这个男孩子是从暗黑本丸被解救出来的刀剑付丧神,他也许仇恨人类。新任审神者看起来只是个普通的、柔弱的人类,如果他想报复,他也许会抓住机会去尝试。

狐之助发出一声响亮的抽气声,却一时不敢说话刺激到付丧神。还好,付丧神并没有选择攻击,也没有去争夺自己本体。他惊慌地松开手,新任审神者看到了他琥珀色的眼睛紧紧盯着自己的手,里面溢满了泪水,清澈又闪闪发亮。比起被陌生人握在手里的本体,他似乎更担忧鲁莽的陌生人划伤自己的手。

新任审神者眯起了眼睛,手里的短刀被男孩捂得很温暖,而且拥有它意味着他可以同时拥有几只软绵绵、很久不会长大的猫科幼崽。他想:有些时候就是这样,你随便走进琳琅满目的商场,一眼被某样东西触动,你并不喜欢这种类型,你就只是喜欢“它”。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