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红楼]位面商人贾蓉》作者:岸芷汀香

文案:

因为双重人格被家人送进jīng神病院的贾蓉死了,一个叫做jiāo易系统的东西,带着他的灵魂来到了异世界,从一副刚咽气的躯壳中复活。巧合的是,躯壳原主的名字也叫贾蓉。大名鼎鼎的红楼梦一书中,宁国府里,媳妇和亲爹搅和在一起,头上长着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贾蓉。知道了自己的新身份以后,贾蓉呵呵冷笑,果断休妻离开贾家。

男主第一人格不要脸死要钱大jian商,第二人格戏jīng女装大佬。

有bug,有私设,部分剧情夸张化,苏破天际,拒绝考据!不喜欢的不要进来!

作者超级玻璃心,一点就炸毛,不喜欢,或者要走的请悄悄。

内容标签: 红楼梦 穿越时空 系统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贾蓉 ┃ 配角:沈若虚 ┃ 其它:贾惜chūn,林黛玉,秦可卿,贾珍,王夫人,贾政

作品简评:

vipqiáng推奖章

带着位面jiāo易系统来到红楼的贾蓉,利用系统,和鬼界、现代、未来、修仙等众多位面开展jiāo易,购入各种特色商品,在红楼世界打造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商业大帝国。在此期间,面对前仆后继来找麻烦的各路人马,拥有系统金手指的贾蓉,利用各界的黑科技道具,开启了疯狂制敌模式……本文主角身负双重人格,主人格稳重jīng明,日常坑人;次人格女装戏jīng,日常作妖。性格变化多端的贾蓉,面对种种yīn谋诡计时,都被有力反击回去,情节jīng彩,慡点十足。

第1章

贾蓉睨了眼一旁的护士,拿起她递来的药片,就着白开水咽下。

药有安眠的功效,吃下不到十分钟,贾蓉便感觉到了困意袭来。

眼皮子愈发的沉重,躺在纯白的chuáng上,纯白的屋子里,贾蓉陷入了睡梦之中。

隐隐约约的,贾蓉耳边似有男女说笑之语传来。旋即女子的娇笑声,丝竹声,脚步声……争先恐后飘入耳内。

于此同时,脂粉的香气越来越浓,夹杂着几缕酒香萦绕在鼻息间。

这不可能是充满了药水气味的病院该有的,至此,贾蓉便知自己如往常一样做梦了。

熏熏然的,脑袋有些沉重,这感觉似曾相识,像是……他从前饮酒过量,喝醉了的情形。

贾蓉很好奇自己今次会梦到什么,尚未来得及深想,耳边的声量便愈发的大了,麻痹的身体渐渐有了感知力。

这和以往无知无觉的梦境全然不同,拥有着无限于接近真实世界的真实感。贾蓉非常怀疑是因为他今日吃了病院的药导致的。

突然,肌肤传来了异样的苏麻感。

贾蓉的大脑有些迟钝,后知后觉的感知到,那是一双手在自己身体各处点火。

他越来越热,好比初雪的肌肤染上了嫣红色,仿佛冬日里粉色的梅花瓣飘落,融入了白雪里。

屋内好似弥漫开了一股浓郁的甜腻香气 ,飘dàng在每一个角落,令人飘飘欲仙。贾蓉心想,多新鲜呀,他居然做了一个舂梦。

受不了身上之人轻若羽毛的磨人抚慰,贾蓉不耐烦的催促道:“用力一些,你没吃饭吗?”

“别磨蹭蹭的,快一点!”

沈若虚动作顿了顿,片刻后,如贾蓉所愿。

屋内的热度不断升高,两人的体温热得吓人。

从窗口溜进来微风,掀开如火的纱帐,瞧见了里头羞人画面,红着脸飞快离开。

贾蓉不加克制的轻吟声里带上了难耐的哭腔,再也说不出话来。到后来,纱账内只余下了两人急促的呼吸声还在显示存在感。

和屋内翻云覆雨的两人一门之隔的世界,分外喧嚣。

风流靡丽、妩媚多情的女支子轻纱披身。或是摇曳生姿的行走着,或是扭动纤细的腰肢尽情舞蹈,或是和来此寻欢作乐的男客说笑,举起酒杯,把酒水送入涂抹着胭脂的檀口里。

原来,这竟是一家女支馆。

就在这间房间外面,三名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头挨着头,一只耳朵贴着门扇,努力的听着屋里头的动静。

宋青感觉心理不太踏实,不安道:“表兄,咱们灌醉了阿虚,给他下了舂药,偷运来了楼子里。待明日阿虚醒来,你们确定他不会秋后算账,剥了我们几个的皮吗?”

要知道,阿虚的脾气可不算好啊!尽管年纪比他们小,可一旦发起狠来,猛shòu都得退避三舍。

沈若安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分析道:“前几日,杨家和李家的那几个废物故意在阿虚面前明嘲暗讽他不是个男人。虽然说阿虚当场就反击回去,揍得他们哭爹喊娘出了气。可事后,他便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门,想必他的内心定是痛苦极了。”

“如今咱们兄弟几个重金请了花魁娘子亲自伺候他,帮他破了童子身成为真男人。事后阿虚必然感激都来不及,何来算账一说?”

沈若宁点头如捣蒜,应和道:“大哥说的有理。”

宋青一听两位表兄都怎么说了,心中的忐忑之情顿时化作烟云散去。

他叹气道:“都怪凌云寺的那个破法师,寿命尽了就尽了吧,偏偏咽气前还应了姑父那继室的要求为阿虚相面,说他命里克妻克母克女人。”

“偏生姑父那蠢货还就信这套。明明姑姑是让他的妾室下药暗害,导致难产而亡的。谁成想得到,他听了魏氏转达了那破和尚的批言后,便一心认定当年是阿虚克死了姑姑和未能出世的小表妹。”

当年他已经记事了,犹记得姑父死命护着那妾室的模样,好在他爹qiáng悍,弄死了那女人给姑姑报仇。

每每想起他那不知所谓的姑父,宋青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磨了磨牙,又道:“依我看,那破批言都是姑父的继室魏氏的yīn谋诡计。你说她什么时候请人给阿虚相面不好,偏生在生出了个儿子后,找那和尚为阿虚看面相。她显然是觊觎阿虚的世子之位,所以暗中收买了那和尚陷害阿虚,真可谓是用心险恶啊!”

“可不是吗?害得阿虚被迫见了女人就要退避三舍。可怜他活到了及冠之年,女人的手指头都没能触碰一下,还要时常给咱们的对头嘲讽耻笑。”沈若安说到此处,想起自家堂弟这些年来所受的委屈,心疼的不得了。

“好在今夜过后,成了好事,阿虚就不必再为此痛苦了。”三人挤眉弄眼,嘿嘿笑着,三张俊秀的脸带上了些煨琐的味道。

沈若安的耳朵重新贴回了门扇上,聚jīng会神倾听,怎奈仍旧未能听到想要听的声音,他语气失落的说道:“可惜周围声音又吵又杂,听不清里头的战况,不晓得芸娘服侍得阿虚好不好?”

沈若宁不以为然道:“急甚急,明日天亮阿虚出来后,咱们直接问他感受如何,不就都清楚了吗?”

“也对。”沈若安点了点头,一手拽着小弟沈若宁,一手拉着表兄宋青,往着楼下观舞台走去。“咱哥几个去喝几杯,庆祝阿虚成为真男人。”

红日高升,向大地倾洒光辉。晶莹剔透的水珠装饰着水面绽放的芙蓉花。片片碧绿的荷叶中间,随着清晨的凉风温柔的摇摆,中间圆滚滚的水珠滚来滚去,说不出的可爱。

早起的鸟儿们扑腾着翅膀从巢xué里飞出来,蹿进了茂盛的树冠里觅食,间或还能听到它们悠扬婉转的歌声。

榻上双目紧闭的沈若虚皱了皱眉头,似是房子外面舒展歌喉的鸟儿,扰了他的好梦,让他不满。

此时他的大脑仍是浑浑沌沌的,仿佛装着一团浆糊,意识半清醒半模糊,似醒非醒。

感觉怀里好似抱着一团温热柔软的云朵,沈若虚情不自禁挪动指腹摩挲起来。手指触摸到的肌肤温润滑腻,宛若一块极品暖玉,沈若虚十分的喜欢,双眉间的褶皱很快不见了踪迹。

贾蓉鼻子里发出不满的轻哼,恼怒身上一直骚.扰他的东西。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