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切换语言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本文独家发表晋-江-文学城, 补齐订阅可立即解锁新play哦*

跟着的小厮松烟道:“大爷还是进去吧, 这一大早的风凉, 你要是冻着了, 菖蒲姐又要骂我。”

陈景书垫着脚往前望:“菖蒲给我的斗篷穿着呢, 哪儿就冻着了?”

松烟道:“大爷就算不回去,要不就在门房那里坐一坐?”

这个主意好像不错。

陈景书才想着呢, 前头一拐弯转出一辆马车来。

这么一大早往陈府来, 显然是武靖侯家的了。

只不过让陈景书没想到的是,他原本以为随便派个车夫来接他就好, 却是上了车才发现车上还有个年轻人。

见陈景书打起车帘, 他一笑,对陈景书伸出手:“我拉你。”

陈景书也不耐烦每次都要松烟半抱着他, 很干脆的搭上对方的手, 借着力一下跃上车去。

那年轻人见他如此不由一笑:“我叫何昱。”

陈景书眼睛一亮,当下特别乖甜的叫道:“大姐夫好!”

这一声大姐夫可让何昱高兴了,他笑着问道:“外头那个是你小厮?”

陈景书点头。

何昱又对外面吩咐:“叫他跟后面那辆车。”

陈景书坐好之后才有空仔细打量这位未来的姐夫。

何昱倒不愧是武将人家养出来的孩子,精气神就与旁人不一样, 十八九岁样貌的少年浓眉大眼英气勃勃, 笑起来的时候十分爽朗。

总之,看起来很好相处的样子。

陈景书打量何昱的时候,何昱也在观察他,见他面白唇红, 秀雅文静, 一双乌亮的眼睛虽在打量人, 却半点不惹人讨厌,心中不由暗叹,这读书人家里养出的孩子就是和他们家不一样,这可不是读了几本书就可以的。

更何况有句话叫爱屋及乌,如今看着面容上与陈珞有几分相似的陈景书,何昱先天就带了三分好感,此时笑道:“我比你大上几岁,就叫你景弟弟可好?”

陈景书:“……”

不啊!

你这比景哥哥还要可怕啊!

原本一直觉得自己的名字还挺好听的陈景书,这一刻真的觉得自己的名字一无是处!

他干笑了一声道:“姐夫直接叫我景书就是了。”

何昱虽有些奇怪,不过他家里也有个和陈景书年纪一般大的弟弟,倒也能理解小孩子有时候就是有些奇奇怪怪的执着,当下也顺着陈景书的意思叫了他景书。

又问:“我听说你书读的很好,怎么就想起练武了?”

盛世之下,读书人的地位更高呀。

陈景书道:“姐夫习武是为了征战沙场,我倒是没有那样大的志气,只为强身健体罢了,何况圣人说的君子六艺中也有御和射,可见读书人也是要学这些的。”

何昱道:“射是射箭,御是驾车,不过我觉得你倒是不必学驾车,学骑马好不好?”

“好!”

乖乖答应下来,陈景书又有些苦恼:“可我没有马。”

何昱大笑:“这你却不必担心,武靖侯府里好马还是有的。”

果然,到了武靖侯府不仅有合适小孩子用的弓箭,还有一匹性格温驯的雪白小母马。

嗯,虽然比不上何昱那匹高大健壮的大黑马威风霸气,但耍帅的话,白马也是很有加成效果的嘛,陈景书对此很满意。

尤其是他瞧着何昱身材极好,典型的宽肩窄腰翘臀,放在后世能让一群妹子尖叫的那种,不由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自然,教陈景书的都是最简单的,除了射箭和骑马之外,何昱还教了陈景书一套五禽戏,和一般的五禽戏不同,按照何昱的说法这属于武靖侯府限定plus版本,练好了不仅强身健体,寻常应付两三个人也很妥。

不管是学五禽戏还是射箭骑马其实都不是轻松的事情,初看可能觉得有趣,可练了一会儿就该难受了,尤其射箭和骑马,何昱本以为陈景书一个小孩子要不了多久就得叫苦叫累,他原也做好了陪小孩子玩个新鲜的准备,却没想到一天的练习结束,虽然累成了狗,但陈景书半点不叫苦,反而很有精神的说还要继续学。

不久陈景书自己院子里的小靶场也修好了,何昱见他是真心要好好学,干脆把那套他合用的弓箭并那匹通体雪白的小母马一起送给了陈景书。

只是陈孝祖府上射箭倒还罢了,骑马是真的跑不开,最后与何昱说了,何昱道:“这也简单,京城守军城内本就有操场,不远的地方就有个跑马场,京中不少官宦人家也常去,那里也有教人骑马的,你如今初学,若没人陪着也不好,去那里倒是正好了。”

从这一天起,陈景书每日早晚一遍五禽戏,早上还练一个时辰的射箭,然后开始读书学习,逢休息就去骑马,因何昱身上已经领了职务,因此不能常常一起,不过只要有空他就一定陪着陈景书一处。

嗯,顺便打听点陈珞的事情。

王撰原本不太赞成陈景书耽误读书的功夫去学这些,只是陈景书义正言辞的说这是君子六艺不算不务正业,又有陈孝祖同意,王撰便也不说什么了。

待他发现陈景书并没有玩野了心,反而越发精神,读书时间虽比以前少了,效率却半点没下降就更不反对了。

如此直到陈珞成婚那日。

陈孝祖疼爱女儿,陈珞的婚礼自然不会寒酸,说一句红妆十里也不为过。

倒是陈景书年纪还小,需要他做的事情不多,除了何昱来时他作为娘家人要为难一下,之后又作为陈珞唯一的兄弟要一起送她出门外倒是没有特别复杂的任务。

反倒是何昱因对不上陈景书出的对子,不得不给陈景书塞了几个沉甸甸的荷包这才得以通过。

事后陈景书美滋滋的在房里拆红包,发现从何昱进门到他把陈珞接走,前前后后给他塞了不下二十两银子。

陈景书觉得他何昱可真是个好姐夫呀!

因陈孝宗对陈景书这个独子的宠爱,陈景书也算是个富裕人,每月的月钱足有四两银子,就算是横向比较,陈景书的月钱也足以笑傲大部分人了。

但没人会嫌弃银子多嘛!

可惜娶了陈珞之后何昱就不爱玩了,以前他有空总喜欢叫上陈景书出去玩,如今得空就往家里跑,彻底把陈景书丢到了一边。

这让陈景书不由哀叹,果然见色忘友古今不变啊。

陈珞的婚事过后陈孝祖一时觉得家里空落落的,这让他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陈景书的身上,只要得了空就亲自教导陈景书。

哎,还真别说,这状元郎的水平就是不一般。

有了陈孝祖的指点,没多久以王撰那般严格的要求都夸陈景书的制艺水平大有长进,就算明年就去参加童试也是有希望中的。

当然,明年并没有童试。

在努力学习充实自己的过程中,数月时间一晃而过,陈景书惊喜的发现他以前养出的软软小肚子没了,胳膊上的肉捏起来也比以前紧实一些了。

就在这会儿,陈景书接到了上回他寄去扬州家里信件的回信,除了说一说这几月的事情之外,也就是问陈景书在京城好不好,习不习惯之类的,陈孝宗又嘱咐陈景书不可贪玩耽误了学业之类。

倒是吴氏的那一封还说了另一件事情。

“林夫人病逝,因接到林姑娘外祖母的信件,林姑娘不日即将往京城去。”

陈景书算了算时候,好像黛玉差不多也是这几天到了。

陈景书想了想,果断道:“菖蒲,我换个衣裳去大姐姐那里。”

外间的菖蒲闻言快步走进来:“怎地突然要去大姑娘那里了?”

……当然是为了不让妹妹受欺负啊!

虽然不记得红楼梦具体都写了啥,但陈景书还记得好像电视剧里有首和黛玉有关系的歌的歌词是‘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可见黛玉到京城肯定是受欺负了!

却没想到陈景书来了,贾母也打发人请他来见,可陈景书与她根本算不上是说上了话。

黛玉心中虽然失望,但也明白几分。

若外祖母身边只她和宝玉也就罢了,偏偏家里几位姐姐妹妹都在,陈景书是怎么都不可能久留的。

实际上黛玉也不明白贾母这回怎么完全想不起让姐妹们回避的事情。

陈景书与她说的那几句话,她听着也知道不过是一时应付的客套话,陈景书既然亲自来,黛玉就知道他肯定不是只为了说几句客套话的。

心里想着事儿,黛玉又陪着贾母说了会儿话,因贾母年纪大了,一会儿便有些疲惫,几个姑娘也很快告辞。

黛玉也回自己的房间去。

如今黛玉住与贾母屋子相连的耳房里,原是个小暖阁,因贾母对她喜爱,一时也离不得的,就先让黛玉住贾母这里陪伴,等明年开春再收拾别的住处。

房间不大,但胜在小巧精致,黛玉住着也合适。

这会儿陈景书送来的东西已经都被妥妥当当的送进来了,结结实实的几口大箱子,有些房间里放不下的,就暂时摆在门外院子里,跟着黛玉从扬州来的丫鬟雪雁和另一个年纪大一些的丫鬟紫鹃正安排人把东西收起来。

贾母在后头自己的库房里分了个小隔间,留着给黛玉放东西,这会儿雪雁和紫鹃就是指挥人把东西整理登记清楚,黛玉看过后,一时不用的就拿去库房收起来。

黛玉才刚坐下不一会儿,紫鹃就进来道:“姑娘,东西都清点好了,另外和林大人的书信一起摆着的小箱子我们没动,姑娘要不要看看?”

黛玉问道:“都有些什么?”

紫鹃道:“都是一些扬州土产的小玩意,一些笔墨纸砚,还有一些咱们这里不常见的布料,剩下的小箱子里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黛玉看了看,把一些土产玩意分了,送去各处姐妹那里:“也不值什么,不过留着玩罢了。”

倒是那笔墨纸砚那一份,黛玉看了愣了一下,原本要分的,却没有再动。

布料是春季的料子,这会儿就只好先收起来。

处理完了那些,黛玉才有空看林如海给她的书信。

熟悉的字体,熟悉的语气,林如海在信中说了自己在扬州一切都好,又关心几句黛玉在贾府的事情,问了她的身体,说京城不比扬州,更冷一些,要她注意保暖,莫要吹风。

黛玉看着看着就湿了眼睛。

一封信读完,却又忍不住再看一遍,直到雪雁道:“姑娘快别看了,我和紫鹃姐姐都好奇那小箱子里是什么呢。”

黛玉这才抹了眼泪,道:“你好奇,自己去看就是,我拦着你不成?”

紫鹃笑道:“姑娘不说,哪有我们擅做主张的道理?我之前见送来的东西都精致的很,可见扬州是何等好地方了,怪道能养出姑娘这样神仙似的人物呢。”

黛玉啐道:“行了行了,我不过说了一句就引出你这么多话来,你既然要看……去把那箱子拿过来吧。”

比起之前的大箱子,这小箱子就小巧多了,十来岁的雪雁也能轻松抱过来。

黛玉自己也很好奇这里头会是什么。

待箱子打开,雪雁不由哎了一声:“就是些……书?”

这箱子不大,里头却还整整齐齐的装了半箱的书,黛玉随手翻了几本,都是些游记小品之类用来解闷的书,只是翻到下头一本的时候,蓝色封皮上熟悉的字体让黛玉手下一顿,随即把手上的书一并放下道:“就是些解闷的闲书,这边是什么?”

箱子的另一边装着几个小匣子。

黛玉打开其中一个,却见里头整整齐齐放着一叠银票,共有近两千两之数,另外的两个匣子里就是一些散碎银子和金银锞子。

雪雁道:“老爷还送银子来?”

黛玉抿唇笑道:“这不是快过年了?”

当然,黛玉心中知道这些银子恐怕不是为过年,而是为了让她在贾府过的好些。

她一个小姑娘,给的银子太多也不好,如今这般就刚好。

上一章 章节目录下一章

用户评论

©Copyright 2010-2021 叶子文学/土豪小说(www.yeziwx.com)
温馨提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所有的内容(文章、图片、评论)等所有内容,全部由网友上传发布并更新,属于网友个人行为,叶子文学/土豪小说只负责内容的审查,无法判定内容是否存在侵权等行为,如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在1-2个工作日之内进行处理,敬请谅解。 版权投诉